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的教育不在於跟孩子「說」什麼,而在於你所「做」的一舉一動;父母奮力為生活打拚的模樣,就是孩子最好的楷模

我們沒有必要當完美的父母,人都會犯錯,而我的爸媽在教養我們這件事上面也做過許多錯誤的決定,但最終的最終,他們還是獲得了我的贊同、我的崇拜。

媽媽是影響我最深的一個人

 

某一次面試軟體工程師的職位,面試官問我「誰是妳的role model?」

我想了一下,有點猶豫地說:「我沒有真正想過這個問題,但我剛剛腦中直覺閃過我媽媽。」

我媽媽是影響我最深的一個人,所以我特別寫一篇文章介紹她。

 

我的媽媽不是「溫柔慈祥」的人,我也鮮少看她下廚。成長過程中我幾乎天天和她起爭執。但她也是我所認識的人中,最「真實」的一個人:她忠於自己、正義感十足、痛恨虛偽、敢愛敢恨。可以確定的是,我媽媽非常地不完美。但更可以確定的是,她是一位成功的媽媽,因為我相當崇拜她。

我不知道這世界上有幾位成年人,能夠打從心底地說,他以自己的父母為榮、向他們看齊?我隨著年紀增長慢慢領會的一件事――我不停地在內化從小到大媽媽灌輸給我的價值觀,但我並不介意這件事。事實上,我非常慶幸人生中有她給予的這套價值觀體系,讓我的生命中有航行的方針。

 

價值觀是什麼?在我的童年記憶裡,我媽媽不曾特地告訴我什麼可以做、什麼不能做、什麼事情該如何做。(當然青少年時期就是另一回事,因為她對於我的門禁有非常多意見,但現在姑且不討論那件事。)在我小的時候,她從來沒有訂定過我一天能看幾小時的電視、能吃幾包糖這類的規定。她也不曾要求我要功課寫完才能開始玩,或者幾點要洗澡、幾點要睡覺。

因此我媽媽傳授給我的價值觀,大多是來自她的身教以及我觀察她的結果。

我的媽媽是一位大學教授,所以她對於「教育」特別有想法。好比說,她不讓我去補習。在台灣受教育,很少人能夠不踏進補習班。但我在求學過程中,從來沒有去過補習班。

我媽媽的理論是:「在學校專心學一次就好了,晚上去補習班的話只是讓妳白天不專心上課。」因為她的堅持,讓我發展出自己整理考試重點、自己尋求問題答案、自己安排學習進度的能力。

或許沒有去補習讓我在考試上損失了一些分數。但我卻因此得到了能夠自己摸索學習任何技能的能力。以人生長遠的角度來看,我很慶幸我擁有靠自己學習新技能的能力。

 

除此之外,我媽媽還不准我花太多時間讀學校的功課。我如果假日一整天都待在書桌前讀書,她也完全不會稱讚我認真,因為她認為這是沒有效率的行為、需要改進。

「兩小時就可以讀完的內容,妳為什麼要花一整天?」是她常說的話。「與其在書桌前發呆一整天,好好專心幾個小時,效果更好。」

我們時常抱怨時間不夠用,但通常當我們擁有無限的時間,只是會拿來無限地拖延。有的時候,時間少一點反而做事更有幹勁吧!長大後,尤其身為人母後我對這點特別有感悟。就是因為又要上班又要陪小孩又要做家事又要寫作,做事情才更有效率。

 

 

「輸在起跑點」是沒有關係的

 

我媽媽讓我知道,「輸在起跑點」是沒有關係的。

她將讀書的責任交給我自己管理;雖然她很兇(尤其對於我們待人處世的方式更是嚴格要求,毫不馬虎),但鮮少在意我的考試分數,除非是非常明顯的退步。

 

在台灣社會,分數確實是重要的,這是社會的現實、我們現有的遊戲規則,所以沒有辦法。但就像人生不需要事事都過於嚴肅,偶爾輕鬆面對考試分數,對於孩子的心理健康或許也有幫助。我印象很深刻的一個經驗,是在國中的時候,我們家突然決定在我考期中考期間去日本玩,這對我來說是很嚴重的事情――期中考那麼「神聖」,怎麼能夠缺席?但我的爸爸媽媽卻還是把我帶去日本旅遊,並且跟我的導師報備我玩回來再補考。

去完一趟日本,我獨自坐在空教室裡進行人生第一次的「補考」。根據學校補考規定,分數要打很大的折扣,所以我那次每個科目的分數都非常地難看。但我爸媽說沒有關係,人生的考試有一大堆,不用太在意。因為那次考得特別爛,到了下一次期中考我意外地得到了分數進步最多的「最佳進步獎」,這件事也變成我人生中一個「塞翁失馬焉知非福」的幽默插曲。長遠來看,我的父母讓我理解到考壞一次並不會怎麼樣、考試並非人生的全部。

 

換句話說,他們在一個要求完美的制度中,給了我不完美的空間,這對於我的自信心是有幫助的,也讓我能用更寬廣的視野看待人生:不執著在一次考試、一次的成敗。多年後我還會記得跟家人出去玩的美好回憶,卻不會記得考試的內容。因為不要求自己凡事要100分,所以我覺得80分、90分的自己很棒,這也讓我更勇敢地去嘗試人生很多不同的挑戰、不斷跨出舒適圈。

 

我媽媽還影響了我一個觀念,那就是她從不允許我替自己找偷懶、不努力的藉口。

在我初為人母那一年,我跟我媽媽說我在工作上感到很無聊、很想換工作。我也提到要同時帶孩子與上班很累,所以想辭掉工作「思考人生下一步」。

我以為我媽媽會同情我當職業婦女蠟燭兩頭燒的困境,叫我好好休息一下。誰知她的回應是這樣的: 「如果妳是男人、有養家的壓力,妳能夠說辭職就辭職嗎?無聊的話,就在職進修,去探索妳想學的東西吧!」

 

一位非裔美國籍網球選手Arthur Ashe 說過一句話,「Racism is not an excuse to not do the best you can.(我們不能以別人的歧視為藉口,不盡力而為。)」

我媽媽一直以身教影響著我。確實,男女在職場上不平等。確實,職業婦女蠟燭兩頭燒很辛苦。確實,人生很不公平,有些人就是遭遇比較不幸的待遇。但永遠不要欺騙自己。永遠不要替自己尋求不好好努力的藉口。我們騙得過全世界,但能騙得過自己嗎?

 

真正的教育,是孩子看見你所「做」的一舉一動

 

常常看到許多文章、書籍探討「教養」,而許多人也對這個議題很有興趣。大家都很害怕用錯方法,釀成孩子誤入歧途或者長成扶不起的阿斗。

我在媽媽身上觀察到的另一件事就是,我們沒有必要當完美的父母。人都會犯錯,而我的爸爸媽媽在教養我們這件事上面也做過許多錯誤的決定,但最終的最終,他們還是獲得了我的贊同、我的崇拜,而我也算是長成了能為自我人生負責的一位成熟大人。為什麼呢?

也許是因為,我媽媽從未放棄與我溝通,因此就算我們經歷再多的爭吵,我最終還是理解她非常愛我,才會花那麼多心力在我身上。也許是因為真正的教育不在於你跟你的孩子「說」什麼,而在於他們看到你「做」的一舉一動。

也或許是媽媽在當別人的妻子、當兩位孩子的母親的同時,從未忘掉對自己的期許、從未忘掉她也有她個人的事業、個人的夢想要追求,因此她成了我人生中一個能夠依循的楷模。我除了因為她是我的媽媽而愛她之外,我也尊敬她這位獨立的個體。

 

至今往後,我還是一樣不會全然贊同我媽媽所有的想法、會繼續跟她有意見的出入。但我很感謝她,給了我一個人生的範本,一套價值的體系,讓我不需要從零建立起我的人生觀,讓我在迷惘時總能回想起過去人生中的種種,想起「是的,我媽媽曾經這麼做過這件事。」

 

摘自 王文珮 Vanessa Wang《文藝少女的矽谷進擊:育兒、寫小說、當工程師,我全都要!》/ 時報出版


 

王文珮 Vanessa Wang 小檔案

出生於波多黎各,小學四年級時搬回台灣。喜歡工程也喜歡寫作的她,在取得土木工程及文科小說寫作雙碩士後,她進入特斯拉汽車工廠擔任技術寫作員,而在女兒一歲半時,她靠著自學coding成功轉職,從文藝少女進擊為矽谷軟體工程師。臉書粉絲專頁:工程師作家的轉行人生

 

 

photo:photoAC
數位編輯:陳宣雯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