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未來的孩子,千萬不要在自己的想像裡。楊傳蓮:有共同的語言,拉近彼此的距離才能教學相長

我認為要了解下一代在想些什麼,要先可以跟他們有共同的語言。只要他的搜尋能力比你強,有時間耗在網路上,這個那個都能比你知道得多,那麼你如何跟他並肩?知己知彼,才能百戰百勝...

(上方圖片/邀請辦學卓越的企業創辦人擔任師培教育學程業師。圖片來源:楊傳蓮 《不回頭的勇氣》/ 商周出版)


在師培中心教學相長

在個人專業成長方面,教育工作期間,各式各樣的學生或家長皆有可能會遇到,因此,這個過程也會試煉老師帶班的教育經驗跟能力。

教育是多樣的,各種類型教育都需要。教育者面對的也不可能永遠都是小天使,不可能都是很好溝通的家長,因為教育本來就多元。

在師培中心授課時一直對師資生說:「初任教師愈早遇到難搞的學生或家長,願意提問的勇氣愈多,因為旁邊支援的力量會陪著你。當然,即使教書二十年的我也不敢說自己經驗豐富,都有把握。」


未來老師的培育圖像

能念到師範體系的孩子,基本上齊一性比較強,在學校的學業成就跟表現,至少都有一定的程度。我曾在上課時問師培生:「當你們進入教育界職場的時候,社會更趨多元,差異性更大。但作為教師,你沒辦法特別選擇服務哪些群體的孩子,你們的生活背景跟經歷已經這麼的齊一跟單純,那麼未來面對現場這些情況時,你們要如何去因應?」聽完問題後,學生們愣住了,看起來一臉迷惘。

每學期開學的第一次上課,我都會向學生說明現場情況和做為教育工作者的現實。成為教師的養成過程是辛苦的,這張教師證不應是職涯的備案。在我的課堂中絕對不會只呈現教育的美好面,畫出一個美好大同世界的大餅。倘若未來的教育人員進入真實現場,卻沒辦法應對和具備該有的準備度,那就是師培體系要思考的問題了。因此,在課堂上我總是會把現實拉回到教室裡,直接告訴他們,萬一他們出現了情緒管理問題,假如他們跟有問題的孩子對上,會有什麼結果?

將來可能面對怎樣的孩子,千萬不要都在自己的想像裡面,千萬要正視將來教導的對象思考模式是什麼樣,記得要將心比心。只是,不曉得他們有沒有聽進去?有沒有聽懂?

我告訴他們:「楊老師上課,比較不會講那些學術理論,而是設定教這門課最重要的目標,就是要讓你學到真正進入職場後可以運用的內容。」


網紅影響與網路世代

兒子的手機或電腦經常看的都是我所不知道的網紅,有的養貓、作科學實驗、教作史萊姆的,正經一點的會介紹電影劇情、人物或書,甚至我隨便舉部電影,孩子就跟我說他看過了,問他在哪看的,他回答:「臉書上的Watch有介紹啊!」天啊,這是哪門子看過電影,恐怕連他所謂的閱讀過一本書或文章也都是如此。現在的媒體世界,任何的主題議題幾乎都可以在社交平臺發生和教育。孩子曾問過我臺灣歷史發展,後來告訴我網路都有教,原來他說的是YouTube的網紅分享,對於我不知道這些,孩子一直說媽媽落伍了!

但……究竟有沒有人可以檢視這些網紅說的知識內容到底正確與否?這議題似乎也不一定有人關心?知識性網紅粉絲的多寡是否也反映了市場淘汰優劣機制呢?

有次上課,我問師培生認識幾個網紅,請他們報出名字。不知這群學生是因為害羞,還是怕讓老師認為他們太專注於其他而忽略課業,居然全班列舉不出三個?但這應該不是事實吧!

我認為要了解下一代在想些什麼,要先可以跟他們有共同的語言。只要他的搜尋能力比你強,有時間耗在網路上,這個那個都能比你知道得多,那麼你如何跟他並肩?知己知彼,才能百戰百勝,用他們可以理解的方法去拉近彼此的距離,再開始對症下藥應該更容易解決問題。有人說,現在做教育工作非常難,因為老師得十八般武藝樣樣通,而不是只把書念好就成。好比我經常跟這些師培生說,去臺灣的夜市好好逛一逛,看人家賣些什麼,哪些好吃?學生就算沒有親自去夜市,也可以想辦法從其他資訊來源得知,只是這些資訊是否正確還有待商榷。現在知識的傳播獲得不一定完全來自教科書,老師也可以用各種多元方式來傳遞想要擴散的訊息。


教育角色的各種轉換
我邀請中央團的李老師來課堂分享,她開頭對學生介紹時的一句話讓我笑了出來,她說:「我認識你們傳蓮老師,但有點複雜,很難一次講完,因為這十年當中,楊老師的身分角色轉換太多了。」接下來她又說:「在中央的時候,她是我的面試委員,接下來到了縣市政府,她還是我的長官,一直到她當了政務官。現在則是大學老師,還出來創辦學校,這十年雖然不同階段有不同身分,但永遠都是在做教育工作和本分的事。」李老師幫我這十年的身分轉換做了註解。

師範體制老師的形象應該是什麼樣子?早期,開放師資多元的政策下,讓具有各種社會經驗或真正想要當老師的人,有機會返回教育體制修習學分學程。我真的看到很多現場很具有教育熱情的夥伴,是知曉自己位置的態度來當老師。


進入教育職場前的準備

每次上課我都會調查學生是離開家鄉來臺北念書的比例,也提醒他們要感謝自己的父母,願意放手讓自己離鄉背景赴外學習,因為他們有機會看見不一樣的在地文化,看見不一樣的城市差異,也提早學習獨立與情緒處理。

教育是另一個場域的「服務業」,與人溝通交流頻繁,因而有技巧的溝通很重要。我們都知道服務業就是勞動跟情緒的付出,實際上老師在面對不同的學生時可能就有各種情緒,所以情緒管控對老師來說也是重要課題。然而這項能力從課堂是學習不來的,或許可以嘗試工讀,多體驗職業應變與應對進退,也能提早對自己工作職能有體悟和準備。

最後,歐美教育認為「玩」是一件重要的事,玩可以玩出問題解決力,如何盡力去玩也是很重要的事,不要玩到上不上下不下,想要玩得開心也要有技巧。像是為了要開心玩得無慮,要做哪些安排?或要如何取捨玩的項目?我認為當老師的人自己也要會玩,自己都不懂得玩了,要如何讓學生用玩來增能呢?
 

愛。分享

只有親自體會才能了解,很多事不是教學就能教會的。



圖/2017年臺灣師範大學正式成立師資培育學院。圖片來源:楊傳蓮 《不回頭的勇氣》/ 商周出版

圖/2021年2月,校長、教授們召開第一次的民間師培學會會議。圖片來源:楊傳蓮 《不回頭的勇氣》/ 商周出版

 


摘自 楊傳蓮 《不回頭的勇氣:從小學老師到創辦學校,不怕走彎路的教育人生》/ 商周出版

 

圖片:photoAC
數位編輯:艾瑞卡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