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資優或平庸,你是否打從心底接受孩子真正的模樣?

成長的過程當中,我們愛孩子很重要的原因之一,往往是「他跟我小時候好像」!但是上學之後,我們卻開始要求孩子變成跟我們一點都不像的人—無論是語言還是科學、琴棋書畫,最好通通有興趣,樣樣都精通;而且這些要求,往往是我們大人自己都做不到的...

文│褚士瑩

接受孩子真正的模樣
我一個好同學,前兩天給我發了一條信息,說他的小兒子國小資優班畢業前想考國中資優班,畢業後卻表達不想進資優班,眾人勸說勉強去考後進了,接著發生睡眠問題,接續被班上同學言語霸凌。我這位同學提議孩子轉班或轉校,但孩子認為到哪裡都會有這個問題,選擇面對,卻持續有提不起精神學習的問題,於是只好先退出資優班。找過兩位精神科醫師,診斷出有憂鬱傾向與自殺傾向,目前選擇使用醫師開立改善交感神經低下、副交感神經偏高的藥物,目前又表達上私立中學數學補習班有壓力,覺得跟不上,決定先停數學補習,保留物理化學補習。

「我們當父母的,該怎麼辦?」
你選擇接受孩子真正的樣子嗎?還是你不能接受?」我問他。
「我當然接受!」我這同學不假思索地說。
你認為資優是他真正的樣子,或者只是你們希望他變成的樣子?
「我認為他真的是資優。」
「如果是真的,請問你們夫妻倆,有哪一個從小資優嗎?」我問。「如果沒有,那你們的孩子是真資優的可能性偏大還是偏小?」
我這同學突然沉默了。

到底資優是先天的遺傳,還是後天的環境成就的?這個問題已經爭議了上百年,還沒有定論,但專家們大致都同意兩者皆是原因,兩者皆為重要。從我這位同學的描述,卻可以輕易看出,他孩子所謂的「資優」,絕對不會是真的。因為如果有對於數理方面先天的、異於常人的智能,表示這些事物對他來說,跟同年齡的學生比起來輕而易舉,若真如此,為什麼數學、物理、化學每一科都需要補習,而且在資優班裡壓力大到無法承受?難道這還不夠明顯嗎?

即使在這樣的種種證據顯示下,還堅持認為自己的孩子確實是資優的父母,算是能夠「接受」自己孩子真正的樣子嗎?我不認為。

我們口中說接受孩子,但是打從心底排斥、拒絕接受孩子真正的模樣,才是教養和教育真正的問題癥結吧?


如果大人能接受真正的自己
每一個孩子出生之前,父母都只期望他們平安健康,母子均安,沒有人把孩子是資優生當作條件。出生以後,第一件事不就是數孩子有幾個手指頭、幾個腳趾頭嗎?各數了十個後,就放了一百二十個心,比中大獎還要開心。

成長的過程當中,我們愛孩子很重要的原因之一,往往是「他跟我小時候好像」!但是上學之後,我們卻開始要求孩子變成跟我們一點都不像的人—無論是語言還是科學、琴棋書畫,最好通通有興趣,樣樣都精通;不但要聰明,還要聽話,孝順父母,也要好學;不單腦子要發育,還要長得高,長得美麗英俊;要會說話,且要誠實、善良、勤快,更要有情商會做人。先別說這些特質本身都是相互違背的 ( 比如聰明的孩子不可能會聽話、誠實的孩子一定不會做人 ) ,而且這些要求,是我們大人自己都做不到的。

有多少家長在催促孩子讀書的同時,自己在發懶滑手機?我們的孩子,像我們一樣懶惰,不切實際,苟且偷安,充滿幻想,嚴以待人,寬以待己,不但對別人說謊,對自己也說謊,這才是合理的,因為無論先天的基因或是後天的家庭環境,都是這樣的。然而我們卻往往不知道我們挫折的真正來源,是拒絕接受孩子真正的樣子,以及拒絕看見、接受我們自己真正的面目。

「改變」孩子或「改變」自己,當然有可能。但就像物理學中說的,要將一個靜止的重物,抵抗慣性開始移動,並且不斷加速,還要求這物體長時間在上坡中持續移動,要達到這個目的,縱使花費十年、二十年、甚至一輩子的時間,雖然不是毫不可能,卻是非常費力,而且成功的機率極低。即便暫時改變了狀態,也不會改變這個物體的本質,就像人類即使可以找到在天空中飛行的方法,但永遠不會變成一隻飛鳥。

不能接受自己的缺點跟弱點,要求自己在人生裡無止境地去「克服」跟「戰勝」,是不是因為我們根本不能接受真正的自己?我們為什麼不能看清真正的自己,並且坦然接受真正的「我」?

如果大人能接受真正的自己,作為我們生命延伸的孩子,才有機會能夠接受真正的自己。任何有意義的改變,都必須建立在對自我接納的基礎上,才能變成有效的改變行動。

我好像可以聽見奧斯卡笑著說:
「讓我告訴你一個壞消息吧!人的行動或許可以改變,但本質是不會改變的。」


讓思考不再只是單行道
現在你知道了,邏輯思考,就是用簡單的想法,來面對困難的事。思考「教養」這件事,就像面對一場婚姻,要不全盤「接受」,要不就費力去「改變」,不可能只挑揀其中一些喜歡的部分接受,而冀望不喜歡的部分自動消失,否則就是缺乏現實感。改變沒有不費力的,代價非常高,而且無論如何改變行動,本質也不會改變。

最後容我提醒一句:每一個家長所謂「不得不」的無奈,其實都是自己有意識的選擇、也是必須負起責任的決定。

當思考在兩代之間,不再是單行道,而是雙向通車,這條思考的公路,就會變得順暢。

當大家都熟稔交通規則、並且知道為什麼要遵守,而且從心底想要遵守時,有紀律的思考,帶來的就不再是限制,而是更大的自由。

當思考的種子,以家庭為單位萌芽的時候,存活長大的機率,就變得更高了。

我衷心期待這一天的到來。

摘自 褚士瑩《我為什麼去法國上哲學課?(實踐篇)》/ 大田

 


Image by Mojca JJ from Pixabay
數位編輯:艾瑞卡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