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蘭》不必拚命加班賺錢給孩子買玩具,只要帶他去大自然中,便可以訓練他的想像力與創造力

對孩子來說,玩具的聲光絢麗只是暫時性感官的滿足,樸實無華的泥巴和小石頭才是千變萬化的材料,隨時因想像力而賦予它新生命。
  • 文/ 洪蘭
  • 2021-02-10 (更新:2021-04-04)
  • 瀏覽數10,775

同齡玩伴是孩子最好的玩具

上個世紀被公認最有創意的拉森(Gary Larson)在他的傳記中寫說,他能有今天,是因為他的父親告訴他:「世界上最好玩的玩具就在你的腦海中,不必外求。」因此,雖然家中很窮,買不起任何玩具,拉森卻靠腦海中的想像力,用樹枝、泥巴、小石頭這些隨手可得的自然物,度過了愉快的童年,並且成就了他這個創意大師。他畫的漫畫《遠方》(The Far Side)到現在仍然暢銷,洛陽紙貴。

拉森的成長過程曾引起一些幼教心理學家去探討為什麼昂貴、會說話的機器人,以及碰到牆壁會轉彎的汽車,反而不及小石頭和泥巴玩得更開心?

原來,人有想像力,而想像力的本質是變化無窮的多樣性:一塊黏土在孩子手中可以捏出任何他想像的東西來,但是塑膠的機器人就是那個樣子,按下開關就只會講腹內錄音機錄好的固定那幾句話,沒有變異性,孩子一下子就厭倦了。

所以說,同年齡的玩伴是全天下最好的玩具,兩個孩子赤手空拳,沒玩具沒關係,一個當媽媽,一個當爸爸,一個洋娃娃當孩子,馬上就可以玩扮家家酒。泥捏的人最環保,乾了以後擊碎,復歸塵土。現在美國有一批父母開始不再給孩子買會汙染環境的塑膠玩具,而是帶著孩子在野外大自然中遊戲,孩子透過動手實做,培養了創造力,也了解了生活的環境。

我在美國留學時,曾跟隨指導教授一家人去露營。我成長於大都會,可以說是蔥蒜不分,對露營一竅不通,連生個火都不會。而教授的兩個孩子把樹林中隨手可得的任何東西發揮得淋漓盡致。他們帶了一捆麻繩,就在兩棵樹中間編起一張吊床,麻繩掛在樹上,再綁上一個輪胎,就是秋千。他們兄弟沒有塑膠玩具,所有玩具都是就地取材,自己動手製作,我那三天學到的野外求生技術,勝過我在課堂中學習的二十年。

大腦喜歡新奇的東西,不喜歡一成不變。換句話說,人的大腦是喜新厭舊的。因為人在演化的過程中深知,舊的、不變的,是安全的;新的、巨變的,是影響生存的。所以大腦把它的資源重心放在會變的刺激上,以確保基因能流傳下去。

其實,我們的眼睛是一直在跳動的,只是我們自己沒感覺(這要用儀器才會察覺),一個影像落在視網膜上,如果眼球沒有跳動,使它一直不停的改變位置,我們很快就視而不見了。這叫跳視(saccade)。因此,兩個孩子一起玩,沒有劇本,沒有道具,這就是即興式的演出,最符合大腦在演化過程中的經歷。

研究發現,人的大腦在學習新事物時,腦幹的神經核叫藍斑核,會分泌正腎上腺素,使我們瞳孔放大,更能吸收相關訊息,激發注意力和警戒力,增強自我覺識,使學習和記憶更有效(學生躺在核磁共振中做數學題目時,他們腦幹中的藍斑核會大量活化起來)。

學新東西對大腦來說是個挑戰,使我們的觀察力和決策判斷過程更加敏銳。這個喜新厭舊的特性使得很多孩子在堆積如山的玩具堆中哭鬧著沒有東西可玩:一個東西一旦變成舊玩具,哪怕外表一切都還很新,就是引發不了孩子去玩它的興趣,便棄之如敝屣了。所以對孩子來說,玩具的聲光絢麗只是暫時性感官的滿足,樸實無華的泥巴和小石頭才是千變萬化的材料,隨時因想像力而賦予它新生命。

父母了解到這一點後,就不必拚命加班賺錢給孩子買玩具,只要帶他去大自然中,便有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泥巴和石頭可以訓練他的想像力與創造力。我曾在颱風過後,看到一個孩子躺在公園的椅子上看雲,那臉上的微笑,勝過昂貴的火車過山洞的嘟嘟車呢!

 

摘自  洪蘭《該怎麼成就你的人生》/天下文化

Photo:天下文化

數位編輯:陳妍羽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

回到
本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