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師,我這裡破一個洞」每位大人眼中的壞孩子,都只是需要大人的肯定跟幫助

大班開始佑佑不能跟爸媽一起住 短暫的回家時光父母大多的教育方式都是負向管教,可能跟這個轉變有關 佑佑到了大班,臉上有時髒髒的、帶著些鼻涕、眼睛又細細小小的、皺著眉頭,每每發生行為問題時,臉上一副就寫著「我就是壞孩子」

我的這裡破一個洞

佑佑在鯨魚班待了三年了,
是個從小班就不太好帶的孩子,非常的沒有自信,
不但發展慢、優勢智能一直很不明顯,衝動性高、專注力低,
在大人眼中不是個聰明的孩子
又時常用各種行為問題來吸引老師注意

反正任何氣老師的方式,幾乎都發生在他身上過
但佑佑從小班愛的薰陶下,到了中班進步許多,
一度讓老師覺得跟一般生不會差太遠,

眼看,一切好像都還有機會,至少幫助佑佑讓他能跟別人別差太多
就再升大班時突然大轉變,行為問題瞬間飆高的比中班時還嚴重
別人集合就在旁邊跑,人家討論他就咬腳,人家睡覺他就開始玩東西玩的大大聲還會大聲笑得很開心,講反話、對立、反抗行為暴增,
一不順心就跌坐在地狂跺腳狂大哭直接衝出教室巴拉巴拉巴拉
原本懷疑是職能治療所那是不是有狀況,
接著才知道原來 大班開始佑佑不能跟爸媽一起住
短暫的回家時光父母大多的教育方式都是負向管教,可能跟這個轉變有關
佑佑到了大班,臉上有時髒髒的、帶著些鼻涕、眼睛又細細小小的、皺著眉頭,每每發生行為問題時,臉上一副就寫著「我就是壞孩子」

今天實習生要帶試教,只需要一半的孩子
為了讓實習生能有成功經驗的機會,
我分了兩組把一組比較穩定的大孩子交給實習生,另外一組則跟搭班玩遊戲
大班有兩位特生一位是佑佑一位是樂樂,我把樂樂分到實習生組(跟其他大班一起),佑佑則是跟我的搭班
接著,實習生組的孩子跟著實習老師準備下樓時
只見佑佑開始跑出教室,在教室外頭出現些對立行為,
我心裡的那把尺大概知道發生什麼事情了
原本要直接跟著實習生下樓的我,速速往回走抱著佑佑說「文伶老師先跟oo老師下樓,等等就會上來找你喔!」
我看著佑佑露出有點點勉強的笑容,眼神不太直視我,眼匡有點紅紅的
後來回來時,特教助理員就告訴我剛剛佑佑在樓上的崩毀情形
幾乎是完全不配合,不加入,反抗、對立、暴怒、爆哭


中午回到教室,我和孩子一起吃飯時,對著佑佑說:「佑佑來找我一下!」
佑佑皺著眉頭,冷靜的搖搖頭,我突然露出我最美麗的臉蛋跟他說:「我要跟你午餐約會欸!你不來嗎」
佑佑立刻露出笑臉馬上就開心的把碗端來
我:「耶~午餐約會,我們來聊天,佑佑你今天有乖乖嗎」
佑佑邊吃飯邊淡定的說:「沒有,我今天很壞喔」
我:「喔,為什麼很壞呢」
佑佑:「我今天生氣」
我:「喔生氣很正常啊,生氣不是壞,是很正常」我講完旁邊的小班開始附和「對啊我爸爸也會生氣,我也會生氣」
佑佑臉不帶笑容,繼續一邊吃飯,然後看著我說:「我今天是很生氣很生氣的那種,是爆炸的喔」佑佑說到爆炸時手還邊揮啊揮
我:「喔,真的啊是有影響到別人的那種生氣嗎」
佑佑低下頭繼續邊吃飯邊說:「對」
我:「那是因爲什麼生氣呢?」
佑佑又看了我一下說:「我要想一下」
「好哇,你可以想一下,我等你」我說完後,就先跟旁邊的小班聊天,小班聊得天都很可愛,就是各種家庭爆料

小班爆料了一陣子,佑佑突然說:「因為我想跟oo老師(實習生組)一隊」
我:「喔~跟我猜的一樣耶,來文伶老師給你抱一下好嗎」佑佑露出了超可愛的笑容馬上過來給我抱著

我抱著佑佑說:「妳是很想跟oo老師一隊,還是想跟大班好朋友一隊」
我心裡猜測佑佑可能有感覺到自己是唯一烙單大班朋友的人
佑遲疑了一下說:「我不知道」
我問:「還是都很想」,
佑佑:「應該是」,佑佑回答後臉沉了下來。
「你是不是覺得為什麼大班朋友都在oo老師那隊,只有你不一樣,我跟你說,你誤會了啦,樓下oo老師玩的是簡單的遊戲只要跳跳跳,佑佑平常好會跑步,又很會投藍,投籃又投得很準,運動好厲害,我當然是讓你在比較有挑戰的隊啊,柏瑄老師帶的遊戲是比較有挑戰的遊戲喔!啊結果你都沒去玩喔!」

我說著說著,佑佑就笑了,佑佑指著自己手臂說:「我這裡原本有一個洞,很大,現在變小了,然後不見了欸」

我:「那是什麼洞啊?」,佑佑:「生氣洞」,我:「是生氣洞還是難過洞」
佑佑靦腆的笑著說:「我不知道」
我和搭班常常都好擔心,未來的佑佑
我知道,他未來真的會很困難,
佑佑本身生理的條件弱勢,行為問題多,家庭又沒有支持,
在一個講求大家要“一樣的步調”的國小生態,只會難上加難
感覺可以想像得到未來在國小的生活裡佑佑的生活畫面
他可能真的會被當成一位壞孩子
但在這樣的事件裡,很明顯的,
臉上寫著我是壞孩子的寶貝,他們也都有一顆敏銳的心
他們敏銳的覺察到,他們落後了
他們除了敏銳的覺察到他們落後了,
心裡也產生了難過、生氣,甚至是無能為力
更多時候表現出一副無所謂的樣子,讓大人氣得牙牙癢
「沒關係啊反正我也不想…」佑佑再被老師提醒的時候最常說的話
但其實是他們身上破了一個大大的洞,需要大人協助補洞


到了國小,佑佑得面對更多跟不上大團體,被視為落後或是問題學生的場面
不經想著未來哪位國小老師,能好好對待這位寶貝
想跟未來接我手上這位佑佑寶貝的國小老師說
雖然他的反抗行為很多,也沒那麼聰明,可能很多時候也挺令人生氣的
但在注意每天給他的身體接觸,像是抱抱、鼓勵、聊天時
這位小惡魔其實貼心的跟什麼一樣


有段時間,我中午拖地的水都是他倒好搬出來的呢,
很多時候我才剛吃飽飯,拖的水已經就定位了
他會突然地跑來我旁邊問我:「你要不要我幫你擦桌子」,「我可以幫你準備早餐」、「我幫你刷水槽」、「我幫你蒸便當」、「我已經把你的書整理好了喔」
心情好的時候,洗好湯匙慢慢地走路看著我說:「我這樣走路,很棒對不對」
他會突然跑過來找老師討抱抱
他不好帶,但給他很多很多的愛
他會好貼心、好可愛
「你覺得文伶老師愛你嗎?」某天我抱著佑佑聊天時問他。
「愛啊」佑佑一副很理所當然的樣子,「你怎麼知道文伶老師愛你的呢?」
佑佑沒有一般孩子的邏輯好,認知學習也沒有很好,也沒有一般孩子的反應快
但佑佑露出最可愛又靦腆的笑容說:「我從小班就知道你愛我了,因為你都會幫助我」

聽到佑佑這麼說瞬間有點全身發麻,我抱著他說:「我知道你常常擔心別人是不是不喜歡你,是不是覺得你做的不好,是不是會生氣你,甚至是不是不愛你,但文伶老師想跟你說,不管你怎麼樣有時候忘了規則,文伶老師都還是好愛你,就像你的爸爸媽媽愛你一樣」

佑佑突然低聲地說:「我愛媽媽,也愛爸爸」
才剛說完,滿上又搖搖頭說「不是,應該是爸爸對我生氣,但我還是愛爸爸」
孩子的愛,那麼的全然,不管我們對他們如何
他們還是付出全部的愛
那麼,當他們需要愛的時候,我們可不可以也能全然地給他
不管他表現得好、表現得不好,反應快、反應慢、挑性、乖巧。



#孩子臉上寫著我就是壞 #翻過來背面其實是寫著 #我需要愛
#每位大人眼中的壞孩子 #都只是需要大人的肯定跟協助找到價值
#可惜只能陪伴佑佑三年
#心裡很清楚佑佑到了國小若是遇到很傳統的老師 #絕對會一落千丈甚至直接倒退嚕
#每年這時候最會讓我難過擔心的就是知道他未來在國小可能會很困難的孩子

 

圖片提供:吳文伶
數位編輯:黃晨宇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

回到
本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