百工職魂》刺青師傅金忠穎罹癌後告訴妻子:「如果我走了,你要過你自己的人生,把我忘了,去追求你自己的世界。」

金忠穎的妻子無怨無悔地照顧著他,更曾對同樣有慢性病的婆婆說,即便她兒子先走了,她也會繼續照顧她,不會離開。真摯的告白聽來動人,卻讓金忠穎更為掛心,告訴妻子:「那不是你的責任。如果我走了,你要過你自己的人生,把我忘了,去追求你自己的世界。」

當世俗對成功定義在功成名就與日進斗金時,一群流著汗水、默默辛勤的匠人們,用自己的方式譜寫成功的定義。他們也許默默無聞,但當你進入他們的職涯生命便會發現:活著,是掌上的繭、臉上的斑與眼裡的滄桑。
 

【刺青】愛妻,把我忘了吧!──刺青師的抗癌告白

刺青師傅金忠穎的日常,乍看與其他刺青師並無不同,同樣要一針一針地在人體上刻畫出美麗的圖案。然而命運也是這樣一針一刀地雕琢著他,在他的人生留下血淚交織的印記。四十年的人生,一開展,竟是驚心動魄的風景:先是因金融風暴而從事業的頂峰摔落,以為已到谷底,誰知罹癌的噩耗又緊跟在後。一般人恐怕無法承受這連串的重大打擊,但金忠穎硬是扛了下來。

「我本來是做電焊工的。」曾經這份工作是搶手的,薪資也算優渥,但看似穩定的生活,卻在二○○八年因雷曼兄弟金融海嘯而遇到第一波逆流。金融風暴的影響下,金忠穎任職的公司裁去了許多職員,他也在名單內。前途茫茫之際,金忠穎遇見了刺青師楊金祥,從此改變了他的志業。

當時,楊金祥已是台灣刺青界的大師級人物,聽聞金忠穎的遭遇,建議金忠穎跟他學刺青。面對大師的邀請,金忠穎卻考慮了三天才回覆,大師好氣又好笑,往後每提起這事,免不了要虧他一下:「人家要找我學刺青,擠都擠不進來了,我主動要收你為徒,你還要等三天啊!」但被虧就被虧了,金忠穎至今依然認為自己當時不只是要學一門技術而已,而是在選一條要走一輩子的路,「花三天考慮,很應該啊!」

就這樣,金忠穎踏入刺青的領域,從一個根本不會畫畫的人,慢慢學習構圖、素描、透視,腳踏實地去學習刺青的一切知識。這一學,就花了三年八個月。

沒薪水可領的日子就這樣撐了近四年,很多人可能難以想像,但金忠穎認為自己是來拜師的,不領薪水是天經地義,「這是對這項技藝的尊重。」

話雖如此,學徒期間之艱辛是千真萬確。一開始還能靠著老本過日子,但拜師的第一年老本用罄,之後只能一天一餐,而那一餐,還是靠著金忠穎口中的「楊大哥」工作室供應來的。或許夢想真的能為飢餓的身體帶來飽足的能量,十多年來每天都在為夢想拚搏的金忠穎,終於擁有了一家自己的刺青店,能夠一展所長、揮灑創意。沒想到,老天爺卻給了他雙重逆流。

先是媽媽因為糖尿病而引發敗血症,最後截肢,接著,更嚴重的事發生了。金忠穎因為鼻病而就醫檢查,一開始說是過敏性鼻炎,好好吃藥就會好,沒想到過了三個月沒有好轉,又進一步電燒、照內視鏡、採檢體,報告出來,才發現是鼻咽癌末期。

噩耗總是來得如此突然,金忠穎的世界登時陷入混亂,面對崩潰的妻子,他只能淡然承受這一切,「得了就得了,能怎麼辦?」沒有時間沮喪的金忠穎只能咬牙承受,當然也有反覆陷入慌亂的時候:「為什麼是我得這種病?如果我不在了,媽媽怎麼辦?老婆怎麼辦?」除了面對病痛,努力做化療,金忠穎一心掛念老婆未來的人生。這個擔憂一直盤踞心中,於是,金忠穎開始教老婆刺青,「至少我還有這間店留給她。就算以後我不在了,她還有自己謀生的能力。」

金忠穎的妻子無怨無悔地照顧著他,更曾對同樣有慢性病的婆婆說,即便她兒子先走了,她也會繼續照顧她,不會離開。真摯的告白聽來動人,卻讓金忠穎更為掛心,告訴妻子:「那不是你的責任。如果我走了,你要過你自己的人生,把我忘了,去追求你自己的世界。」重述這段過去,一旁的妻子泣不成聲,緊緊抓著金忠穎的手。金忠穎趕緊又說:「我會加油的,家裡的人還需要我。我現在最大的願望就是買輛好車,載你出去玩!」逗得老婆又哭又笑。

生病後的身體難以負荷長時間的工作,原本一天可以完成的工作,得分好幾天才能完成。幸好金忠穎遇上一群信任他的客人,入行十多年來累積的聲譽也成為信賴的基石,客人知道金忠穎狀況不好,都表示願意花時間等待。其中有位大哥級的人物,更是堅持不移地支持他。

說起大哥,這兩人彷彿一對難兄難弟。幾年前,大哥要金忠穎幫他刺青,後來一直沒有出現,好像整個人消失了一樣。後來才知道他得了癌症,過了兩年,大哥身體OK了,再找上金忠穎時,卻換另一人罹癌了。一個是要刺青的客人、一個是刺青師,卻因為「命運的創治」而雙雙走上漫漫治療路。故事沒完,大哥知情後,並沒有因為這樣就找別人,而是義氣挺到底,「他說好,我等你。」這六個字看似簡單,卻給了金忠穎莫大的力量,他要把病養好,守住這份承諾。

 

摘自 目映.台北 《百工職魂》/寶瓶文化

圖片提供:寶瓶文化

數位編輯:陳妍羽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未來親子六星會員超回饋 立即加入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