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護視障家庭30年,他引領家長放手、讓孩子獨立自主

父母為孩子付出是天性。當孩子進入陌生環境,擔心孩子受傷、受挫,有些父母選擇極盡保護,反而忽略孩子的潛能。愛盲基金會董事長謝邦俊認為,嘗試錯誤正是培養孩子適應力和受挫力的關鍵。懂得放手,讓孩子獨立前行,對父母是一種修練,對視障家庭也是重要的課題。

「一個長年被父母照顧得無微不至的孩子,成年之後承受的挫折和壓力相對高,反而影響其獨立自主的能力。」眼睛看不見的新生命,父母出於補償心理,經常是呵護備至。愛盲基金會董事長謝邦俊認為,當「直升機父母」總是盤旋、插手孩子的各類事務,反而讓視障孩子自我定位「弱勢」,無法自立自強。

 

過度保護孩子,反而讓關愛成了「阻礙」

與其把孩子長期藏在父母的羽翼之下,不如鼓勵他勇敢嘗試,從錯誤經驗中找到適合自己的生存之道,讓孩子成長,內心更強大。2011年謝董事長創辦「黑暗對話社會企業」,舉辦「黑暗對話工作坊Dialogue in the Dark- DiD」,培訓視障者為企業講師,成為帶領企業內部進行應變力與團隊力的專業師資。謝董事長表示,DiD的用意,就是希望打破成見,盲友不再處於「需要被服務」,而是能夠服務別人,而且是一群挑剔又專業的企業人士。讓盲友適應真實的社會,成為強大獨立、有自信的人。

一次培訓,一位視障學員由媽媽帶著來,不管上課、午餐、去洗手間,所有都由媽媽幫忙帶領、備好,孩子只要伸手即可。媽媽的過度保護,謝董事長全看在眼裡,直到第三天他出面勸導,壓制住母親想插手的行動。最後,這位一直處於落後進度的學員勉強過關了,卻始終沒克服自己,參與企業實戰。「父母無法陪伴孩子一輩子,尤其是視障者,更要提早獨立、熟悉環境,才能活出有尊嚴的自己。」


↑ 與其把孩子長期藏在父母的羽翼之下,愛盲基金會董事長謝邦俊建議,不如鼓勵孩子勇敢嘗試、在錯誤中成長,學習獨立,成為內心強大的人。

 

視障家庭孩子的特質:早熟、學習動機強

有別於視障小孩的家庭所遇到的問題,父母是視障者的家庭,夫妻與親子關係又是另一種考驗。視障夫妻面對生養孩子這個議題,內心是極為忐忑的;即便孩子眼睛健康,如何照顧、教育、教養,仍然是關卡重重。「光是幫小嬰兒換尿布,你能想像看不見的情況下,如何順利進行、又能確保小孩安全妥當?真的是非常不容易!」像是親子共讀、為孩子檢查功課,這些都是視障家長較困難做到,所以幼年孩子的「被照顧的需求」,也多少會有些遺憾。

因此,在視障家庭成長的孩子,通常有二個特點。一是「早熟」,孩子無法取得被照顧的滿足,提早體認現實,反而成為懂得照顧父母的小孩。幼稚園年紀就會幫爸爸拿白手杖、幫媽媽拿墨鏡,提早當家。二是「學習動機強」,尤其是經濟弱勢、偏鄉地區,孩子認定必須靠學習知識才能改變環境、改變命運。「無論孩子是不是視障者,都必須早早了解社會的現實和挑戰。」


↑ 愛盲基金會陪伴視障家長面對教育、教養孩子的關卡,提供雙視點字讀本書讓親子明盲能共讀,促進孩子認知與語言發展。

 

透過低視能家庭體驗服務,愛盲讓明眼人親友能感同身受

愛盲基金會長期協助解決視障家庭的生活與教育問題,從個人的獨立自主到心理諮商,順應需求,與時俱進。除了協助視障家庭的需求之外,更希望明眼人親友能夠更加理解視障者的生活困境。為此,愛盲基金會推出「低視能家庭體驗服務」為視障者與陪同的親友設計相似的視覺狀態模擬眼鏡,透過真實的生活體驗,讓親友能貼近視障者的世界,親身感受,更加理解彼此。

小六的可可和媽媽一起參加體驗。平日媽媽總是嚴格要求可可收拾書包、整理書桌,力求一絲不苟。直到媽媽戴上模擬可可視覺狀態的眼鏡後,才發現僅餘一眼視力,並伴有視野缺損的可可,要將這些事情做好有多麼不容易!媽媽激動得落淚,也更願意和可可討論,如何運用方法來解決視力的限制,陪伴孩子正向成長。「透過體驗服務,家人彼此理解,互相成長。親人更懂得同理與放手,視障者則更體認必須獨立,讓家人自由,就是讓自己的人生擁有自由。」


↑ 愛盲基金會推出「低視能家庭體驗服務」,設計相似視障者的視覺狀態模擬眼鏡,讓親友能透過體驗更貼近視障者的世界,親身感受後能更加理解彼此。

 

30年來,愛盲基金會關注視障需求的層面越來越廣,除了個人,更關照到家庭;除了健康,也關注視障家庭的教育教養問題。謝董事長表示,現今「視障」已經不僅僅指視覺全部喪失的全盲者,還包括中重度弱視者與中重度低視能者,尤其是臺灣有趨於年輕化的趨勢,希望大眾能夠重視,也邀請明眼人一起用實際行動守護視障家庭。

 

● 和愛盲一起支持視障家庭,立即捐款:https://donate.tfb.org.tw/web/index/index.jsp

● 至愛盲基金會官網,了解更多訊息:https://www.tfb.org.tw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