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來一遍不丟臉,也不代表你不行」如果孩子害怕還願意嘗試,請給他大大鼓勵:這就是勇敢

真實故事主角「賴容易」的人生一路走來並不容易,他決定歸零再出發,重新設定人生,靠的不是每天感嘆和後悔,而是以勇氣與行動力去修正過去的難堪與蒼白。只要你想重來,不管幾歲都可再出發。唯有「歸零」,才可以開創新局,請勇敢吃下這碗圓夢的「龜零膏」。

文/黃大米

未來親子為何推薦你這篇文章:以下這篇真實故事的男主角,其實也是我們每個人。在人生的旅途中,我們都曾經歷失望和自我懷疑,值得思考的是,最後你是怎麼處理挫敗?如何將這個經驗轉化成自己的能量?教育孩子也一樣。我們要鍛鍊他的受挫力,但同時,在孩子決定突破恐懼,給自己一次機會時,期許我們也都能是那個給予正面建議並支持他的爸媽。


你有勇氣順從內心的呼喚,重新設定人生嗎?

當內心開始對眼前的工作感到索然無味時,你是否有勇氣順從內心的呼喚,讓一切歸零,重新設定你的人生?希望牙醫「賴容易」的真實故事,能給你掌握自己人生的勇氣。

在念台大之前,賴容易人如其名,人生過得很容易:念明星私立高中,成績名列前茅,念書對他來說容易得很。

說起來,他人生的失意是從進了台大開始。

「上了大學後,我發現大人都在騙人。什麼考上大學,人生就有出路,你要什麼都有……這都是騙人的。你要的東西根本不會從天上掉下來。」

賴容易考上台大土木系後,從天上掉下來的並非有求必應、事事如意的聚寶盆,而是「挫折」。「我們班上有些人是考試怪物,不管老師怎麼考,都能考90幾分。至於我,每次考卷發下來後,我只能寫好名字,再把題目抄3遍。」

「為什麼要把題目抄3遍?」我摸不著頭緒。

「因為看不懂題目啊!」他放大音量,委屈地訴說著當年的尷尬。「整張考卷我只會寫名字,但如果只寫名字,一分鐘就交卷了,這樣不太好吧……」昔日的考試神童嘗到了墊底的滋味。

當了一輩子的優等生,念台大時卻差點被二一,「我以前覺得成績不好的人,一定是不努力,我不相信有拚命念書卻念不好這種事,來台大後我才知道,真的有『不會』跟『不懂』這種事。」要資優的他承認自己大腦不如人很難,只好用「很混」來掩蓋「很笨」。

「我每天七點半就出門,假裝去上課,卻是躲進師大附近的漫畫店,看到五點回家我很早就體驗過中年失業不敢回家的心情,我是班上的邊緣人。」

「為什麼不去上課?」多簡單的問題。

「去了,也聽不懂。」多哀傷的答案。

痛苦了2年,大三時,他竟突然開竅了。「土壤力學」這門課讓他找回成就感,他賣力暑修被當掉的學分,在老天保佑下,準時畢了業。接著他天天苦讀,考上台大土木研究所榜首。沒有人相信他會是榜首,連他自己也不太相信。

畢業後,他進了日商,公司負責在幫台灣蓋高鐵。

「蓋高鐵耶!很好玩吧?你的工作內容是什麼?」我莫名地興奮起來。

「也沒什麼啊,公司要我畫圖我就畫圖,要我改圖我就改圖,要我吃大便,我就吃大便。」這句回答聽起來像是沒有經過思索,卻藏著工作的真相。階層與食物鏈從學校來到了職場,人吃人、人指揮人的關係,還是沒變。


學霸出了校園,身價卻沒有超車太多

假設書念不好的魯蛇月薪3萬元,那他這個學霸的月薪是5萬,這多出來的2萬塊,是給從幼稚園優秀到研究所,又乖又聰明寶寶的犒賞,似乎有點少、有點心酸。

「我的工作內容很無聊。鐵軌旁有小水溝,我負責水溝蓋的配筋,比如鋼筋要怎麼彎、放在什麼位子。我每天都在處理這些事情。」

「聽起來很專業啊。」我說。

他不置可否。「不過是公司裡的小螺絲釘,換誰來做都可以。那時我想著:我做這種工作,有誰會記得?有誰會得到幸福嗎?水溝蓋又不是非得用鋼筋製成,拿草蓆去蓋也可以啊。有人會知道有一個葫仔(台語),用他的青春在這邊畫圖嗎?」他故意用台灣國語的語氣,搞笑似的說著無奈。 
 

日復一日是穩定,卻也是種難耐,端看你怎麼想

當難耐到極點,生命就會自己找出路,而出路的亮光往往藏在不經意的小地方。

某次,他陪媽媽到醫院探望朋友,他看著有那麼多人需要幫忙、需要治療、需要幸福,突然覺得「醫生」是一份很有意義的工作。

「我決定重考大學,去念醫學院!但我騙我媽說是要考公職。」他嘻嘻笑著說。

辭掉穩妥的工作,重考大學,這是一個賭注。「離職後,我每天都很茫然,常常問自己這樣是對的嗎?」

所謂「勇敢」不是不害怕,而是就算恐懼到發抖,也想這樣做。

重考的補習費很貴,要20幾萬元。他沒有錢去補習,只能去重慶南路買參考書,自己念。念書的地點當然要挑不花錢的圖書館,從二月拚到六月。

媽媽始終被蒙在鼓裡,直到准考證寄到了家裡─某日他回到家,看到有封信放在桌上,信封被拆開了。

「誰拆的?這麼沒有禮貌。」他心想。

「你要去考大學喔?」媽媽語氣溫和地問。

「嘿啊,考考看。」越嚴重的事情,往往需要更淡定的語氣來掩蓋。

媽媽沒有責備,只說出:「好啦,你想做什麼就去做。」有一種母愛叫做「你做什麼都支持」。

放榜後,賴容易考上了牙醫系,是班上年紀第二大的學生。

一學期的學費將近8萬,只能靠助學貸款。畢業時,他負債了100多萬,生活費則靠家教。圓夢的代價,別人往往看不到。

如今的他已是一名資深的牙醫師,我問他:「當醫生開心嗎?是你當時想的那樣嗎?你過得好嗎?」

「面對患者,看到患者從不舒服變成很OK,讓我很有成就感。患者給了我許多很好的回饋,而在幫助別人之餘,我還得到不錯的薪水,很開心。」我看見他的眼中透出了好不容易才捉住的光亮。

賴容易的人生一路走來並不容易。他決定歸零再出發,重新設定人生,靠的不是每天感嘆和後悔,而是以勇氣與行動力去修正過去的難堪與蒼白。

只要你想重來,不管幾歲都可再出發。唯有「歸零」,才可以開創新局,請勇敢吃下這碗圓夢的「龜零膏」。


摘自《功勞只有你記得,老闆謝過就忘了》/寶瓶文化


黃大米 簡介

媒體記者出身並做到主管階級,在複雜的電視圈翻滾多年,看盡光怪陸離,後轉至人力銀行。曾任非凡電視台採訪中心副主任、yes123求職網編輯總監。活躍於商業周刊、風傳媒、今周刊等各大網站,擔任專欄作家。

圖片:photoAC
數位編輯:高竹君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