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會成為人才或是庸才,由態度來決定

當機器人、人工智慧都做得比人類好,我們該怎麼教育下個世代的孩子?

文/葛如鈞

 

在奇點大學就讀時,我便不時思考這個問題:究竟什麼樣的具體思維、能力,會是下一世代的人類所必需具備的?當機器人與人工智慧可以將幾乎一切都做得比人類更好的時候,當機器人可以設計甚至能夠製造機器人,而那些機器人又能夠替人類服務、解決問題的時候,人類的基本價值又該回到哪裡找尋?

 

我不停地觀察與思索,後來歸納出一組答案,也在許多演講場合分享這個結果。我的答案是:「創意」「哲思」與「大膽」。這三個層面,將是次世代的孩子們所必需擁有的核心價值與能力。我把它們通稱為「奇點力」(因為是人類到達科技突破點:奇點時,所需具備的能力)。

 

 

首先,是務必成為一個有創意的人

 

我認為機器的創造或創意,在短時間內大概還沒辦法做得比人類更好。賈伯斯說,「創意,就是連結看似無關的點,創造出全新的圖形,創造價值。」機器或人工智慧的「大腦」當中,確實有著無窮盡的知識和思考「點」,但要連結哪些看似無關的許多點,又如何連結成前所未有的圖形(也就是創造物),這部分對電腦或人工智慧來說,或許還有些難度。機器創造或機器創意,又或者更具像地說,機器人藝術家、設計師,大概短時間—15到20年內—還不會出現。之後的發展很難說,但短期內創造性的事物,還是人類的強項。看看賈伯斯如何催生iPod,電話轉盤、白色陶瓷、數位音樂、1.8吋的超微型硬碟,這些資料電腦都有,機器人也都知道,但要如何選用、配置,人類還是比機器人更能理解人類的感受。

 

再來,是成為一個具有哲學思辨能力的人

 

在很多演講的場合中我都會提及,要成為一個有創意的人,得累積許多看似無關的經驗,進而幫助自己創造新事物。具體而言,就是成為一個「涉獵很廣的人」;然而我也知道,不是每個人都對於成為涉獵廣泛、博學,進而能夠創造或創新的人有興趣。因此,還有第二條路,可以在30年後的指數型未來求生—成為一位涉獵不廣,但卻鑽研很深的人。

 


如果你喜歡一件事物,那就深入地去了解它,去理解自己為何喜歡這件事物,別人為何喜歡或不喜歡,這件事物是如何被創造出來的,有沒有變得更好或更壞的可能?舉例而言,如果你喜歡閱讀,就把閱讀這件事發展到極致,如果喜歡《紅樓夢》,那就想辦法讓自己變成《紅樓夢》的專家,甚至更誇張一點,如果你特別喜歡《紅樓夢》裡的一句話,那麼就深入鑽研這一句話,成為這一句話的專家!這種深入研究、具有哲學思辨、情理思考的工作,電腦一樣不見得做得比我們好,在短暫的20~30年間,要出現電腦或人工智慧的哲學家,或許還沒那麼容易。

 

關於「做一個具有哲學思辨能力的人,並深入地學習、研究一樣事物」這個觀念,可能會讓許多年輕人有所誤解:如果我很喜歡打電玩遊戲,那是不是就可以一直玩,玩得非常深入、著迷?我所謂地深入、長期地做一件事,是指每深入一些,你就能獲得更多的學習和智識上的發現;每深入一層,都能呈指數型態地得到更多啟發與收穫。這樣的累積和成長,並不是一直打電玩或去夜店能夠得到的。

 

 

最後,是成為一個大膽的人

 

我經常說,不是每個人都對於成為一個涉獵很廣的人,或是深入思考的人有興趣。這時候,你還有最後一個選擇,那就是成為一個大膽的人。

 

其實電腦或人工智慧在決策選定上總是遵從一個中心思想:風險最小,收益最大。但唯有一種決策,是只有人類自身才做得到而且可以承擔:風險很大,收益更大。放眼未來,無論機器人替人類處理多重要的工作,但最終的決策必然還是得由人類去做,到那個時候,你是否有觀測、衡量、承擔風險的能力,就是與機器人最不一樣的地方。

 

 

 

摘自 葛如鈞《放膽射月!全球最聰明大學「奇點」教我的事》/先覺出版

Photo:One Laptop per Child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整理:吳羽茜、王信惠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