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面對孩子我老是會失控、發脾氣?崩潰媽媽的自救指南:讓大腦暫停一下,努力專注於眼前的事物

每當發現自己和女兒相處時感到緊張或壓力,我第一件事就是注意自己當下是否一心多用。如果是,我會讓大腦暫停一下,努力專注於眼前的事物。這個方法每次都能幫助我冷靜下來,平復內在的情緒,百發百中。

是房間亂,還是心很亂?

「我很累。我受夠了。受、夠、了。快把小孩帶走。我要在浴缸裡泡澡盯著牆壁放空。」我一邊說,一邊把照顧女兒的任務交棒給我先生。每次長時間單獨和女兒相處後,我的反應都是這樣。無論她們表現多好、多糟,育兒這件事都讓我備感壓力、疲累不堪,動不動就對孩子崩潰抓狂。

另一方面,我先生和女兒相處一整天後看起來卻沒有這麼失控焦慮、不堪負荷。我會問他今天還好嗎?他會說「很好啊」,而且是真心覺得很好。不是說我們的孩子在他面前總像天使般溫和乖巧,只是不知怎的,他並沒有因為她們的需求與不可預測而感到困擾,甚至像我這樣被她們激怒。

隨著時間一點一滴流逝,我的好奇心也越來越強,很想了解我和我先生之間的差異。他究竟藏了什麼祕訣(撇開天生就比我更穩定不談)?當時我開始學習與練習正念,培養注意力。每次上完課回家,我注意到的第一件事就是家裡亂七八糟。我連問都不用問就知道我出門時他們到底在幹嘛。散落在客廳的玩具告訴我,他們玩過拼圖和記憶遊戲;流理臺上的髒碗盤透露出他們晚餐吃了什麼;我還知道他們輪流看了好多本貝貝熊(Berenstain Bears)繪本,因為書還在四散在沙發上,丟得到處都是。

我看著凌亂的屋子,心裡立刻湧起一股參雜著惱怒、沮喪和挫敗的感受,簡單說就是我氣炸了。我單獨和女兒在一起時從來不會把家裡搞成這樣。我幾乎每天都是用乾淨的流理臺、正在輕輕運轉的洗碗機和一塵不染的客廳迎接我先生回家。為什麼他不能禮尚往來,用同樣的方式好心幫忙一下呢?

我和我先生為此吵了幾次架,後來我才意識到,原來屋子的狀態和我的理智狀態有關,只是情況並不像我所想的那樣。對我來說,「雜亂」是很大的情緒導火線(當時我還沒有察覺到這種連結),所以我和女兒在一起時會不停打掃、整理家裡。陪她們玩「糖果樂園」(Candy Land)的時候,我會抽一張卡片,移動紙製角色棋,趁再次輪到我之前折幾條毛巾,同時無聲咒罵發明這款桌遊的人,居然搞出這種讓人心智麻木的遊戲。我一邊大聲念故事書,一邊在腦子裡檢視待辦事項;一邊協調她們的爭執,一邊切小黃瓜;一邊用廚房毛巾製成的毯子裹住動物玩偶,一邊傳簡訊給我朋友。我不會坐下來陪女兒吃飯,而是抓緊機會淨空洗碗機,寫下購物清單。

我一直走來走去、不停活動,時常焦慮不安,主要是因為我試著一次完成一件以上的事。至於我先生什麼也沒做,他和女兒在一起時就專心陪她們。雖然家裡最後亂成一團,但他並沒有因此神經緊繃,變成一顆等著被踩的鮮紅色地雷。差別就在於我一直一心多用,他卻沒有。

一旦意識到這一點,我就開始調整自己,改變做法(當然也從來沒有對我先生承認這些事)。現在髒碗盤會躺在水槽裡直到一天畫下句點;玩具會散落在地板上,麥克筆會留在廚房桌上,直到孩子進行最後的睡前整理。若我在一天結束前因為這些雜亂感到焦慮,無論當下在做什麼,我們都會暫停手邊的事,花點時間打掃。無論哪一種方式,清理時間很少超過二十分鐘,而且我在打掃期間和打掃完後也平靜許多,不像先前那麼暴躁。每當發現自己和女兒相處時感到緊張或壓力,我第一件事就是注意自己當下是否一心多用。如果是,我會讓大腦暫停一下,努力專注於眼前的事物。這個方法每次都能幫助我冷靜下來,平復內在的情緒,百發百中。

 

摘自 卡拉‧納姆柏格《崩潰媽媽的自救指南:保持冷靜、化解親子衝突的怒氣平復法》/時報出版 

 

Photo:photoAC ,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陳妍羽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