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的藉口,你不必都買單!孩子犯錯了,請忍住自己的不捨、收起那無止盡包容的母愛

我們總希望自己是最懂孩子的那個人,但卻也在孩子踰矩之際,忽略了他的超線,在理解和藉口之間是多麼挑戰母愛的理智,但對孩子而言卻又是如此重要的一條界線啊!

這次是真的有點生氣了,在陪著牧村親子們上足球課時,有一位三歲的小女生,排隊時一時手滑,球不小心削過蹲在地上高她一個頭的五歲小男生,小男生大聲的說著:「妳要和我說對不起,妳的球打到我的頭,妳要和我說對不起!」

原本就有些靦腆的小女生,一時愣住沒有反應,媽媽趕緊把她拉到一旁勸說著,沒多就小女生就和媽媽走了過來,有點小聲的說:「對不起,我的球碰到你的頭」,
小哥哥理直氣壯的說著:「妳太小聲了,我聽不清楚,請妳再說一次!」
小女孩又怯生生但是有稍微提高音量,隔著口罩又再說了一次:「對不起,我的球碰到了你的頭」,
小哥哥竟然又說了一次:「太小聲了,我聽不到,妳要再大聲一點!」然後我就忍不住介入了。

我告訴小哥哥:「小傑,我覺得你這樣太誇張了! 我在旁邊都有聽到妹妹和你道歉,而且妹妹原本就比較害羞,她已經鼓起勇氣和你道歉了,你怎麼可以一而再再而三的為難她,你這樣的態度,我沒辦法接受,真的太超過了!」

也許是感受到我的怒氣,小傑開始有點緊張,知道我不會允許他這樣不合理的要求,所以他有些急促地回答我:「可能是…可能是我耳屎比較多,所以聽不到嘛!」這下我可就更火了,直接拒絕了他的理由,告訴他:「這個理由我更沒辦法接受! 請你不要得理不饒人,然後現在還在找理由塘塞我!」小傑有點慌張,用手擦著眼角幾滴眼淚,不敢再接話。

我把媽媽拉到旁邊,告訴媽媽:「媽媽,有時候你們的討論不需要在他身邊進行,小傑是個相當聰穎的孩子,他會抓著你們的話來當藉口」,媽媽解釋著一年多前的確小傑有因為聽不清楚去看過醫師,發現是耳屎太多的問題,也許因為這樣,才會如此回答我,我搖搖頭告訴媽媽:「但是無論如何,這也不該是他掛在嘴邊的理由,而當這樣的情況發生時,請不要心軟,直接回絕他,告訴他你不買單他這樣的藉口,不要因為妳的心軟讓他得逞而有台階下,不然隨著年齡增長,他只會變本加厲的說出更多藉口,到時候要處理可就更複雜了!」媽媽默默地點點頭。

我當然知道孩子的情緒需要被同理,孩子的需要該被看見,這些都是在和父母上課或演講時,一而再再而三提醒家長們的問題,但現場卻也看到太多做過頭的爸媽。

孩子好不容易大小便訓練成功,開心的帶著去逛大賣場,結果不小心失誤,媽媽沒料到會有這樣的狀況,所以沒有帶備用的衣物,有些緊張自言自語說著:「糟糕,怎麼會這樣,怎麼辦呢?」,回家後安撫孩子,希望已經三歲半的孩子繼續努力戒尿布,孩子卻不再買單,理由是:「媽媽我有聽到妳在賣場說『怎麼辦呢?』,所以不是沒關係,是有關係的,所以我不想再試了」,媽媽聽到後不敢再堅持下去,後悔自責不已,覺得是自己說錯話,才讓孩子不願意再脫尿布。

母性無止盡的包容、犧牲,成就的真的是孩子的自尊,還是孩子的無理呢?

下課後我和足球教練討論起這場紛爭,已經熟識多年,陪著我的孩子長大的教練,聽完笑著回我:「跟妳以前一樣容易心軟耶!」我愣了一下,好多陪伴我們家兩兄弟長大的回憶瞬間被帶了出來。

教練當然是有資格說我的,因為當年的我也曾深信最懂孩子的就是我,最體諒他們、看懂他們內心世界的也是我,而常常不敢對兒子說重話,總忍不住幫他們找出合理的解釋,而這樣的自以為是,最後其實更傷害了彼此,甚至是周圍的家人、同學。

但無法否認,那條界線真的很難拿捏。

記得兒子小學高年級時,有一陣子因為遇到學校霸凌的事件,變得極度暴怒而且依賴我,早就可以獨立睡覺的他,忽然要我和他小時候一樣陪他到他入眠才能離開。

有一天晚上我陪妹妹上舞蹈課,因為快要舉行舞展,所以老師多留了二十分鐘練習,回家後一直在等我的哥哥瘋狂地爆走,說要打電話去教室罵老師,然後把妹妹放在玄關的書包、外套等全部丟到地上,妹妹嚇壞了,邊哭邊撿拾她在地上的東西,哥哥還揚言要繼續到妹妹房間把她的東西都丟到地上,我趕緊叫妹妹先去洗澡離開現場,我再想辦法一步步地安撫哥哥的情緒,加上先生剛好出差好幾天不在家,手心手背都是肉,那樣的壓力,讓當時的我真的好想大哭一場。

後來帶著哥哥去找心理諮商師,好一陣子的諮商會談後,哥哥才慢慢恢復原本的樣子,記得有一次睡前,哥哥告訴我他好開心,我也好開心的想著終於學校有好事發生了嗎? 結果哥哥說:「我好開心,因為有妳陪我」,我只能用力的抱緊哥哥,讓他知道永遠都會有媽媽守護著你,當你的後盾。

這些已經好幾年前的故事,如今回想起來卻像是才發生過一樣,而那天足球場上的怒氣,是否也是因為勾起了我當年的回憶呢?

因此當小傑的媽媽事後告訴我,當天晚上小傑睡前小聲地告訴爸爸:「其實我有聽到妹妹說對不起」,說完之後就蒙著頭睡覺,我只有回媽媽:「了解,我懂的」。

我們總希望自己是最懂孩子的那個人,但卻也在孩子踰矩之際,忽略了他的超線,在理解和藉口之間是多麼挑戰母愛的理智,但對孩子而言卻又是如此重要的一條界線啊!

我隱約記得那天晚上面對爆走的哥哥,我含著淚努力的告訴他:「你可以生氣老師害我們那麼晚回家,我很抱歉讓你等那麼久,但是你不能破壞妹妹的東西,你不能傷害任何人。」

媽媽拉出的那條線,對孩子而言是最堅固的底線,忍住自己的不捨、收起那無止盡包容的母愛,才有可能讓孩子停止不理性的言語和行為。

媽媽可以是你最有力的後盾,但也是那道最堅固的牆,擋著你不走上偏差的路,因為那是身為你母親的我們最重要的責任啊!
 

Photo By:photo-ac
數位編輯:黃晨宇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

回到
本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