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銀杏記

今天前往 Sheldon 美術館去為孩子們做導覽,走在校園裡時,不經意地發現路上飄落著金黃色的銀杏葉。
  • 茄子
  • 2015-12-15
  • 瀏覽數2,787

深秋時節,銀杏葉紛紛變了顏色,一株株銀杏樹都妝點成美麗的金黃色,而此時也是銀杏種子─俗稱「白果」成熟的季節。

 

我曾在書中讀過,日本的孩子都會到神社的銀杏樹下撿拾銀杏,當時看得我欣羨不已,可惜在台灣沒見過銀杏樹。但是在搬來 Lincoln 的第二年,我就在市中心街道及Nebraska大學校園裡發現了幾株銀杏樹。由於銀杏樹總是在繁忙的交通要道旁,我不好意思在人來人往的情況下收集銀杏,所以始終沒有去撿拾。

銀杏果實落了滿地,秋意濃。成熟的果肉很柔軟,用手一捏就可以取出種子。

 

今天要前往 Sheldon 美術館去為孩子們做導覽,走在在校園裡時,不經意地發現路上飄落著金黃色的銀杏葉。回頭四處找,原來丈夫的辦公室旁邊就有三株老銀杏,等我到了美術館,又發現美術館旁有一株更大的銀杏樹。經常在這裡出入了三年,我竟然都沒有發現。有了空,我便拿一個塑膠袋跑到樹下去檢銀杏。

 

銀杏的果實外表很像杏桃,果實裡面的種子就是可食用的白果。其實銀杏果肉聞起來就像發臭的奶油,我總是忍著臭味徒手把果肉捏爛剝開,取出白色種子。

 

白果帶殼烘烤後,裡面的果仁變成美麗的綠色。

 

雖然曾看到書中描述那些在神社撿銀杏的孩子們,身上沾到銀杏味總被朋友嘲笑臭的情景。然而即使早有心理準備,到了實際執行的時候,還是覺得比想像中臭。

 

在我收集銀杏時,有一隻小松鼠也在樹下吃銀杏。我不管,依舊悍然收集銀杏,牠自忖搶不過我,張望一陣,心不甘情不願地跑掉了。看到一個女人跟準備過冬的小松鼠爭食,保護動物協會的人若知道了,應該會大力譴責我吧。

 

收集了一堆帶殼的白果後,我拿進女廁,在洗手台用大量的水沖洗掉殼上殘餘的果肉,去掉了大部分的臭味。饒是如此,當我把洗淨擦乾了的白果拿進丈夫辦公室時,平時嗅覺不甚靈敏的他吸吸鼻子,仍然問到:「這是甚麼奇怪的臭味啊?」我把收集半天的戰利品展示給他看。從未聽說銀杏可以吃的他是又緊張地問:「你確定這是可以吃的嗎?」

 

我振振有詞地說:「你不懂啦!白果是很珍貴的藥材跟食材,吃了有很多好處,在以前可是進貢給皇帝的貢品耶!」為了讓他放心,我上網 Google老 半天,正式確定我撿的銀杏果是可以吃的。只不過我也查到了,本草綱目記載:「白果小苦微甘,性溫有小毒,多食令人腹脹。」

 

銀杏雖具有諸多神奇的功效,如:減緩老化、幫助記憶、溫肺並化痰止咳等,卻也帶著微毒,若吃太多可能會引起頭痛、腹脹等不舒服的症狀,因此一天的安全食用量大約是十至二十顆左右。

 

白果有許多吃法。可以去殼燙熟後與肉類蔬菜一同烹調;或是煮成甜湯,例如有名的白果腐竹糖水;也可以加入飯鍋中煮什錦飯;或者單純烤或蒸熟沾鹽吃。我把帶殼的白果用烤箱略為烘烤。加熱後,不僅腐壞的奶油味不見,還轉變成一股特殊的香氣。

 

我端出來和丈夫剝了殼吃。這是一道很好的茶食或下酒菜,連對野菜野果總是心存疑慮的丈夫吃了也讚不絕口。但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或是體質不合,他吃後覺得嘴唇有點麻,而我每天吃10 顆,連吃了一個多星期,雖沒有立即感受到銀杏神奇的功效,人倒是一點不舒服的感覺都沒有。

 

第一次烘烤白果時,烤太多吃不完。隔天吃冷掉的白果非常苦,難以入口。我實驗性地放進微波爐裡加熱約30秒,苦味不見,又恢復成跟剛烤出來時差不多一樣美味。自二十歲左右從書上讀了撿銀杏這回事,時隔二十多年,我終於能夠實際體驗,玩得很開心。同時,我自己撿拾新鮮白果,除了享受這秋天的當令美食滋味,更滿足了我的味蕾,真可謂「書中自有山珍味」啊!

 

執行編輯:許資旻、王信惠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