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長壽:跳脫用單一目標期許孩子,培養死讀書的考試機器只會讓他們提早對人生失望,孩子的天賦需要你的傾聽

每個孩子都有不同的天賦,也有後天養成的個性與習慣。面對未來的競爭,家長不能再用「照後鏡」看孩子的未來,必須努力跳脫自己的經驗值,盡可能扮演一盞「探照燈」,照亮孩子迷茫的前途。

從傾聽開始,了解每個孩子的獨特性 

看到近來許多精英大學的學生,陸陸續續傳來自殘的消息,實在讓人非常心痛。過去幾年,我們積極推動「傾聽者計畫」,目的便在於防治青少年的憂鬱症。 

一般來說,輔導學生有三個不同層次,第一個是家長、導師的層次;第二是學校輔導室老師的協助;第三是求助於醫院的專業醫師。

孩子若遭遇到身心狀況時,第一線的家長、老師往往訓練不足,只能寄望學校的輔導老師。但是,實際上,中學和大學輔導人力皆嚴重不足。台大雖然已經有好幾十個輔導員,但是輔導時間一公布出來,幾乎都是「秒殺」,目前恐怕補充再多的輔導員仍然緩不濟急,而且需要幫助的學生,好不容易排到時段,通常也只有五十分鐘,仍然無法排遣內心厚重的鬱結,最後仍要尋求專業醫生的協助。然而,往往在這漫長的煎熬過程中,可能發生無法挽救的憾事。 

當然孩子罹患憂鬱症的原因很多,包括壓力挫折、同儕因素、感情問題⋯⋯,而輔導室老師要照顧的學生太多,很難一對一深入關懷,問題不只是增加輔導室的人力,我們必須把防線往前推到第一線,也就是每天跟孩子接觸的家長、導師或同儕。曾有大學教授建議,將導師經費挪給心輔中心,但能拉住站上死亡線者,通常不是心輔人員,而是身邊朝夕相處的同學及信任的師長。 

愈是把輔導工作變成冗長複雜的專業訓練過程,學習門檻就變成更困難,也無法達到普及的效果,因此,我們認為應該讓師生都成為有能力接住危險心靈的安全網,

學習如何第一時間「覺察」,不強做建議或評斷的「傾聽」、真誠耐心的「分擔」

著手補強全民的心理衛生知識,讓每個人都可能成為即時的「心靈捕手」,堅定不移的傳達出「我在你身旁」的訊息,才是最重要的良方。 

 

職涯規劃在教育中被忽略 

輔導室嚴格來說具有三項功能:心理輔導、問題探討及職涯規劃,但是沒有做得很到位,尤其是「職涯規劃」。老師本身對於外面的職場有多少工作、需要哪些人才,了解可能有限,更欠缺這類磨合能力。於是衍生了下一個問題:家長用單一的目標期許孩子,孩子也用單一的目標設定(或限定)自己的未來。長此以往,學校只是在重複培養一些死讀書的考試機器,這種「望向一個方向、大家齊步走」的壓力,成為孩子抑鬱無歡,提早對人生失望的原因,而在精英學校又特別嚴重,台北明星高中一位導師在接連兩個孩子自殺之後,感嘆的說:「我現在嚇壞了,根本不敢再做導師。」 

然而,在升學考試的重壓之下,又該如何讓孩子及早針對自己的個性、特質找到最適合的發展空間?這些其實都大大超越了一般家長和老師的能力範圍,再加上現今日新月異的科技發展,如何讓孩子發揮自己的潛能、找到生命的意義、建構使命感,更是每一位教育工作者與父母都要積極學習的大功課。 

唯一可以著手的方法是:家長必須先觀察孩子的屬性,有些是動手型的,有些是動腦型的,有些是兩者兼備,有些則善於與人溝通,有些喜歡孤獨、傾向內省型人格。

每個孩子都有不同的天賦,也有後天養成的個性與習慣。面對未來的競爭,家長不能再用「照後鏡」看孩子的未來,必須努力跳脫自己的經驗值,盡可能扮演一盞「探照燈」,照亮孩子迷茫的前途。 

而老師們必須對「人類未來工作型態」有更寬闊的理解,能協助不同個性的孩子走向適合發展的職涯路徑,並以建議取代說服,幫助孩子發展興趣以外,也懂得「厚植實力」的重要性。

這些都不是一蹴可幾,而要經過幾次周折,才能讓孩子長出自信與自尊,飛向屬於自己的天空,展翅翱翔。 

 

摘自 嚴長壽《我所嚮往的生活文明》/ 天下文化

 

Photo by Ketut Subiyanto from Pexels

數位編輯:吳佩珊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