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三代皆學霸,台大電機所畢業的雷丘律師:陪孩子做對這件事,比盯成績更重要

在網路上擁有高人氣的雷丘律師,現實生活中是個學霸,台大電機所畢業後,曾在科技業闖蕩十多年,後來想轉換跑道,K了不到一年書就考上了律師;他的父親跟他都是建中的,他的女兒則讀北一女資優班,一家三代全是學霸,雷丘律師卻直言,父母得陪孩子做對一件比考高分更重要的事。

雷丘律師是近期在網路上聲量最高的律師之一,他的臉書發文有種獨特幽默,擅長將法律知識融入八點檔般的故事劇情中,吸引近十萬粉絲追蹤;前陣子,司法院的粉專在推薦國內法律知識型粉專時,雷丘律師的粉專也名列其中。

近期,他還出版新書《小心,原來這樣也有事!》,打破一般法普書籍分門別類的寫法,用輕鬆笑哏引導出生活中可能「有事」的情境,希望讓更多人瞭解各種法律眉角。


 

由於創作題材多元搞笑,連PO迷因文或針砭時事都能超展開,雷丘律師常被戲稱為「腦洞大(開)律師」;相較之下,現實生活中的他形象正經多了,真實身份是鴻儒國際法律事務所的主持律師朱立偉,也是兩個孩子的父親。

 

為推廣法律成搞笑網紅,盼拉近眾人與法律的距離

現身受訪時,高挑的雷丘律師西裝筆挺,慎重強調:「我寫這些有的沒的,真的是為了讓法律知識更普及。」

很多人以為他的發文,只是要搏眼球、衝讚數,但雷丘律師解釋,自己開粉專的初衷,是讓更多人接觸到法律;他看過太多人在配偶外遇時,想衝到對方公司揭發,卻沒考慮到這樣是誹謗,或是擅自看配偶的手機想找到對方出軌的證據,卻不知這是妨害秘密。

會有這些情況,主因是台灣「法普」(法律普及)的風氣還不興盛,許多人對法律的認識來自八點檔。雷丘律師希望,能有愈來愈多人對法律有基本的概念,未來若需用到法律時,至少不會太慌張,跟律師之間的溝通也能更順暢些。

只是,如同老師上課前也要先講講笑話,引發學習動機,為了讓網友想看、也為了突破臉書演算法,雷丘律師選擇用有趣淺顯的方式來包裝生硬的法律,「我寫了半天,粉絲大概也知道『保留法律追溯權』這句話是錯的、警察不管民事糾紛等等,漸漸有達到目的了。」

之所以有法普的使命感,是因為雷丘律師曾是「法律素人」,也是在自己碰上法律問題後,才開始認識法律,進而中年轉行。

 

家族盡是醫生與學霸,聯考失常錯失台大醫科

雷丘律師的人生上半場,很有意思。他的爺爺本在上海行醫,撤退來台時,不僅八個小孩都帶上了,甚至還帶了兩個家丁上船,頗為有錢;到台灣後,做生意被騙失利,家境雖不如過往寬裕,但家族中還是有好幾個醫生。

爸爸是建中的,雷丘律師也遺傳到了學霸體質,從小成績就好。「我小時候求知慾就很旺盛,愛看書,把所有零用錢都拿去買書,還整天泡租書店,國小就把《紅樓夢》等古典名著都看完了,而且是看原典喔!除了古典小說,也看漫畫、武俠小說。」

原本以為自己文科比較好,國中時,受學校推薦參加了科學營,雷丘律師才發現自己是數理資優生,當時還搞不清楚狀況,就直接保送建中了。

進建中資優班之後,雷丘律師照樣不大讀書,結果第一次段考班排40多名,「生平第一次考二位數的名次,太震驚了,後來就稍微認真一點,班排進到十幾名左右。以結果論來說,我們班大約有20個人考上台大醫科或電機,我卻在聯考失常,只能上高醫醫科、交大電子或台大化工。」

超級受挫的他,在此之前完全沒想過台大醫科和電機以外的可能,只得先選了台大化工,至少離家不會太遠。

 

進科技業賣肝成高階主管,父母罹癌後放下高薪

雷丘律師坦言,當年自己先選校,原本打算進台大後再轉系,沒想到上大學後玩瘋了,根本沒轉成,直到大四時才開始準備研究所考試,考進台大電機所;畢業後,順利進了IBM上班。

上班沒兩年,碰上「.com熱潮」,雷丘律師就跟同學創業去了,最後以失敗告終,還賠光了他在IBM時期存的100萬。他摸摸鼻子,繼續上班,先後在明基、揚明光學當工程師及PM,「當時真的是賣肝,上班到晚上十點是家常便飯,有時還到凌晨兩點,我乾脆在辦公室擺了張行軍床!」

34歲時,他進了創見做USB,進去半年就升上協理,直接跟老闆報告,掌管公司營收七成的產品線,銷售額成長八倍,好不風光;五年後,因為公司內鬥,他黯然離開,又進到威剛當處長。

此時的雷丘律師,雖然收入挺好,卻碰到許多「三明治族」都會遇到的問題:父母相繼罹癌。歷經百般糾結,他決定暫離職場,先照顧家庭。後來,他的父親過世、母親康復,雷丘律師又得了空,便決心去讀自己一直很想讀的法律。

「我對法律開始有興趣,其實是因為被告!」雷丘律師透露,他還在科技業時,曾因專利問題,有家國際大廠告上門來,美國的律師事務所派人來取證,還帶著攝影機,場面彷如美劇,後來官司打了兩年,雷丘律師的公司勝訴了,他也對法律產生興趣。

 

轉攻法律開展第二人生,人生沒有白走的路

起初,他也還沒決定要不要考律師,跟太太商量後,決定花兩年考考看,結果K了不到一年書就考上了,當時連學士後法律系都還沒畢業。畢業後,他受訓、開業,就此開展第二人生,並用自己英文名字「Ray Chu」的諧音取了雷丘律師這藝名。

回首蜿蜒的人生旅途,雷丘律師其實也挺開心的,而且所有事都是有「累積」的,例如多年的科技業經驗,讓他成為台灣少數有科技與法律雙專長的執業律師;又比方說,他從小就愛講笑話,還會特意蒐集笑話,開設粉專之後,這就轉化為他的創作能量。

但,如果可以,他還是希望孩子能夠提早想想人生的路怎麼走。「我雖然不後悔,卻難免覺得可惜,高中畢業時的我,在做選擇時,資源不夠多;我只是很專注的讀書,換來了相對多的選擇,但並沒有辦法做出適合我性向的選擇。」

雷丘律師直言,如果他聯考沒有失常,就進了台大醫科,那真的是好事嗎?也不見得,或許讀了才發現不適合。去年,他參加了建中三十的重聚,同學之間,比較坦誠,他才知道有很多醫生興趣是在別的領域,只是因為當年都考上台大醫科了,很難不去讀。

 

人生雖然沒有鋪好的路,但父母得陪伴孩子學會選擇

「是學霸,不見得是好事情,當一個人有太多選擇時,就必須有足夠的資源去支撐你做出選擇。像我當初選大學,看似有三條路,其實也不知怎麼選,最後就選校;我老婆也差不多,她是台中女中的,也是按分數填志願進台大。」

現在很多父母,緊盯孩子的課業,希望孩子在決定生涯方向時,有更多選擇權。但雷丘律師強調,在培養孩子有選擇權的同時,也要讓孩子能享受「擁有選擇權的好處」,要讓孩子認識自己,對有興趣的領域有足夠的背景知識,關鍵時刻時,才有資源做出最適合自己的選擇。

否則,就只是隨波逐流,無異於擲筊或擲骰子,拿人生在亂選。

該怎麼做呢?雷丘律師自己的方法,是在孩子還小時,帶他們多方嘗試,例如多接觸各種才藝,多參與各種活動,在過程中探索,至少能摸出孩子喜歡什麼、不喜歡什麼。

父母還得留心觀察,看看孩子有沒有「小火苗」冒出來了。比方說,雷丘律師曾為了管控兒子上網,將家中的網路設密碼,結果屢屢被破解;過程中,兒子發現自己對資訊領域挺有興趣,加上他平常就愛電動車,雷丘律師便趁勢告訴兒子:「電動車就是台大電腦,這個領域很有趣,未來說不定能出國學,甚至進Tesla或SpaceX這種酷公司上班。」

當然,他在「不澆熄火苗」的前提下,還是有處理兒子上網時間過量的問題,雙方協商出每天上網一小時的解方。

 

父母請有趣一點,孩子才聽得進你說的話

陪伴孩子勾勒願景時,也可以給孩子多一點的思考線索。例如,因為家中養貓,雷丘律師的女兒原本想當獸醫,他就問女兒:「你敢幫貓咪開刀嗎?」女兒說敢後,他又問:「如果治療失敗,貓咪死掉,你能接受嗎?」女兒就遲疑了,開始想有沒有別的發展方向;最近又覺得做疫苗能幫助很多人,正持續思考中。

「父母是沒辦法鋪好一條路給孩子走的,只在孩子亂闖的過程中,想辦法引導他們不要偏得太遠,雖然彎彎曲曲,但總是朝著某個方向前進。」

只是,要讓孩子聽進父母的話,也不容易,畢竟現在的孩子有太多資訊來源了,「我們不但要跟孩子的同儕『競爭影響力』,還要跟孩子追蹤的網紅比拚,很難啊!」

雷丘律師認為,解方有二。第一,父母要有趣,得跟著孩子一起成長,搞清楚孩子喜歡什麼、在乎什麼,才能用有效的語言跟孩子溝通;孩子長大的速度非常快,父母不能不動、不變,不能連《鬼滅之刃》是什麼都不知道。

第二,父母要多陪伴,這聽來是老生常談,「但你要有『時機』,才能機會教育,而要有足夠的『時機』,得要有更多的『時間』才行。」雷丘律師直言,一碰到面就說教,是沒有任何效果的,因為網路上多的是孩子的資訊來源,父母想放大自己的影響力,只有靠多陪伴。

「做出適合的選擇,比拿到更多的選擇權重要。」雷丘律師強調,在陪伴孩子探索人生方向時,父母可以扮演的角色,比我們想得更多,也更關鍵。

照片提供:雷丘律師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