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孩坐不住、不專心,怕錯失黃金期...親子共讀7大常見問題,兒科醫師媽媽來解惑,提點共讀的3大好處

親子共讀好處多,連小兒科醫師也推崇。本身也是二寶媽的小兒科醫師陳思融,再忙都會陪小孩共讀,甚至在看診時推廣親子共讀,她強調,親子共讀可說是小孩在成長發展時最棒的處方,相關益處都經過實證研究,而且只要父母願意,隨時隨地都能展開。

近年來,有不少人在推廣親子共讀,其中,最特別的一個推動力量,就是「台灣醫起育兒愛閱協會」。這個協會由羅東博愛醫院的小兒科醫師吳淑娟發起,已號召近50位小兒科與婦產科的醫護人員加入,對來看診或住院的親子們推廣共讀。

陳思融是中國醫藥大學新竹附設醫院的兒科主任,也是協會的關鍵成員之一。她說,就兒童發展的歷程來看,親子共讀的好處很多,其中,最顯著的有以下三點:

 

1、促進小孩的認知發展

親子共讀最直接明顯的好處,是能增加小孩的詞彙量,不但對語言發展有助益,也能讓小孩的認知能力更好。

2、穩定小孩的情緒

在共讀過程中,小孩覺得「被重視」,自然容易沉靜下來。陳思融說,姑且不論繪本內容跟情緒教養有沒有關聯,光是共讀時,小孩被大人抱在懷中這件事,就能讓小孩冷靜下來。

3、讓親子關係更正向

沒有人生下來就知道如何當爸媽,陳思融說,當父母是需要學習的過程,如果以繪本作為媒介,親子間會有適合溝通的語言,對關係的提升很有助益。也有研究指出,在小孩一歲到兩歲之間,有親子共讀習慣的家庭,到了小孩五歲時,家庭會採取高壓管教比例大幅下降。

 

親子共讀常常不順利?大人請先試著樂在其中

在陪伴小孩親子共讀時,難免覺得不順利,對此,本身也是雙寶媽的陳思融分享一個大原則:大人要先試著enjoy,樂在共讀這件事,才有辦法進展到小孩一起享受共讀。

陳思融的小孩一個兩歲半、一個快五歲,她除了在看診時推廣親子共讀,自己也身體力行,每天盡量抽空跟小孩共讀,並視其為最高品質的陪伴時光。針對父母們常有的疑惑,她融合小兒科醫師的專業與個人共讀的經驗分別給予建議:

 

Q1:在小孩多大時開始親子共讀比較好呢?

A1:小孩剛出生就可以開始了,這時父母把寶寶抱在懷中,唸書的內容可以很多元,不一定要侷限在繪本或童書,唸大人自己喜歡書例如小說都可以。

小孩四到六個月大以後,會開始表現出對外在事物的興趣,伸手摸或抓東西,這也是很好的共讀階段的開始。如果父母有餘裕,甚至可以產前就開始共讀,讓胎兒熟悉爸爸媽媽的聲音。

但陳思融強調,不管幾歲開始親子共讀都不嫌晚,就算已經是青少年了,親子間也可以用讀書會的形式討論書中的劇情內容等等,共讀不一定要把書中內容一字一句唸出來。

 

Q2:要怎麼挑選共讀時要用的書本呢?

A2:如果是小寶寶,可以從布書、觸覺書、硬頁書等等開始共讀,有韻律的、童謠式的讀本也很好。一歲、兩歲的小孩,可以選跟小孩生活經驗有關的書,或是可以操作的書,例如翻翻書,互動性高的書如找找書也不錯。三歲以上的孩子,可以試著讓小孩選書,大人不必太設限。

還沒有共讀習慣前,陳思融建議從小孩的興趣切入來選書,例如喜歡車子的小孩,就選車子相關的繪本,喜歡恐龍的小孩就找恐龍的書,投其所好能增加勝率。

 

Q3:小孩都坐不住怎麼辦呢?

A3:越小的小孩,能集中注意力的時間越短,一、兩歲的小孩坐不住是正常的;共讀到一半,小孩如果走掉了,大人別生氣,如果小孩還想聽,跟著走跟著唸也沒關係。

假如小孩不想聽了,那就下次再找時間共讀。陳思融強調,只要父母耐心陪伴,情況就會越來越好的,慢慢的小孩一定會開始有正向回饋給父母。父母可以在家中布置閱讀角落,讓小孩在其中自由走動、拿書,習慣「生活中有書」。

 

Q4:小孩沒辦法從頭到尾看完一本書怎麼辦?有時還會撕書?

A4:大人不必太執著一本書有沒有好好唸完,有時甚至不必照著順序或劇情來共讀。陳思融強調,共讀是把書本當成親子互動的媒介,而互動的形式可以很多元,例如,父母可以當「人肉點讀筆」,小孩指什麼、父母就唸什麼;又例如,可以跟小孩針對書中某個情節,天馬行空的聊。

共讀的時間久了,習慣養成了,有一天父母就會發現,小孩自己去拿書來看、自己看完一本書,在此之前,就沒有壓力的跟小孩用書來互動就好。

至於小孩會撕破書,陳思融說,通常是因為小肌肉發展還沒好,細動作還不成熟,大人不用太苛責,一起修復就好。

 

Q5:小孩總是只愛看同一本書?

A5:小孩都會喜歡重複的東西,因為覺得有安全感,陳思融強調,這是很自然、很正常的情況,大人也不必太介意,畢竟就算是同一本書,不同的大人唸都會有不一樣的內容、風格,例如媽媽可能會比較照字唸、爸爸可能會比較天馬行空等等。

而且,小孩在不同的發展階段、擁有不同的生活經驗,即便看同一本書,都會有不一樣的發現或收穫,比方說,同樣是《小雞去露營》這本書,有沒有露營過的大人唸、或小孩露營前後看,都會有不一樣的感受。

 

Q6:不確定小孩到底有沒有把書讀進去?

A6:如果是兩歲以上的小孩,有基本的理解能力與表達能力了,陳思融很推薦父母使用「對話式共讀」。對話式共讀的重點,在於誘導小孩多主動發言,父母則把握機會多給正面回饋與鼓勵。

對話式共讀的方法,在於連結小孩的生活經驗,大人可以在共讀時多提問,可以用「填空」的問法讓小孩有參與感,例如可以問小孩:「主角去露營的帳篷,是什麼形狀的啊?」

如果不知道跟小孩聊什麼,可以從書中提到的人、事、時、地、物著手;更進階一點,可以使用「開放式問句」,例如問小孩:「你覺得主角這麼做怎麼樣呢?」、「如果是你,你會怎麼做呢?」藉由這樣的聊天互動,能讓共讀更深刻。

 

Q7:共讀時大人唸得不好,或不擅長引導,怕影響成效?

A7:父母的發音標不標準、唸得有不有趣、會不會引導,都不是共讀的關鍵,陳思融說,對小孩來說,爸爸媽媽的聲音就是最熟悉的聲音,聽了能讓他們心情穩定、有安全感,而親子之間獨有的共讀時光,只要是開心、父母全心全意投入的,小孩子就能感覺到被愛。

陳思融舉例,像她老公剛開始共讀時,也是讀得很尷尬,但小孩還是很喜歡;父母要有信心,只要是真心陪伴,小孩就會被吸過來的,只要是有心的共讀,就是最棒的共讀。

 

(主圖為陳思融醫師與兒子的共讀互動。上圖為陳醫師的先生與兒子的睡前共讀。

 

美國研究,「3000萬字的差距」導致小孩發展迥異

台灣醫起育兒愛閱協會之所以開始推動共讀,是源自於一個美國學者的研究,該研究發現,出生在不同社經背景家庭的小孩,到了四歲的時候,家長對小孩講話的累積詞彙量,差距共有三千萬個字之多。

專業人士的家長,從小孩出生到小孩四歲時,共對小孩講了4500萬個字,其中,「正向用語」(例如鼓勵、讚美)與「負向用語」(例如批評、責罵)的比例,是六比一;勞工家長則大約講了2600萬個字,正負向的比例是一點七比一。

領社會補助的家長,在這四年間大約對小孩講了1300萬字,不但數量大減,負向用語還比正向用語多,正負向的比例是一比二。

也就是說,專業人士的家長,常透過正向語言表達對小孩的理解與支持,弱勢家庭的小孩,不僅接受到的語言刺激比較少,負向的語言還居多。

 

 

陳思融說,這項研究指出,親子之間說話質量的差異,會影響小孩的發展甚鉅,專業人士家庭與社會補助家庭的小孩,在三歲時能表達的詞彙量就差了一倍,這樣的差距隨著小孩長大會持續拉大,到小孩12歲時,閱讀能力評量的結果竟差距超過五年。

溝通模式的差異,影響到小孩的語言跟認知能力,也影響了情緒的穩定性。陳思融坦言,弱勢家庭的小孩在入學之後,可能會碰到學習困難,信心低落或被貼標籤成問題學生,可能因而中輟或有偏差行為如吸毒,甚至可能早孕、早婚、單親,又組成另一個弱勢家庭,形成惡性循環。

吳淑娟之所以發起醫起育兒愛閱協會,就是希望透過醫護人員的力量,透過打預防針、健兒門診的機會,推廣親子共讀,用閱讀的正向語言滋養,打破這個惡性循環。

圖片提供:陳思融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