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看成績,可靠嗎?

有些家長只看孩子的成績,成績沒問題就沒問題,成績不好就罵他,也不去瞭解原因,這是非常危險的事。
  • 書摘
  • 2015-10-29
  • 瀏覽數6,788

文/唐宗浩

 

孩子成績下滑 

 

不少家長是在孩子成績下滑之後,又過了一、兩年,甚至三、五年,才輾轉打聽,找到我這邊。那時,問題通常都已經滿嚴重了。 

 

當然,即使問題累積了幾年,還是可以透過診斷對治的方法,協助改善,經過合理的時間和共同的努力,成績也能提高到中上水平,但是在過程中,親師生都會比較費力。 

 

以數學為例,費力往往不是費在教會學生數學知識上面,那還簡單,而是在改變學生過去被植入的有害學習方法、重新點燃學生對數學的信心、以及協助他重新建立適合自己的學習方法。 

 

要讓排斥數學、幾乎放棄的學生重燃信心、建立方法,可以在離開我這邊之後,還能帶著走,這就比較難一些。 

 

其實,成績通常是最後反應出問題的點。在成績下滑前,應該就會有許多需要幫助的徵兆出現。及早發現、及早對治,就可以省去很多不必要的折騰。 

 

有些家長只看孩子的成績,成績沒問題就沒問題,成績不好就罵他,也不去瞭解原因,這是非常危險的事。 

 

「成績泡沫化」的情況,很常見。 

 

成績泡沫化,就是一開始成績很好,之後突然下滑。很多去補習的學生會發生這樣的情況。 

 

為什麼?因為成績很好並不一定是自己真的懂,泡沫化往往是因為被要求用記的、用大量練習訓練,而沒有自己主動的思考和清楚理解。「會算但不知道為什麼」的情況愈多,愈容易泡沫化。 

 

泡沫化的情況,大概可以是小學六年級拿100分,高中一年級只拿10分這樣的落差。 

 

等泡沫破掉時,學校、補習班都不負責善後。家庭和孩子自認倒霉,或是自以為「數學不好」,然後面臨放棄的邊緣。 

 

況且,單看分數本來就很危險。 

 

出題的發球權是在老師這邊,成績也是老師決定的。 

 

身為數學教師,我也知道怎麼出題,就可以讓全班都高分、或是全班都不及格、或是偏向硬背的人、或是偏向深思的人、或是偏向圖像優勢的學生、或是偏向閱讀優勢的學生。 

 

但是,我已經很久沒有出考卷去考學生了。 

 

因為,作為一名學習診斷的工作者,我不會亂槍打鳥去佈題目,而會直接觀察學生的學習過程、再視個人的狀況精準佈題下去。 

 

我也很久不打分數了,都是提供具體的評估和學習方法與學習資源的引介,有點像是在開個別化的處方籤。 

 

處方是實際可以操作進步的方法,分數只是一個數字,不能看出問題點。 

 

我在協助在校生檢討考卷時,完全不會管他分數多少。著眼點,都是具體的題目和解題過程,對是為什麼對,錯是為什麼錯。如果是猜對的,用反客為主法讓它扎實;如果是寫錯的,用面對錯誤法去診斷錯誤的種類再行協助。 

 

成績、分數有多不可靠呢? 

 

現在小學高年級的學生,就可能為了避免處罰而作弊。有些人甚至一路到了大學還是靠作弊來通過自己不擅長的科目。 

 

只看成績,可靠嗎? 不只孩子可能為了避罰而作弊,有些老師為了讓家長放心,故意把題目出得簡單,讓大家都高分。 

 

有些機構還自己辦一堆檢定、一堆比賽,讓孩子有一堆升級、得名的成績,讓家長開心;也有老師為了樹立虛假的權威,故意出很多刁難學生的考試,讓大家都低分。 

 

這些都和真實的學習很遠。 

 

當孩子成績下滑,請記得,成績只是眾多參考指標之一,它不足以告訴我們問題的癥結在哪裡。 

 

如果希望孩子的數學變好,請陪伴他,一起瞭解他的先備知識,哪裡有漏洞;瞭解他的思考過程,哪裡有盲點;瞭解他的記錄習慣,哪裡有問題。或許過程中,你也會有意想不到的發現,不是挺好的嗎? 

 

有真實的陪伴和協助,才能協助孩力克服問題。如果一味指責,於事無補,因為他自己可能也不知道問題出在哪裡。如果連他自己都不知道問題出在哪裡,叫他如何改進呢? 

 

 

均衡發展:學想問練玩 

 

事實上,警訊的種類非常多,難以備載。 

 

我想回頭來看看,怎樣是好的?平衡的?不用擔心的? 

 

知道怎樣是不用擔心的,其他就是警訊了。在數學上這稱為「反向定義」。我們就來反向定義一下吧! 

 

平衡的角度很廣。為了容易明辨,我用學習五字訣來統整。 

 

 

學習五字訣,就是:「學、想、問、練、玩」。 

 

 

學:

學就是接觸新知、體驗新事物、跟隨有經驗的人一陣子。包含學習態度、學習方法、學習資源、學習節奏等等,整體的學習情況。 

 

如果孩子陷溺於習慣與逸樂、或是過度自我膨脹而完全不願意跟隨、沒有意識到自己需要學習長大才能獨立、接收的期望太低,就可能會產生「拒學」的問題。 

 

如果孩子願意學,但過程中挫折太多、接收的期望太高、得到的支持卻太少,就可能產生「懼學」的問題。 

 

 

想:

想就是思考。子曰「學而不思則罔,思而不學則殆」,單只有求學,沒有思考,就像只吃東西而不消化,難以吸收、內化。 

 

如果只是思考卻不學習新知,很容易想偏、或是在原地打轉、進展有限。這時,還是需要新知的刺激,否則也很難再消化出什麼。 台灣的中小學生,在數學方面,「想」的常見問題之一是「不敢想」。 

 

另一種常見問題是「隨便想想」,好像很有想法,卻停留在說說而已,沒有進一步把想法深化、進一步去實驗與結晶它們。 要培養孩子「想」的能力,最好靠著有品質、有主題的對話(不是那種講兩三句就切換主題的閒聊),以及具體實作的經驗。 例如,一面帶孩子一起做家事,一面談天說地,就是挺好的流動。 不一定要講數學主題,只要有品質、有主題的對話,就對思考很有幫助了。 

 

 

問:

問就是提問。 

 

思考的過程是在內部進行,外面看不見,但是思考之後的主動提問,就看得見。 提問是消化過程的一部份,思考的過程中,自然會有疑問。如果疑問一直沒被解答,甚至不受尊重,長久下來,就會造成消化不良。 

 

台灣的中小學生,在數學方面,「問」方面的常見問題是「不敢問」。 許多中小學老師為了求表面的秩序,不准學生提問,「不要問無聊的問題!」 或是習慣敷衍學生的提問,像是「長大就會懂啦。」 這樣的回應,讓提問的人覺得沒有被重視、也就愈來愈不敢問。 

 

據說猶太人的家長,在小孩放學後,不會問他考試考幾分,而是問他「今天在學校有沒有問出個好問題啊?」可能他們的學校,也有鼓勵孩子提問的風氣吧。 考試只考你會不會寫答案,其實,能主動問出什麼問題,更能反映出程度和創造力。 

 

如果你希望孩子保有敢問的勇氣,請正視他提的問題。 不只是願意回答,還包括當大人的講解孩子聽不懂時,願意耐心瞭解他不懂在哪裡、換個方式說明,而不是就直接罵下去。 即使當孩子問問題時,你手頭上正忙著,也可以先把孩子的問題記下來(會寫字的孩子可以請他自己記錄),等忙個段落再去回答他、或著陪他一起找資料。 這樣都比不准問和敷衍好很多。 如果孩子遇到不准問和敷衍的老師,家長可以讓他瞭解;老師的方式是錯的,只是為了維持表面秩序的下策。 

 

其實不懂就勇於發問是好的,在大學、出社會都是敢問才學得多,不敢問就沒人知道怎麼幫你。 

 

 

練:

練就是練習。 

 

所謂鍛練,便是將一組程序反覆練習,直到變得熟練,不需多加思考便可操作。 

 

比方說,瞭解個位數加法是知道每一個步驟和符號的意義,熟悉個位數加法運算則需要反覆練習。 當孩子只瞭解而不熟悉個位數加法,要學習多位數加法便會有困難。同樣的,若對基本代數操作不熟悉時,要瞭解三角學和其中公式的美感,也是不可能的。 因此,若一個教育場域中,只提供概念的介紹,而忽略了鍛練的必要性,是很危險的。 在希望孩子不要被過度訓練成考試機器的同時,我們也應記得鍛練的必要性。 

 

除了少數習慣自我鍛練的孩子之外,多數的孩子還是需要一些情境的推力和固定的累積,才能體會練習的功效,並長出堅韌的意志力。 

 

 

玩:

玩就是創造和應用。一件事物「好玩」,多半就表示在互動的過程中,有許多創造的空間。 

 

學習數學的過程,遊戲、創作、應用是非常重要的成份,不可或缺。 以數學學習來看,玩遊戲如果只是依規則、爭勝負、哈哈笑,這和一般嬉樂無異。 

 

要能分析規則、觀察秩序、建立模式、研究致勝策略,才有比較深入的運思。 至於創造和應用,廚藝、家事、手工藝和程式設計,都是很好的創造和應用。 只要脫離紙筆、脫離「題目+答案」模式,總有許多可以玩的!  

 

總結學習五字訣,其實是在過與不及之間找平衡。 

 

教育的藝術,就在於如何在過與不及之間找平衡。 

 

幸好,可以平衡的區域並不小,也就是說,沒有單一的標準答案,因為生命自己會調適,在一個恰當的範圍之內,都是好的。 我看過玩太多、練太少的孩子,他們的學習態度很浮動,靜不下來踏實去演練,學什麼都不深入,只希望得到立即的滿足感。 我也看過玩太少、練太多的孩子,他們不敢寫沒有標準答案的問題、不敢自由發揮、對於試誤和創作會有很大的壓力。 會有這樣的情況大多是因為偏廢:太強調某一個價值、太忽略某一個價值。 如果沒有意識到教育是在過與不及之間找平衡,很容易從一個極端跳到另一個極端。 

 

「體罰不好,是不是就不要管孩子了?」 

 

「過度演練會把孩子變解題機器,是不是就都不要練習了?」 

 

「自由好,是不是就不要有任何的約束和界限呢?」 

 

「規律作息很重要,是不是就要把每一個小時都排得滿滿的,照表操課呢?」 

 

像這樣,從一個極端跳到另一個極端的思考方式,無益於找到平衡。持守中道很難,極端的語言和思考方式,很容易眩惑人,也很容易引起共鳴。 但是,真正的平衡,是不會出現在極端之處的。 如果過度偏廢,就像一個人如果只有左手特別大,全身肯定是要失去平衡的。 

 

最好的情況是,學、想、問、練、玩五個面向,都能均衡發展而不偏廢,不要太多、也不要忽略,那麼不僅數學會好,整個治學的態度和能力都會好。 在理想的學習狀態下,是玩中有學、學中有練、練中有想、想中有問,五合一的。 均衡發展聽起來好像很難,其實只要把心放寬,自然就能感受到平衡。 就像湖水一樣,澄靜,自然清明。

 

 

 


摘自 唐宗浩 《跟孩子一起玩數學》/遠流出版

Photo:Kevin Dooley, CC Licensed.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