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被老師當眾辱:「你就是沒人會喜歡的那種人」網紅泰辣:面對這世界的惡意,我也會活得毫不客氣!

那段下課相當煎熬,班上幾個同學圍著我足足有十分鐘,可以很清楚聽到他們的竊笑與嫌惡,而我依然倔強地保持微笑,直到上課鐘響,同學們全都進到教室後,我才看著空曠的中庭掉下淚來。

我不需要和過去的自己和解,

我雖然討厭過去的自己,

但我清楚那不是他的錯,

所以我擁抱了他。

某天回老家看阿嬤的時候,姑姑把我拉到一旁:「你不要在網路上說那些家裡發生的事情啦!親戚都會來跟我們說,而且他們都批評你怎麼可以那樣說自己的長輩!」我笑著回姑姑:「但那些事不都發生過嗎?難道就因為是長輩做的錯事,身為晚輩就要假裝沒有發生嗎?」其實應該也有很多人不能理解,為什麼我常常在說家中長輩的壞話,甚至鄙視長幼尊卑的倫理道德。

「知道嗎?我總是惦記,十五歲不快樂的你,我多想把哭泣的你摟進我懷裡。不確定自己的形狀,動不動就和世界碰撞,那些傷我終於為你都一一撫平。」這首是劉若英的〈繼續—給15歲的自己〉,我第一次聽到是在某一次大家開心唱歌的場合,某個朋友點了這首歌來唱,結果聽她唱著唱著,我就大哭了起來。

回想起我的成長過程,物質生活方面都有吃飽穿暖,不過父母都忙於工作,所以和我接觸最多的長輩是伯母和奶媽,而我從小就是個過動又調皮的小孩,所以常常被罵、被揍或被處罰;在每個長輩眼裡我的形象就是個壞小孩,只要一吵鬧,就會被打頭叫我閉嘴,甚至如果頂嘴也會被賞耳光。

印象最深刻的是我國一的時候,當時在上我們導師的數學課,而我一直都覺得數學課非常無聊,所以當老師在台上把話講一半的時候,我就會很白目地小聲接話。有時接的內容很有趣,就會逗得隔壁同學笑出來,後來我將此當成上數學課的小樂趣。結果有一次我又接話的時候,立刻被老師拿粉筆丟頭,接著他把我叫了起來,然後當著全班的面說:「你真的很討人厭,你就是沒人會喜歡的那種人。」說完全班同學都笑了,但我其實覺得很難為情,甚至很想哭,但自尊心告訴自己絕對不能哭,所以我就跟著笑了起來。

這一笑,也把老師徹底惹怒了,於是我被叫到講台前打了五下,然後就到走廊罰站了兩節課,即使下課時間也不能離開。那段下課相當煎熬,班上幾個同學圍著我足足有十分鐘,可以很清楚聽到他們的竊笑與嫌惡,而我依然倔強地保持微笑,直到上課鐘響,同學們全都進到教室後,我才看著空曠的中庭掉下淚來。

那時候的我,心裡充滿了各式各樣對世界的憎惡,更開始討厭自己,所以我現在最想擁抱的,就是那個站在走廊的自己。

我很常在影片中分享自己的故事,不管是來自長輩們荒謬的事,還是霸凌與被霸凌的事,對現在的我而言,都已經是荒唐的故事了,所以常常用講笑話的方式在分享。

 

斷捨離各種負面關係

其中一個故事,是我小時候罵了我伯母一句「破格」(台語:沒有人格的意思),而這句極其難聽的話,其實是我伯母每次用來罵我的,所以在我的認知裡它就只是一句用來罵人的話,也因此我倔強地不願認錯,並一直嚷著:「伯母也有說啊!」然而我爸卻一巴掌打在我臉上,並嚴厲斥責:「她是長輩,再怎麼樣你都不能罵她!」聽完這個故事後,我的助理Jason卻突然很沉重地告訴我:「這個故事我真的笑不出來,而且很想哭,這些都是你的傷痛欸!」不過我卻淡淡地笑著回他:「對啊!不過那些傷痛,我都已經淡忘了,所以現在看起來只剩可笑的部分。」

在內心深處我自己很清楚,我並沒有真正釋懷,否則不會時不時當成笑話拿出來說,又或者逢年過節都會關切伯母是否過得比我糟,正如同「愛」的相反詞是「不愛」而不是「恨」,我對我過去整段成長經歷都充滿了怨懟,所以心裡並不希望他們做完那些壞事之後,可以安然無恙到老,因為我一直都記著。

而且細細想來,被我爸打的當下,真的很痛,但痛的不是臉被打,而是爸爸當著伯母的面打我,我心裡充滿了不理解,更覺得在我最討厭的人面前被羞辱了。事實上,在我過往生命中有很長一段時間,我最深刻的傷痛都是由父親的傳統父權思想造成的,包括對於我身為同志身分的否定以及無數次不分是非對錯地要我屈服於長幼尊卑;在那段歲月裡,家人對我而言,都只是有血緣關係的人。

某個深夜我突然收到一封長篇大論的私訊,他訊息中說了很多我曾提過的往事並分享了他自己正在經歷類似的事,最後問我:「你是如何跟過去的自己和解?」我想了好幾天才回覆他:「我不需要和過去的自己和解,我雖然討厭過去的自己,但我清楚那不是他的錯,所以我擁抱了他。」

我一直在拚命掙脫討厭的過去,想讓自己過得比以前更好,但奇怪的是我為什麼要逃離我自己?但這是在我遇見肯定我的人之後才意識到的,而這也是我人生中最幸運的事情。我現在的朋友與伴侶都認同並接納真實的我,所以我才一直鼓勵大家要勇於斷捨離各種負面關係,包括切不斷的血緣也一樣。

在成長過程中,我們會無數次地質疑自己,甚至討厭自己,但也會漸漸發現,人本來就是從各種抵觸中磨合。就像我和父親的關係,從彼此的身上學習不同的價值觀,也學習了接納差異,學習不斷讓自己進步;在這過程中變得越來越喜歡自己,這就是我面對過去的自己時,所能給予的,最溫柔的擁抱。

 

摘自 泰辣 Tyla《面對這世界的惡意,我也會活得毫不客氣!》麥田出版


作者簡介|泰辣 Tyla
台灣人,男同志,同時經營「蜉蝣陳列設計」公司、「泰辣Tyla」YouTube頻道與「一位丈夫三隻貓」的家庭,也是Podcast「瘋女人聊天室」的其中一員,有時分享生活質感與設計,有時潑辣針砭生活百態。
有過灰暗、被否定的年少時光,從被霸凌的「娘娘腔」努力活成了自己親封的「皇后娘娘」。面對世界的種種惡意,依然活得毫不客氣。

圖片提供:麥田出版

數位編輯:黃晨宇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