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孩子跨出舒適圈突破慣性去嘗試時,所透露出的自信眼神,是我們對他們最深的期盼

在成長過程中,希望孩子不斷的成長,逐漸獨立有想法,這是所有父母的心願。但孩子不是能夠一直那麼勇往直前的,學習過程會遇到挫折、會害怕、會限制自己,「我不敢」、「我不要」、「我怎麼可能做到...」教導孩子:懂得堅持不放棄,是個很重要的觀念。

學生的樣貌,就像那學生圖像!

「當孩子一步一步的挑戰自我,不管是在學科的學習,或外展的高強度體能冒險,當他們跨出舒適圈,去突破自己的慣性做嘗試時,所透露出的那種自信眼神,是我們對孩子最深的期盼。」琬茹校長在說明會中描述著對芳和學生的期許,這也是芳和實驗教育希望能養成的孩子模樣。

若轉而問起學生們「你們覺得在芳和兩年多,學到了什麼?」三班的恩希很快地就回答:「我要開始來背學生圖像囉。」隨後竟毫不吃力的就把四種能力說了出來,包括:「自律負責」、「創新探索」、「傾聽合作」、「感恩服務」,看來芳和學生對圖像能琅琅上口的說法是真的。恩希還指出學生圖像這樣設定,就代表所有課程設計都是帶著學生往那個方向去走,學校給了學生這些學習,但最終是自己有沒有辦法把學到的變成自己的。她覺得自律應該是大部分人都有學到一件事。但對她最有幫助的是「創新探索」,因為學到了各種的研究方法,也發現可以在不同的課程中找到各種增進自己的方式。

恩希說的沒錯,這四個圖像中提到的四種能力,其實也是芳和所強調的品格教育,都貫穿在各種課程與評量當中。


原來合作力量大

一班的導師阿勝說,經過兩年的學習後,可以發現班上表現良好的學生,真的有如學生圖像中的典範,他們又比同儕有更高的獨立性,能自我思考、自主行動,跟同學互動良好,上台發表的能力也都很優秀。雖然孩子的表現會與家庭有關,但學校給予的引導,的確影響到學生展現出來的特質。

即使不是每位同學都全面向的符合學生圖像,但大部分的學生在進入芳和後,都會在某些能力上有所進步,而且因為習慣了反思,也很清楚自己的改變。

四班的柏旻,是個非常主動表達意見與想法的孩子,他說自己以前很容易打斷別人說話,每次開會時都會反對別人的意見,甚至一言不合就離開,他形容自己是一個「控制慾」很強的人,所以都沒有人喜歡跟他合作。進入芳和跟同學互動後,沒想到同學們主動告訴他,「你不大願意聽別人的意見」、「你討論期間過於激動」等行為。他才知道,原來這是不好的事情呀!於是開始學習去聆聽與尊重別人的意見。現在與同學們的相處,變得融洽許多,連媽媽都發現了他的改變。

三班的奕希則說他在芳和看見了團隊合作的重要性,因為學校所有事情都要團隊合作,唯有合作才能讓事情更順利。但從奕希身上,則看見更多品格的展現。像是學校開放由學生自主創立社團,他發現因為創社門檻高,大家都紛紛放棄時,卻挺身而出想要創立桌遊社,拿了報名表閱讀後,才覺得真的是不簡單,但還是利用中午時間,一天填寫一點,並在同學的協助下,填寫完報名表。接下來的難關是要找到十二位同學成為創社會員,他跑完每個班級都還湊不足人數,於是就提早到校,站在同學們必經的穿堂樓梯附近,每有同學經過就詢問。同班的恩希見此,也去拜託各班老師幫忙宣傳,終於成功創立了桌遊社,目前已經有將近三十名社員。

許多參與高階外展登百岳的同學們,更體驗了互助合作的重要性,二班的凱亦記得,七年級登雪山前一天還發燒,雖然翌日退燒,以為身體恢復健康,但沒想到上山後,由於高度的關係,又開始嘔吐不舒服,萬萬沒想到同伴都過來關心他,還幫他背裝備。「那些同學平時在學校也沒有很熟,更不可能對他這麼好,沒想到在危難時,大家都毫不考慮就伸出援手。」後來,有了多次登百岳的經驗,體能也增長,當他升九年級去爬合歡山時,不但幫同伴背行李,還牽扶校長上山,他發現「有能力幫助別人的感覺真好」。

這件事也讓詹志禹教授印象深刻,當他看見外展影片中,校長跟學生一起去爬山,校長爬不動了,學生還回頭來關心時,覺得學生的助人勇氣與關懷心,十分難得可貴。這正說明芳和希望孩子們能養成的特質,自然地呈現在行為舉止之間,並讓他人也能明顯的感受到。
 

懂得堅持不放棄

此外,奕希很喜歡數學,之前申請「國立臺灣科學教育館青少年跨域整合人才培育計畫」時,需要老師寫推薦函,數學老師采邑是這樣寫的:「他是一個對事物充滿好奇心的孩子,只要他一旦想要了解,就會追著你跑,即使你到世界盡頭。

這項計畫全國共錄取五十六位學生,且大部分是高中生,芳和就通過了九位同學,可惜後來因為疫情關係,整個計畫延宕到九年級才展開,有些同學因為要準備會考只好放棄。因為參加者要配合組內高中生,常常晚上十點才開會,又要用假日時間,去做場勘等工作,對於國中生而言,是很大的負擔,但在家人支持下,他依然堅持著。

三班的得靈是家中的長女,從小父母的教育方法就很自由,但小學時有老師可依賴,老師說什麼她就做什麼,沒想到來到芳和,老師更放手讓大家自己做決定,於是她「被迫」學會自律,因為「若不自律,生活就會變得很散漫」。她也曾經讓自己隨性而為,但沒多久就很緊張心虛,於是就覺得一定要訂下規則,安排好讀書學習的時間。這樣自覺的反應,其實是學校所期待的,唯有透過自己的體驗與思考,才能真正的埋入自律自主的基因。

家長們更能觀察到孩子的改變,四班的承允從前對於突破框架這部分的要求,比較難以適應。但沒想到後來遇到從未做過的事情時,承允會跟媽媽說:「學校鼓勵我們要多嘗試。」八年級時,他就因為這句話而挑戰自己,去參加了校內的語文比賽。承允媽媽說:「這在以前都是不可能的。」唯有在芳和才可能發生吧。在芳和,學生只要願意去挑戰自己的弱項,就值得給予機會,不一定要表現很好才能去比賽;也不會給參加比賽的同學得名的壓力。

承允前陣子還到臺北市教育博覽會的攤位上,與媽媽一起分享在芳和的成長經驗,一點也看不出來緊張或害怕。對於承允這樣一個結構性強的孩子,芳和強調的紀律,更加強他把自律學習這部分做得很好,而且看起來是把學生圖像放在心裡面,並身體力行。


適性發揮所長

由於芳和的學生人數少,老師們可以針對孩子做非常細緻的追蹤,並給予建議與幫助。阿勝老師表示,即使不是表現前段的學生,回頭看他們兩年來的成長與進步,其實也非常明顯。

這種進步來自於老師願意也有能力給予建議,以一班而言,未來出路非常多元,除了升高中之外,還有想考美術班的、有想念戲曲學校的,還有要去日本踢足球的選手……同學們對於會考也十分重視,在九年級開始時,都主動努力用功了起來。以往在老芳和帶班時,並沒有期待在國中生身上看出未來的發展方向,但在實驗教育下,他們在國中就展現出這麼多的可能性。

而且,芳和的家長心態都很健康開放,從不覺得孩子去參加技藝班,會被貼上功課不好的標籤。甚至班上排名前面的學生也會去嘗試體驗不同的領域,像冠辰是一班的學霸,但因為喜歡電路設計,選擇去松山工農的電機科學習,雖然發現電機與自己想像的不同,他不是那麼有興趣,但至少提早認識與理解,也是一種幫助。

喜歡畫畫的士晴,因為住在學區內,家長心想就讓她念最近的學校,因此成為芳和的學生。平日感覺文靜的她,喜歡畫圖,因為和同學到景文上了設計方面的技藝學程,因此確認自己未來想走美術設計這條路,鎖定公立高職的相關科別,設立目標後,就自動自發的認真準備會考。以往她可能不會有這樣的主見,但現在她發現自己的態度不同,她不再慵懶耍廢,如果功課上有不懂的地方,也都會去想辦法問清楚。她說:「不知道自己為何會變這樣。」但答案很簡單,她只是在薰陶中,更接近了芳和的學生圖像。

立軒也是學區生,由於在讀寫上有困難,家長並不在意成績,只希望讓她有能力自理,有更好的適應力。上國中時,知道芳和要轉型,但對於立軒家而言,仍是以平常心來面對。進入非典型的教育體制後,她必須試著用不同的方式去表達,不能默默坐在台下。為了在學習慶典中上台分享,媽媽陪著她練習,從一開始的三十秒,練習到可以講足八分鐘,絲毫沒有放棄。經過這兩年的嘗試,她認知自己有潛力,可以達成以往覺得不可能的目標。

而立軒在去上開平餐飲學校的技藝學程後,就決定國中畢業選擇去唸開平餐飲,並且已經完成手續。受限特殊生的狀況,她在芳和或許無法全面發展,但芳和的教育讓他擁有選擇的機會,或許下一個揚名國際的甜點師就是她。


學生圖像的構成

由各領域教師對學生的期許及學生端的自我期許等兩大部分的資料進行彙整,再參照《與成功有約》(The 7 Habits of Highly Effective People,Stephen R. Covey,1989)一書的「七個習慣」,及本校的課程核心價值,訂出「自律負責、創新探索、傾聽合作、感恩服務」四個面向,前兩項屬「成就品格」,後兩項為「關係品格」。並透過各項「學習遠征」課程及評量準則之實踐,逐步達成實驗教育之理想與願景。

透過訓練與機會,芳和的學生幾乎都能上台表達自己的想法。

學校提供各種資源與課程安排,加上三點半下課後有充足時間,所以只要願意,學生們就可以充分發展興趣,找到自己未來的志向。


圖片:photoAC
數位編輯:艾瑞卡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