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州媽媽:「教養魔人」太多了,他們覺得比你會教小孩,或認定你沒在教小孩!

突然紅了之後粉專湧入的人潮,讓我感受到在台灣的父母壓力好大,因為我天天都收到教我怎麼教小孩的訊息。 我發現有「教養優越感」與一律「父母有罪推定論」的人多到不可思議,一個是覺得他們比你會教小孩,另一個是認定你一定是沒在教小孩。

生活對我下重手了

「到底為什麼要生小孩呢?」這是我這幾年在被折磨得不成人形後,不斷捫心自問的事。

我想生小孩大概就是一種,代價無比高昂的人生體驗吧。

懷著老大賊粒時,滿心喜悅的我,還不知道劣化旅程已經開始。從懷孕六週吐到六個月,一天天的伴隨著抽筋、胃食道逆流、恥骨疼痛等等,在少年時沒得志,在少婦時得痔。

生產過程也相當慘烈,縫了我的下體半小時後,醫生宣布是三級撕裂傷,看著裂到大腿的縫線,我邊尿尿邊痛到哭,接著天天哺乳都在流血,我的奶,就是兩顆人血饅頭。女人講起生孩子的過程,大概就跟男人講當兵一樣,受著不同樣的苦但有類似的共鳴。

可能是嬰兒賊粒實在太乖太可愛了,讓我很快忘卻痛苦,被騙生了第二個。嬰兒時期的賊粒,吃得多、睡得多、每天起床笑咪咪、連打針都不哭。我的生活似乎一切照舊,睡眠充足,想散心就推著賊粒出門,仍然保有自我、還能被嫩嬰療癒。

當時的我不只到處催生,還說出了「育兒比我想像中的容易好多」的狂言,後來生活教訓了我,讓我再也猖狂不起來。

賊粒這麼好帶,讓我們決定趁勝追擊第二胎,反正本來就打算要生兩個,想說趁著怎麼養嬰兒都還記憶猶新時,一鼓作氣在三十歲前把生小孩這件事搞定。

懷孕中期察覺賊粒原來是個無敵破壞王時,一切已經來不及。

換了四種圍欄、家裡裝了數量高達五十幾個、共七種兒童鎖,長成小獸的賊粒,對後院的溜滑梯盪鞦韆不屑一顧,喜歡搬磚頭。

米米出生後,我整組壞掉了。

漏尿、脫髮、牙齒掉了兩顆、記憶力急速下降,我對於自己三十歲的身體能折舊成這樣感到無比哀傷。

每天忙小孩忙得團團轉,兩隻幼童加起來一天換十片尿布、餵食、哄睡、陪玩、無止盡的瑣碎家事,賊粒此時已經兩歲,而我的身體,就像用了兩年的手機,再也充不飽電。

無法不被吵醒一覺到天亮、無法吃一餐熱騰騰不被打斷的飯、有靈感時也沒有精力創作、幾乎天天頭痛,帶著強烈的自我被剝奪感,我隨時都想哭,我想哭個三天三夜,但是我沒有時間。

「看到小孩療癒的笑容就忘了疲倦。」

騙你的,講這話的人就是不夠累。

小孩可愛,我也很愛,但不管小孩怎麼笑,我都還是想睡覺。

生活不只磨平了我的稜角,它也斷了我的手腳。

我說我想好好生活,生活說: 「你想得美。」

我說我想擁抱生活,生活說:「價格另計。」

我說借過,生活說:「不讓你過。」


我沒有能力自己帶兩隻隨時失控的小獸出門,所以我一日日的在困獸之鬥,我不怕吃苦,但我很怕我被苦吃了。

老楊工作重、工時長、方方面都壓力大,在灣區生活了六年後,老楊決定帶著我們搬去德州。

而我,三十一歲再度離鄉背井到一個無人認識的地方,適應能力已經不如從前,因此開了一個粉專用書寫當抒發,儘管常常都是我坐在馬桶上、陪小孩睡覺時的零碎時間打出的文章,它仍然是一種出口。

在被剝奪睡眠、剝奪興趣的母職中,我唯一能保有的自我只剩梳理思緒、動一下腦子,儘管它已經不好使。

 

初次見面,請勿指教

突然紅了之後粉專湧入的人潮,讓我感受到在台灣的父母壓力好大,因為我天天都收到教我怎麼教小孩的訊息。

我發現有「教養優越感」與一律「父母有罪推定論」的人多到不可思議,一個是覺得他們比你會教小孩,另一個是認定你一定是沒在教小孩。

不把別人當白痴是不是真的很困難?

這批無界限的好為人師、管別人家事還希望別人認錯、對母職有著極高標準的人們,我統稱他們為——教養糾察隊。

教養糾察隊的出現,讓我產生了第一個使命感,我要盡可能地告訴大家──養小孩不需要接受公評。

不管是小孩還是孕婦,都不是公共管理區。

許多人不過就看到了冰山一角的育兒片段,就丟一個簡單的回應過來:

「你小孩這麼做只是要引起你的注意,你不理他,他就不會做了。」

「你讓小孩自己收拾一遍,他下次就不敢搗亂了。」

「你讓他餓一次,他以後就會好好吃飯了。」

「你這就是打得不夠多。」

我感覺我手上的申論題,被他們強行搶去,寫了個圈圈叉叉在上面。這種認為養小孩就是簡單的解題、言行粗魯還覺得你應該要跟他學教養,簡直是迷惑行為大賞。

父母有沒有努力教小孩,不需要向任何人證明。

嚴以律己,你會變好。

高標待人,你沒資格。

如果為人父母成為一場全民當考官的考試,那誰還敢生小孩?

別人詢問才給建議,是成年人的基本禮儀。讓我們在面對別人複雜的處境時,不要提供簡單的解答,不要把別人當白痴。

建構一個和諧的社會,從不要對別人指手畫腳開始,友善的育兒環境需要大家一起維護,畢竟少子化的社會,誰都沒好處。

 

摘自 Mumu《德州媽媽沒有崩潰:早安!今天又是被迫營業的一天》時報出版


圖片提供:德州媽媽/時報
數位編輯:黃小羽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