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小孩暑假不補習,小小創業家們,從一杯一元的檸檬水開始體驗人生,發掘興趣和能力

能做的工作還有很多,例如美國小朋友夏天固定參加夏令營,年紀稍大的大孩子可以去應徵在夏令營裡陪小小孩做勞作、發點心的小幫手,或是去運動營隊當教練,有相關證照還可以教游泳、教踢足球、教體適能......

作者:Michelle Lin

今年夏天很缺錢

晚上七點整門鈴響起時,我正在替寶寶換睡衣,心裡琢磨著這個時候上門的會是誰呢?

下樓應門,發現是一群鄰居小朋友,約莫都是小學年紀,領頭的是女兒的朋友妮夏。

「您好,請問敲西在家嗎?我們帶了許多她可能會喜歡的美術用具看她要不要買?」妮夏擺出營業用的笑容說。

原來又是這件事!這群可愛的小朋友暑假整天在家閒閒沒事,想出各種打發時間的花招,最新一招是挖出家裡抽屜各種不用的東西,沿街叫賣。很明顯,女兒成了他們鎖定的目標客群。

「敲西在洗澡耶,你們可能得改天再來了。」我說。

「好的。既然她現在沒空,那麼請先收下這個小貼紙,是免費奉送的,我們改天再來。祝您晚安!」眾小孩閃著營業用笑容緩緩撤退。

這些美國小孩還真有兩下子,今天雖沒有達到預定營業額,仍然奉上試用品留住潛在客戶的心,留得今日青山在,靜待明日有柴燒,再加上甜美的未成年笑容,讓我這個二胎之母差點沒捧著現金追上去。

整個夏天我天天坐在二樓的書桌前寫稿,甚少出門,卻也因此成了社區諸葛亮,未出茅蘆即知社區天下事。每天像變態怪叔叔一樣,從二樓窗戶俯視社區裡這些不用上學、也不用補功文數學的悠哉小孩,看他們到底都在忙些什麼。

想當然耳,玩耍和吵架是暑假的主軸,一群小孩每天從左邊這一家,或騎腳踏車、或溜滑板車,跑到右邊那一家,玩上幾個小時,等到這家媽媽開口教訓人了,再腳底抹油溜到下一家去。整個夏天,群孩們就在我眼下吃冰棒、到處「滋事」,開心至極。

為了迎接冰淇淋叭咘車的到來,孩子們必須做好準備,口袋裡必須攢好零用錢,但即便暑假 happy 基金支出龐大,美國媽媽們往往也不會多給,想花錢請自己賺。不然的話,家裡冰箱有的是食物,再怎麼無聊、再怎麼悶,媽媽也沒讓你們餓著。在上夏令營、上才藝課之外,想買樂高?想吃巧克力?請自己加油。這使得汲汲營營賺錢變成稚齡大富翁,也成了夏天裡孩子們的重點忙碌事項。

於是乎,社區裡出現了各種叫賣,除了沿街販售小玩具、小貼紙,也一戶一戶勤奮敲門。總之,吸取其他阿呆小朋友的零用錢,就是他們認真經營的生財之道。
 

小小創業家

而美國小朋友最經典的賺錢方式,便是在家門外賣檸檬水了。

首先,像郭台銘先生一樣,先向媽媽貸款籌取創業基金。檸檬水小攤需要的成本有檸檬、水、糖和塑膠杯子,由金主幫忙,前往超市購買檸檬,回家之後,小朋友在廚房自己搾取檸檬汁,加入適當的水和糖就完成了。搬張家裡的小桌子,想想設攤的地點在哪裡比較好?哪裡的人潮多?人們在什麼地方會想停下來喝飲料?同時也適合孩子們停留。在我們社區,游泳池旁邊的孩童遊戲場或社區大門轉角旁的交通要塞,都是鄰居孩子們時常選擇的好地點。

出了社區,公園裡、運動場邊、登山步道出入口、社區活動中心等處,時常能見到檸檬水小攤子的身影。可愛的小攤子後面往往站著一家子可愛的兄弟姊妹,許多時候他們都是充分有備而來,姊姊理所當然是攤子老闆娘外,還有個小弟弟充當店小二,扛著五顏六色的厚紙板招牌,上用蠟筆寫著「檸檬水一元!」讓路過的大人粉紅色愛心噴發,紛紛掏錢購買。偶爾走運,買檸檬水還會贈送小朋友親手做的巧克力碎片餅乾呢!

不過加上餅乾後,阿姨我常擔心他們賺不賺得到錢,默默在小費箱裡又多塞一點,希望這點小小的錢能為未來的世界多帶來幾位勇敢有為的創業家。

我家女兒這個夏天在玩具型錄上發現一套二十九.九九美元的樂高超市組合,心蕩神馳,久久不能平復,就這樣馬上決定了自己也很缺錢、也想籌錢。我告訴她媽媽很忙,妳自己想辦法。她便決定以做各種家事換取一元收入,我同意了,但她稍後又覺得這樣賺錢很慢,告訴我她頓悟了一個快速賺錢的技巧,我請她說來聽聽。

「妳知道大家的檸檬水都賣一杯一元嗎?我可以和大家不一樣,我可以,賣五元。」她以其極神祕的語氣吐出這個沒人知道的致富祕訣,接著滿足地微笑。「今天晚上我作夢也會笑囉。」幻滅是成長的開始,生意不好是為創業必經的過程,讓我們一起祝福她今年夏天經商之路無比順遂。

總之,暑假是美國小孩打工賺錢的季節,不同年紀有不同工作可做。

女孩子大概從十五歲左右可以開始當保母,時薪大約是十到十五美元。保母的就業市場高度競爭,因為小從國中小女生開始,直至對面閒來無事、年事已高的七十歲老奶奶都可能可以勝任,感覺條件寬鬆起來誰都能做,於是眾青少女們紛紛祭出自身的競爭力。

有些人走技術取向,跑去接受急救訓練、拿了紅十字會認證,表示小朋友若發生意外,上了刀山、下了油鍋,他都能處理;也有人拿出女童軍的身分表明自己不只懂得急救,急救之外還能野外求生、鑽木取火,即使突然停電、沒瓦斯,她都能在後院當場野炊,你家小孩永遠不擔心餓肚子。急救領域之外,有人是全A撐場面,以閃亮亮成績單做為責任心的象徵,看顧小孩之餘還能教授西班牙文、數學、閱讀,保平安又增進成績,顧身體也護靈魂,處處划算。

除了提供具體功能,這個社會就是這樣,有人是技術導向,就有人是行銷導向。沒有特殊技術也沒有成績單,但是有張漂亮的臉蛋、和煦的笑容和雪白的牙齒,應徵履歷上放一張抱著黃金獵犬的照片,意圖使人融化,頓時明白什麼叫做人正真好,看了那些散發親和力的照片,確實讓人想給她一次機會試看看。
 

女孩當保母,男孩做勞動

夏天是美國人修繕房屋、整理後院的季節,高中男生可以幫忙油漆房屋、釘籬笆、鋪草皮、種樹和除草,雖然辛苦些,但薪水也高一點,依照工作難度,時薪從十三到二十元不等。認真工作一個夏天,收入頗豐,能存下不少開學基金。

同樣地,想從事這類勞力工作的高中生、大學男生實在很多,有些聰明的男孩子為了更好的行銷自己,在屋主同意的情況之下,會拍下後院的 before 和 after 照片,把鮮明對比放上網路,證明自己工作認真、手藝精巧;也有人在努力工作結束之後會詢問當天的雇主是否願意在網路上撰文,在他找工作的廣告文下方美言幾句,證明他積極認真的態度不假,希望大家給他更多的工作機會。

能做的工作還有很多,例如美國小朋友夏天固定參加夏令營,年紀稍大的大孩子可以去應徵在夏令營裡陪小小孩做勞作、發點心的小幫手,或是去運動營隊當教練,有相關證照還可以教游泳、教踢足球、教體適能。我們家附近今年夏天就從大學裡回來了一位網球女神,靠著網球單打州冠軍的頭銜一舉進入麻省理工學院就讀,頂著這完美頭銜,在網球家教市場自然如魚得水,鄰近所有想學網球的孩子基本被她一網打盡,想當她的學生還一位難求。

當然,年紀愈大,能選擇的領域就愈廣泛,也愈接近真正的成人就業市場。高中、大學之後,其實就有機會到真正的公司裡當實習生,做一些諸如影印、跑腿、整理檔案之類的非技術性工作。即便僅是這樣,薪水又很少,卻是一窺成人職場的絕佳機會,也能了解自己的能力和喜好,探索可能有興趣的專業領域,增加成功的機會。公司方面則在獲得工讀生的幫忙外,得以盡早攏絡可造之材,雙方皆受益。

這些大大小小的美國孩子們,年紀輕輕即踏入就業市場,可以早早就領略的除了檸檬水很難賣五塊錢、錢很難賺之外,還有工作賺錢到底是怎麼一回事。那和遠古時代的以物易物原則上是同一個道理,你有一項能力為社會上其他人提供服務,並且在廣告得宜的情況下,讓他人前來購買你的服務,這就是職場的樣貌。美國孩子從當保母開始便明白,即使只是當保母的機會,都需要靠自己的雙手去爭取。

生而為人就需要競爭力,我認為及早有這項認知,本身就是競爭力。我自己從小花很多時間在念書和寫功課,導致成年來美之後,找暑期實習工作時的履歷表一片荒蕪,上面除了成績單之外可說不值得一提。現在為人母親了,如果有機會,我很希望我的孩子們早早開始做些小工作,在父母的羽翼之外,和其他美國孩子一樣,趁早體會職場與學習工作,如果能藉此發掘其興趣和能力之所在,那真是再好不過了。


作者簡介 :Michelle Lin 

業於史丹佛大學管理科學碩士、交通大學機械工程系。

從幼兒園到大學都在新竹市度過,是個標準的乖乖牌小鎮姑娘,因此向星星許願,希望長大之後能夠多方遊歷、威震四方。坊間流傳許願必要小心,從此便過著不停搬家的日子了,周遊美國各大城市,為了順利生活下來,收拾起來自新竹的羞澀,模仿美國人一副走到哪都過得很好的模樣,建築起美國式的生存力。即便生存無虞,異國生活久了,心底仍舊希望能有一份「長久屬於某個地方」的歸屬感。

寫作之餘,我是一個全職母親,育有聰明慧黠的女兒和勇往直前的兒子。每天最期待的時刻就是送他們上學,眼不見為淨地出門喝咖啡。一邊喝咖啡,一邊提醒自己,「空氣多麼清新、世界多麼美麗」,美好人生就在不遠的前方。粉絲專頁
Michelle is good


摘自 Michelle Lin《人家有傘.我有美國》 時報出版
 

Image by Mary Bettini Blank from Pixabay 
數位編輯:黃小羽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