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大輕生事件的教養反思>孩子即使看精神科也不敢告訴父母?讓孩子懂得愛自己、知道自己的不足,並適當求助

一週5天內,台大校園內接連發生3起學生輕生的事件,在學校會選擇自殺的孩子,他們的情緒大多是比較壓抑或逃避的,不太會把自己的痛苦告訴他人,也不太會求助。孩子除了挫折容受力的培養之外,也會需要懂得喜愛自己,願意知道自己的不足,並適當求助。

一週5天內,台大校園內接連發生3起學生輕生的事件,令很多人感到震驚與惋惜,同時也不禁要問:「我們的教育,到底發生了什麼問題?」

「不快樂或遇到挫折的孩子很多,但要絕望到覺得唯有『死』才能解決困境,那得要多深沉的無力感,」任職於成功大學的臨床心理師廖聆岑表示,大學生自我傷害的問題牽涉不同面向,很多會選擇結束生命的孩子,其實問題都由來已久且複雜,絕對不會只是單一因素造成的。

廖聆岑觀察,在學校會選擇自殺的孩子,他們的情緒大多是比較壓抑或逃避的,不太會把自己的痛苦告訴他人,也不太會求助。她說,這類孩子在過去生命經驗當中學到的經常是:「情緒是不能表達的」、「表達了也沒用,別人無法理解」、「把自己的狀況說出來,只會帶給別人困擾,甚至狀況會變得更糟(被責備、被譏諷、被無視)」……。這些牢固的信念,多半是過去在家庭中互動得來的經驗。

 

每個孩子都渴望「能被所愛的人理解與支持」

廖聆岑談到,很多爸媽會抱怨孩子上大學後不願意主動說自己發生什麼事,但其實孩子常常很矛盾、掙扎,要不要讓父母知道自己的狀況不好。「他們一方面希望得到父母的理解與支持,但另一方面又覺得說出來後反而會被指責(是你自己抗壓性不足、你時間管理不好、你怎麼把自己搞成這樣……),所以,有的孩子即使已經在看精神科了也不敢說。」

大一點的孩子其實都知道自己的問題,不見得需要父母來告訴他,但父母的理解與支持很重要。廖聆岑強調,當孩子試著說出自己的困難時,父母不需要有太多的批判與建議,只要聆聽與理解,並問問他們需要什麼幫助,孩子會更願意分享,「在孩子有需要時,我們才能接住他」。

廖聆岑提醒,父母想對孩子表達關懷,也不要只是問課業、問成績,孩子會覺得「你只在意我的成績而已」,只要簡單關心「最近過得如何」就夠了。「如果孩子願意伸出手去尋求協助,或許有機會感受到新的經驗,並打破舊的信念;但若沒有求助,就很容易被困在裡面。」

 

親子教養3件事

台灣師範大學教育心理與輔導學系教授兼副學務長田秀蘭也指出,從小一路平步青雲的孩子,對自己要求高,也比較不懂得求助。其實,孩子除了挫折容受力的培養之外,也會需要懂得喜愛自己,願意知道自己的不足,並適當求助。她建議在親子教養上盡力做到下列3件事:

1. 挫折容忍力的培養、延宕欲望的滿足、對未來懷抱希望

教導孩子培養挫折容忍力,是在家庭中可以從小就開始做的。例如,孩子想獲得某樣物品,家長不見得每次都要立即滿足孩子的欲求。孩子無法獲得想得到的物品,也是嘗試延宕自己的慾望。若親子之間能夠互相討論,何時、如何獲得想要的物品或滿足自己的慾望,就能夠學習正向態度,對未來懷抱希望。

2. 教導孩子培養適當的求援性

能力強的孩子,對自己有所要求,通常在校也表現良好,總覺得自己就能解決問題,因而養成靠自己而不會求救的習慣。但一個人不可能一輩子順遂,遇到困難時一定要以「愛」來對待自己,讓自己願意求助。包括同學、師長或是專業上的協助,都是給自己磨練韌力的機會。

3. 培養對情緒的敏感度,適當覺察自我並同理他人需求

在平日互動,練習從言語與行為中觀察自己及他人的心情,能覺察、敏感於自己及他人的情緒,適當同理並表達出來。同理之後的善意表達,更能促進融洽關係。未來也將更能喜愛自己,並對周圍同儕表達關心。

田秀蘭談到,很多從小功課拿第一名的孩子,進入大家都擠破頭的明星高中後,成績排名可能落到中後段,就是一個挫折的開始。她自己念高中時就曾因為沒考到前3名,而在上課時間獨自躲到校園的某個角落,後來老師帶著全班同學找到她,讓她感受到被關心,也不再鑽牛角尖。

「面對挫敗時,更需要學會接納自己、喜歡自己,也要明白自己會有需要幫忙的地方,並能夠勇敢地提出求助,」田秀蘭說,孩子要慢慢接受自己不是那麼完美,同時學會「共好」(樂於看到大家都很好,不一定自己要最好),以及能夠自我肯定(不是靠別人肯定自己),才是真正的「好」。事實上,每個人都有各自的優勢及獨特性。

不容諱言的是,有時父母其實是孩子不快樂或壓力的來源。很多爸媽因為關心、擔憂孩子將來的生活,不管孩子的興趣偏好,仍希望他們盡量往商業、工程或醫學等生涯方向發展,就是一個典型的例子。

田秀蘭認為,孩子面對這樣的挫折,可以學習如何表達自己的想法、與爸媽做有效的溝通或找其他人幫忙協助﹔做爸媽的則要能看到孩子的「情緒」與「行為」,能夠同理並將孩子的情緒表達出來,就能夠及時「接住」孩子,孩子的行為本身不一定要照父母的意願走。

「我喜歡我的孩子做自己喜歡的事,至於卓越,那是做自己喜歡的事情自然產生的副產品,」國民媽媽郭葉珍在臉書上的分享,或許值得作為借鏡。她只要求孩子能夠養活自己、不傷害他人、為自己的人生負責任,但他們現在的成就遠遠超過這個低標準。

郭葉珍坦言,以追求卓越、贏過別人為目標,早晚會因為爬不動而放棄自己,但做自己喜歡的事情,則能享受一刻一刻的滿足,在這開心的世界流連忘返。

 

父母如何幫助受苦的孩子

在台北教育大學服務的諮商心理師景瓊茹談到,每個人其實擁有「趨吉避凶」的內在趨力,大多數到諮商中心尋求協助的孩子,在很早期便能從生理或心理層面知道自己處於困境之中。這樣的心靈困境使得他們在情感表達、認知思考和行為上舉步維艱,甚至動彈不得。

景瓊茹回想並分享一位大三學生小莉的故事。小莉在期中考前到諮商中心求助,主要敘說著從開學6週以來經常感到沒有動力到校上課,每天早晨醒來,光想著要走進校門便開始緊張、焦慮,想像進入教室後見到同學們和老師時就感到莫名的害怕,導致一再拖延出家門的時間,甚至在街上遊蕩、在速食店或咖啡店裡呆坐,漫無目的地滑手機,再回神時才發現又不知不覺的錯過了上課……。

「眼前坐在治療椅上的小莉,一邊搓揉著衛生紙、不斷擦拭眼淚,一邊控訴自己的不應該,話語中充滿自我懷疑、自責,以及內心恐懼不知道如何回覆同學傳來『妳在哪裡?老師點名了』的訊息,想著上學期已不及格被當了1/2,這學期怎麼還是這樣……,一方面希望這些痛苦可以連帶消失,一方面希望這一切能夠重新來過,這些糾結在內心裡不停掙扎。」

景瓊茹聽著小莉娓娓傾訴的痛苦,同時也察覺到她渴望「幫助自己」的動機被啟動了,而一切就從陪伴開始

如何讓孩子懂得愛自己?景瓊茹說,正值於尋求自我認同、親密感與獨立階段的大學生,渴望藉由心理治療中的晤談建立一份信任的依附關係,幫助他們思考自己的不足和困頓,承接他們挫折失落的矛盾情緒,尋找內在和外在可運用的資源,重建現實世界以及修復幼年的依附關係,透過心智逐漸成熟的成長歷程,自我培養出重新再養育自己的能力。

「同樣地,父母不妨思考如何成為支持孩子的助手,以真誠和尊重的態度來傾聽陪伴,讓他感受到自己值得被愛、進而愛自己,為自己伸出求助的手,鼓勵孩子就近接觸學校輔導系統、心理諮商、精神科醫療、社區機構等相關資源搭建出的安全網,得以鉤住受苦的雙手、承接住他受苦的心靈,一起度過成長的關卡。」

 

圖片來源 :Unsplash

數位編輯:王惠英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