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明很愛孩子卻總是忍不住對他生氣?》別讓原生家庭的痛繼續傷害你與孩子之間的親子關係

我們的潛意識會使用好幾種防衛機制來保護自己,其中有一種叫做「轉移」的防衛機制,轉移讓我們不會把衝動跟慾望發洩在當事人身上,而是發洩在其他不相干的人身上。

為什麼會對孩子發洩自己對父母的憤怒?

「我在想,我最近會一直對女兒發脾氣,有沒有可能是因為父母的關係。發脾氣時想到的事,全都和父母有關。我也不知道到底為什麼。總之我……應該是對母親有些怨恨吧。」

洪珠又再次低下頭,雙手遮著臉開始抽泣。至今每一次會談,她都會因為對父母的罪惡感而哭,我從來不曾對她的悲傷產生共鳴,但現在,這股悲傷卻讓我感同身受。

洪珠非常聽父母親的話,而要接受聽話的自己對父母抱持負面情緒這件事非常困難。

她守護了一輩子的神聖領域,界線開始模糊,而她也失去了矗立在那領域中的父母。不想承認對父母心懷怨恨、恨我點燃了這顆改變的火種、對過去人生的悔恨、過去隱藏在心中,如今終於真相大白的複雜情緒……洪珠的眼淚摻雜了各式各樣的情感。

過了好一陣子,好不容易止住哭泣的洪珠看著我,我能從她的雙眼,感受到她的堅決。

「醫生,我想請問一件事,今天也是為了問這件事而來的。我的潛意識裡,累積了許多對父母的憤怒對吧?現在我終於明白了。但為什麼那樣的憤怒,會發洩在我的孩子身上?不管怎麼想我都不能理解,因為我真的很愛女兒。

「為什麼會這樣?這是最主要的問題,我和妳未來要一起找出這個答案。」

「別這樣,醫生你一定知道答案吧,不能現在就告訴我嗎?我真的很擔心下一次會談之前我又會打孩子,也很怕這會成為孩子一輩子的創傷,我無法相信自己。」

雖然我腦海中有幾個假設,但還是忍住沒告訴她。

因為如果不是由個案自己找到答案,而是由醫師單方面解釋,這樣就無法發揮足夠的力量幫助個案改變。我安慰她說,感謝她今天能夠戰勝抗拒感來會談,光是這樣就足以證明她是個好母親,並結束這次的會談。

雖然洪珠是為了打小孩的問題來求診,但這並不會讓我們懷疑她對孩子的愛。因為想恢復和孩子的關係,讓她願意將隱藏在潛意識裡的創傷找出來,這是個非常痛苦的決定。未來幫助洪珠改變的動力,不就是這份對孩子的愛嗎?那股力量十分強大,足以改變維持了三十多年,「連父母的錯都可以包容的乖巧女兒」這個行為模式。

但即使有這麼強大的母愛,為什麼還是會對孩子發洩自己對父母的憤怒?我希望幫助她盡快找到答案,以擺脫這份痛苦。基於這樣的壓力和感受,我也將所有的可能性都寫在會談紀錄上。

 

明明是自己珍惜疼愛的人

上班路上,外頭開始下著秋雨。不知道是不是因為下雨使氣溫下降,天氣變得涼颼颼。上次會談結束三天後,洪珠打電話來將下次會談的時間延後。她說自己沒有對孩子生氣,也沒有打孩子,好像不需要急著進行下一次會談。沒想到她今天竟冒著這樣涼颼颼的秋雨前來,解開圍巾,一臉疲憊地坐在我面前。

「我一直想起以前的事情,在想我為什麼會那麼做,也很想知道父母為什麼會這樣對我。這個過程中一直很生氣,我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這個禮拜生氣的頻率比上個禮拜更高,但這樣的憤怒為什麼會發洩在女兒身上,我真的沒有頭緒。實在太想知道答案了,所以上禮拜也買了一些心理學的書來讀,而且也到處去搜尋。有一個名詞吸引了我的注意力,那就是『移情作用』,但不管怎麼想,我都想不出女兒跟我媽的連結在哪裡。如果不能解開這個疑惑,我真的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又會再對孩子動手,實在讓我很不安。」

移情作用是將對過去某個重要對象所抱持的情緒,轉移到現在另一個對象身上的一種心理現象,兩個對象之間通常都有某種共通點。因為很常見,所以在跟洪珠會談初期,我也曾思考過移情作用的可能。我甚至為了確認是不是因為兩人長相相似才引發移情作用,而請洪珠讓我看看他們的全家福照片,但兩人之間完全找不出任何誘發移情作用的共通點。

「就像我曾經說過的,我也有兩個兒子。孩子雖然真的很可愛,但有時也很煩人,這是很正常的,很多大人在照顧孩子的過程中也會打小孩。當然,這並不是正確的行為。但並不是所有人都會為了打小孩來求診,因為他們不覺得這是什麼特別的問題。不過妳卻來了,這是因為妳覺得對孩子發脾氣、動手的自己,好像哪裡怪怪的。我明明不是這種人、以前明明不會這樣、當時明明不是該打孩子的情況……當妳覺得自己的行為很奇怪時,通常就是有什麼其他不為人知的原因。妳說過最近直接對孩子發脾氣的次數減少了吧?也不會打孩子了?如果妳能告訴我哪些部分有改善了,那我們就可以明確整理出尚未改善的部分。」

「以前我好像是因為不知道自己為什麼生氣、在對誰生氣而不耐煩。但現在既然都知道原因了,應該要有所改善才對,可卻還是一直想起父母親做過的事情,心裡覺得很難受、很不舒服,這讓我很痛苦。但我知道這和孩子無關。所以如果太難過、太痛苦,我就會把玩具塞到孩子手裡,跑進房間把臉埋進枕頭放聲大哭,這樣一來就會覺得比較舒服。」

「那不知道生氣的原因和對象,跟妳對孩子生氣有關嗎?」

「對,我真的是個壞媽媽。只因為自己莫名生氣,所以就拿眼前的孩子當出氣筒。我怎麼能這麼做?醫生,為什麼怨恨父母的情緒會轉而發洩在孩子身上?我真的不明白,我只覺得無法原諒自己。」

「妳似乎已經說出答案了。」

「什麼?」

洪珠聽了我說的話之後瞪大眼睛。讓她如此焦急的正確答案,居然已經從她嘴裡說出來,這令她不敢置信。

「我覺得答案好像不止一個,請妳專心聽我說喔!妳應該聽過『在鐘路挨打,卻到漢江哭』(意指回家生悶氣)這句諺語吧?遷怒無辜的人這件事情,其實比想像中更常見。我們的潛意識會使用好幾種防衛機制來保護自己,其中有一種叫做「轉移」的防衛機制,轉移讓我們不會把衝動跟慾望發洩在當事人身上,而是發洩在其他不相干的人身上。為什麼會這樣?因為當事人具有威脅性,所以才會把衝動轉移到比較不具威脅性的其他對象身上。舉例來說,像是被上司罵但卻把氣出在戀人身上,或是因為在外頭遇到的事情而生氣、喝酒,回到家之後拿家人出氣,再不然就是拿無辜的小狗來發洩等等。」

「我知道你的意思了,但像我這樣的人,為什麼會對身邊親近的人做這種事?」

「就是說啊,為什麼呢?又不是其他人,明明是自己很珍惜的對象。」

我用洪珠的最後一句話反問,既然她會為了女兒去研讀心理學,那我相信只要稍微幫她一點忙,她肯定就能自己找到正確答案。

「剛才醫生有提到『比較不具威脅性的存在』對吧?嗯,從醫生舉的例子來看,這些人都是即使我發脾氣,他們依舊會繼續愛我的人。」

「對,就是這個意思。隨便對不太熟的朋友發脾氣,那個朋友就不會繼續留在自己身邊,我們的潛意識其實都知道這點,所以會去找接受自己怒氣的人、包容自己生氣的人,也是因為這樣,所以才會經常發生遷怒重要的人這種狀況。」

靜靜聽我說的洪珠,突然皺起了眉頭。

「太誇張了!你的意思是說我知道孩子會接受生氣的我,所以才對她發脾氣的嗎?」

「妳打了女兒之後,女兒有什麼反應呢?」

「當然是哭個不停啊。」

「哭完之後呢?有逃離妳這個母親的身邊嗎?」

 

我們會去找接受自己怒氣、包容自己的人

激動的洪珠想說些什麼,但才一開口又隨即閉上了嘴,她的沉默已經足以回答我的問題。即使媽媽動手打自己,孩子還是會繼續留在媽媽身邊,因為孩子能依靠的對象只有媽媽而已。因此對洪珠來說,心愛的孩子才會成為可以發火的對象。因為無論再怎麼生氣,女兒都不會拋棄自己,不,應該說是女兒都無法拋棄自己。

洪珠非常憤怒地說:

「我不是刻意選一個無法反抗我的人來出氣,我不是神經病,怎麼可能有人拿自己生的孩子當出氣筒?我都不知道原來醫生把我當成這種人。」

「我想是我的解釋不夠充分,所以才讓妳誤會了。剛才我說的那個思考過程,是在『潛意識』當中發生的。並不是妳因為知道女兒只能依靠妳,所以才刻意做出這種行為。」

「但即使是潛意識,說到底還是我的想法啊,我怎麼可能會對孩子有這種想法?」

「潛意識原本就是我們無法察覺的部分,妳怎麼可能會考量到孩子無力還手而動手打她呢?過去妳都不曾對父母生過氣,這難道也是經過百般思量才做出的行為嗎?」

「那……當然不是。」

洪珠慢慢低下頭,繼續說:

「你提到父母當例子,我好像比較能理解你的意思了。」

「所謂的防衛機制,原本就是在自己完全無法察覺的狀況下所做出的思考和舉動,所以要接受這種行為模式,確實不容易。但了解到憤怒的本質之後,打小孩的頻率就減少了對吧?在我告訴妳之前,妳就已經自己察覺並開始改變了,相信未來也會很順利。」

 

摘自 腦內探險隊《為什麼總是感到很受傷:五個精神分析的真實故事,帶你找到不斷逃跑的自己》/大田

 

Photo:PhotoAC ,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陳妍羽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未來親子六星會員超回饋 立即加入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