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是一種無期徒刑,心甘情願為孩子付出,沒有中止的一天

文章中的小野爺爺,是個忙碌的名人,但碰上孫兒撒嬌,還是心甘情願做他們的大玩偶,沒有任何原因,就是因為『愛』。

愛,是一種無期徒刑

往往一天下來我已經轉換了好幾個不同的場合,包括不同目的的記者會、評審會、座談會、老同事的歡送會、去醫院探望老朋友,在黃昏來臨前準時趕回家。

通常我都故意輕輕的、不動聲色的把門推開一個細縫,窺視正在眼前發生的畫面,好像一個觀眾正在欣賞一個「真人實境秀」的電視節目。我瞇著眼,一副事不干己的旁觀著「這家人」的客廳,心情很像電影《絕美之城》的老作家,甚至《年輕氣盛》中更老的音樂家。我像個局外人。這次是阿嬤和孫子、孫女追逐著玩槍戰,阿嬤扮演壞人已經逃到樓上。孫子眼睛一亮發現了我。「壞人來了!」孫子大叫,衝向我,孫女也衝過來,兩人各自抱住我一隻大腿。這意味著我立刻要進入他們的遊戲。

我只能乖乖脫下鞋子,放下沉重,立刻被孫子孫女逮捕關進監獄,我主動挑了一個可以躺平的沙發,然後提出一連串要求:「我口渴,要咖啡、橘子汁。我肚子餓,希望要一個披薩,要有海鮮的薄皮的。我還要一盤蔬菜和水果。」孫女搶著用玩具杯子假裝煮咖啡,端給我喝。孫子也很認真的端出玩具的披薩,另外加上一條玩具麵包、兩個玩具蛋糕。「我沒有點麵包和蛋糕。」我說。「送給你的。」孫子回答:「藍莓和草莓。」「你們的監獄那麼舒服,那我要一直當壞人,幹壞事,這樣才可以關進監獄來。」我假裝吃著披薩。「你已經不能出去了。你想要什麼盡量說。」孫子終於告訴了我真正的原因。原來我已經被他判了無期徒刑。

我躺在沙發上趁機休息,好在孫子、孫女關我的監獄可以使用電腦和手機,我可以繼續未完成的工作。不久,電鈴響起,我得「越獄」去開門,這次進來的是閃電俠和蝙蝠俠,四隻全部到齊。四個孫子孫女習慣一起尖叫表達見面的快樂,之後又合力把我推向長沙發監獄。「監獄可以按摩嗎?」我又提出新的要求,四孫爭先恐後的衝向我,從頭到腳一陣亂抓,連口水都噴到我的臉上,非常直接而親切。

原來對孫子孫女的愛,是一種無期徒刑,我只能在監獄中自得其樂。

 

哥兒們,我們來說說夢想

我漫步在植物園,前面走著一對手牽手的母子,年輕的媽媽約莫三十、四十歲,孩子大約是五、六歲。媽媽望著天空說:「人都是要有夢想的。夢想可以很大也可以很小。」孩子仰著頭對媽媽說:「媽咪我的夢想是,我現在想要尿尿。」植物園的厠所很特別,從窗口望出去全是樹林,一片翠綠。孩子,不急,也許尿尿時會想到自己的夢想。

孫子忽然問阿嬤說:「阿嬤,你的夢想是什麼?」阿嬤想了想說:「想要當醫生,但是努力不夠,就讀了生物系。後來當了醫生的老師。那你呢?」「我想長大後當警察或是建築師。」阿妹也跟著說:「我想要當老師。」

為什麼孫子會主動問阿嬤這個問題呢?那是因為我常常從自己的工作中找到一些可以和孫子分享的事情。他的思想和語言都很成熟,我也常常忘記他才六歲,我們的對話常常像是大人之間的溝通。

那天我正看著一堆「夢想家計畫」時,六歲的孫子凑過來了:「阿公你在看什麼?」「這些都是別人的夢想,阿公講給你聽,你告訴我你喜不喜歡這個夢想,好嗎?」「好哇。」他的眼睛亮晶晶,笑了起來,而且亢奮起來,急著要我開始講「夢想」的故事。於是我挑選一些比較有故事的「夢想」說給他聽。

 

跟孫子分享夢想

「有一隻台灣黑熊的寶寶布妮在花蓮安南的瀑布附近走丟了,於是一個科學家黑熊媽媽就決定開始要布妮接受野放訓練。台灣黑熊愛吃殼斗科的植物,山羌、野豬、松鼠都愛吃這種植物,於是有一個賴桑決定在台東長濱竹湖的山上種這種植物,可以提供小熊布妮的食物。殼斗科植物的種子非常可愛,好像戴著一頂斗笠或是毛綿帽,我們台灣有四十四種殼斗科植物,賴先生就找到其中的三十六種的種子,開始進行培育。」「阿公這個很好。我投它一票。」「下次阿公蒐集一些殼斗科的種子給你看,好嗎?」「可不可以送給我?」「沒有問題。」

「有一種運動叫做鐵人三項,也就是先游泳,再騎腳踏車,最後再跑步,非常辛苦的。你知道為什麼要先游泳呢?因為如果放在最後,選手太累了,在游泳時可能會因為游不動而發生危險。如果把腳踏車放在最後,也可能因為太累而抽筋或是其他的狀況,也有點危險。有一個年輕人叫張團畯,從小到大都很調皮,上課的時候很會搗蛋搞亂教室,精力充沛用不掉,有點過動的傾向。老師同學對他都很頭痛。有一天他遇到了一個體育老師,發現他很有運動潛力。」「阿公,什麼麼叫做潛力?」「潛力就是啊每個人都有一些特別的能力,但是別人都不知道,但是遇到了教練,發現了一個人的潛力,就加強訓練他。」「阿公,告訴你,我跑得很快。我也很會搏擊。你看。」孫子擺出了架勢。「很好,你一定還有很多潛力,將來我們再來慢慢發現。教練就訓練張團畯成為鐵人三項的運動員。從此他的精力體力得到了完全的發揮,也因為專心在三項運動上,不知不覺就治好了他的過動傾向。現在他的目標是成為台灣第一位參加奧運男子鐵人三項的國手。」「阿公,這個好這個好,我投一票。」孫子聽得熱血沸騰。

「有一個來自原住民部落的年輕人潘弘旻,他喜歡打泰拳。什麼是泰拳?那是來自泰國的傳統,用雙拳雙腳雙肘雙膝做為武器,兩個人近距離都可以攻擊對方。但是在比賽前都會先跳一段舞,表示感謝師傅和父母,也表示對武術的尊敬。潘弘昱為了練習泰拳吃了很多苦頭,他白天要去工地當鐵工賺錢生活,也教別人打拳賺錢,其他時間就努力練習。」「阿公,我去學柔術時,老師說,柔術不是攻擊別人,而是防衛。」「所以我們去學習各種武術都不是為了要攻擊別人、欺負別人的。」

「有一個年輕人從都市回到自己在山區的家,發現這個家已經沒有什麼年輕人在住了,房屋也都破舊到處都是垃圾。於是他開始撿垃圾,並且建立一個有很多書的房子,讓大家可以進來看書。漸漸的螢火蟲也出現了。後來他就教大家種菇創造工作機會。」「阿公這個我喜歡。」「有一個年輕的老師放棄了可以賺更多錢的機會,回到高中教學生們設計機器人,參加國際性的機器人大賽。」「阿公,我投他一票。」

這樣說著許多不同夢想的祖孫互動持續了好幾天。孫子只要來我們家,都會主動要求我說這些夢想給他聽,他也幾乎都會亮著眼晴一臉欣喜的回答說:「啊,阿公,我投一票,這個好。這個好。」他真的是一個非常熱情好奇、很容易激動的孩子。他的爸爸不止一次對我說:「你這個孫子太像你了,熱情過了頭。我竟然一輩子都無法擺脫你,而且得繼續侍候另外一個你。」是嗎?難怪我和孫子比較像是從小玩在一起的哥兒們。

所以, 我才會把自己本來要做的工作當成是和孫子的互動,一方面完成了自己的工作,一方面也陪伴了孫子,順便也給了他一些價值觀和思考的機會。

因為,我們是一起長大的哥兒們,我們一起來說說夢想。

摘自  小野不管輸贏都愛你:小野與四個孫子的生活陪伴日記/麥田出版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要開學了,媽媽給孩子的一封信:我們送你上學是為了讓你成為一個勇敢而善良的人​

偏鄉教師:練習無條件的愛,我要讓孩子感受到:「我愛你,只因為你是你。」

Photo:pexels,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吳怡蓓、王信惠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