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的決斷能力源自父母的身教》能不能說服孩子不是重點,大人要示範並讓孩子學會怎麼做決定才是關鍵

讓孩子直接接受決定很方便,但決斷力的練習要把決定權交到孩子手裡。

孩子的決斷能力源自父母的身教

隨著我們日復一日做成一個又一個決定,孩子也會在身邊耳濡目染。小時候孩子樣樣都得倚靠我們,所以他們會有大量的機會可以觀察我們的一舉一動跟各種習性。

他們會慢慢摸索出家中的權力結構,就像我們只有他們那麼大的時候一樣。想請病假不去上課時,該問爸爸還是媽媽?星期五晚上想去朋友家玩,想買新的電動,這些問題又該問誰才有勝算?比較衝動、愛自責、容易心情不好,但比較有彈性的,是把拔還是馬麻?看久了你每天面對各種抉擇的反應,孩子也慢慢會摸清你的底細,你一動他們就知道你要幹嘛了。他們會看著猶豫不決的你學習衡量各種選項,也會看著你對時事、對意外找上門的要求跟對無妄之災的反應,而慢慢知道該為哪些事情感到焦慮。

很多爸媽都不會在大事上徵詢孩子的意見,所以基本上是旁觀者的孩子會根據家中的溝通風格來習得決策技能。爸媽會在他們面前進行大量的意見交換嗎?或者家中的大小事都是透過簡訊跟孩子睡了以後的午夜場對話來得出結論?討論事情的爸媽會講著講著就吵起來或相互角力嗎?很多爸媽都很強調人要懂禮貌,教孩子要光明磊落,但家中的決策過程往往會在雷達上隱形,這是因為決策過程既複雜又耗時,而且我們實在不想再跟孩子發生額外的衝突。

一旦爸媽做成了與孩子相關的困難決定──或者是他們知道孩子會反對的決定──家長很愛用的一招是把這決定塞進「更高層權威」的嘴裡,免得被孩子的怒火燒到。「你的教練說你禮拜六也得練球。」「阿嬤會幫你出錢去夏令營,目標是你要把高爾夫球學起來。」「我跟你法文老師談過了,他說你的程度繼續上第四年沒問題。」參考他人的意見並沒有錯,但話說到底這些仍應該是我們做爸媽的決定,甚至在適當的程度上應該是我們孩子的決定。

既然我們的決定權比誰都大,那我們就應該老實承認這一點。不要以為自己這種敢做不敢當的行為,孩子們會看不出來,他們早把我們給看穿了。理想的狀況下,我們應該要針對自己的決定說出一番道理﹙這不等於我們要在一直盧的孩子面前捍衛這個決定﹚。能不能說服孩子不是重點,重點是我們在示範人要怎麼做成決定,又該怎麼把決定的理由解釋給別人聽。當二十來歲的人會覺得自己有壓力得在 I G 上貼文,而且主題還是「adulting 」﹙表現得像個大人﹚時,那恐怕就代表我們錯失了太多機會讓孩子參與成長過程中許多需要讓他們去挑戰自我的環節,包括做出困難的決定。

隨著我們愈來愈能得心應手地去管理不確定性,也能管理好由不確定性所衍生出的焦慮,下一步我們便可以適當地讓自身的決策過程在孩子眼前顯得透明:我們可以在決定事情時進行「有聲」的思考,可以請他們提供意見,也可以示範我們是如何解讀資訊、如何排定優先順序,如何評估輕重緩急。我們還可以從在許多學校裡非常值得一上的社交─情緒學習﹙Social­emotional Learning﹚課程中得到一些啟發。當我們的孩子在學習大腦如何運作,並同時在發展並應用那些自我意識與自我情緒控制必備的知識、態度與技巧之時,我們自己也應該要加強這方面的修養。亦即不分家長還是孩子,我們都必須要學會深呼吸並冷靜下來。


家長必修的不確定性與決策原理

為了孩子的事情做決定,從來不是一件輕鬆事,而大腦處理這類決定的方式與處理其他決定並無二致:調出過往經驗來衡量風險跟報酬的高低,然後預測結果。但今日的資訊過載與環境的瞬息萬變,導致愈來愈多的決定落入到「無從預測」的範疇。大腦視不確定為一種威脅,而這會誘發神經反應來命令我們盡快做成決定,以便讓威脅得到緩解。我們會自然而然靠向熟悉的標準來評估風

險與報酬── 像是現狀偏誤、文化壓力與內心的直覺,但這些都不是最理想的評估標準,因為它們所根據的都是我們過往的經驗,而我們的過往跟孩子可能的未來,顯然會有很大的差異。

關於家長的腦部一點最後的觀察是:我認為我們身處的高度不確定性,以及過度暴露在美國與全球新聞毒害中的程度,都大幅削弱了我們容忍焦慮的能耐。我們就像創傷的受害者,任何一丁點校園的傳聞或國際快報都會掀翻我們的傷疤。我們沒有足夠的頻寬去冷靜地吸收這些消息,那就像是我們在一次次溫習具體而微的壓力反應── 警覺、抵抗、疲憊── 而且一天好幾遍,中間幾乎沒有供我們喘息的機會。這在一定程度上說明了何以家長來到我的辦公室,共同的口頭禪都是「我快不行了」。我們也不是很善於容忍家中孩子的焦慮。而這會像連鎖反應引發其他問題,一如我們下一章會見分曉。

透過對大腦如何推動我們對環境的反應有所理解,我們將能把對改變的恐懼與抗拒推開到一邊。面對新時代,我們必修的功課是要發展出一組更有彈性的反應來幫助我們跟我們的孩子培養出好奇心與熱情,而不是困於對未來的焦慮。


摘自 瑪德琳.勒文《焦慮世代的安心教養: 放下憂懼, 陪伴I世代孩子, 共同迎接瞬息萬變的未來世界》/ 聯經出版公司  


圖片:攝影師:Yan Krukov,連結:Pexels
數位編輯:艾瑞卡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