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是忍不住在意別人的表情,被他人的情感影響?其實原因出在小時候的「親子相處模式」

為什麼會「忍不住察言觀色」或是「過度了解對方的情感」呢?

文 / 大嶋信頼

這是我大學時發生的事。在學校的中庭裡,有位完全不看周圍低頭走路的男性從我的眼前走過。他是我的心理學教授。

為什麼教授要這樣低著頭走路?不久之後教授親口解答了這個謎題:「我只要和別人四目交接,對方的情感就會傳到我這邊來,所以我才低著頭走路。」

過了數十年後,每當案主和我說:「我老是太在意他人的表情。」我就會想那位教授說的話。

有很多人是因為對旁人的表情和動作過度敏感,苦於人際關係而來到我的諮商室。

上述的心理學教授也是,現在回想起來也許就和我的案主一樣,是「會想像他人的情感,且被情感牽著鼻子走的人」。

為什麼會「忍不住察言觀色」或是「過度了解對方的情感」呢?

 

孩提時代起就一直在看父母的臉色

某位女性因為「工作時常因些微表情變化而察覺對方的情緒,結果事情就做不下去了」,而來找我諮商。

該位女性從小就很在意他人的表情,總是看著父母的臉色過日子。

因此只要看到些微的表情,她就可以察覺對方的情緒,覺得「那個人在生我的氣」而全身僵硬,導致無法提出自己的意見、按照自己的想法工作。

一般人聽到這段話想必會覺得:「那是自我意識過剩吧?」

「自我意識過剩」指的是太過在意他人怎麼看待自己的外表和言行舉止。就算找朋友商量,大概也只會被說「做人不用那麼在意別人」。如果是精神科,大概會說:「那是『關係妄想』!」

「關係妄想」意指將對方些微的舉動看成是給自己的訊息,擅自和自己做連結的症狀,例如:「剛剛那個人用食指摸了我的鼻頭,他一定是喜歡我」,或是「他在我面前眨眼,他一定是在想我」。我從該位女性「孩提時代起就一直在看父母臉色」的一番話,察覺這應該不是關係妄想。

 

當「真的被瞧不起」成為現實

該位女性工作時,如果說明到一半顧客移開視線,她就會知道「這位顧客應該是瞧不起自己」,也知道對方認為她「年輕且知識不足還敢胡說八道」。

當她顧慮到顧客的這種想法,說明就開始變得亂無章法毫無條理,結果就被顧客怒吼:「妳回去好好學學再來吧!我們沒有時間浪費在妳這種人身上!」於是她就認為她想的沒錯,果然是「被瞧不起」了。

如果是由前輩來應對顧客,因為他完全不在意這些事,因此即使是奇怪的客人,也會在不知不覺間配合前輩的步調,工作上暢行無阻。

但如果是該位女性,因為經常讀懂對方的想法、感受到對方的憤怒,或是同情對方缺乏自信,最後總是跟著對方的步調走,沒辦法讓工作進展如自己所願。

事實上這並不是該位女性鑽牛角尖,而是該位女性大腦網路很敏感,當她關注在對方身上時,對方的感受就會傳達給她,因此產生這種現象。

 

只要不被對方的情感入侵就沒問題

之前已經說明過,大腦的緊張開關壞掉的話,就會在不需要緊張的狀況下持續緊張。

如果大腦緊張過度,就無法調節大腦網路的敏感程度,不停接收周遭的感受,被那些感受牽著鼻子走。

以該位女性而言,她經常發生因為不想搭乘客滿的電車導致上班遲到的狀況。

只要搭乘電車,車內乘客的惡意、不安、緊張、恐懼便會傳達給她,讓她很痛苦。她光是想到自己要搭乘的電車上,有著充滿不安、緊張、恐懼等情緒的乘客,就覺得很沉重,早上沒有動力起床、拖拖拉拉,最後上班遲到。

雖然她的大腦網路太過敏感,很容易被他人的感受入侵,但只要默念某個「暗示」,大腦網路的敏感度便會降低,不再毫無節制地接收周圍的感受。

如果是以前,眼前人的感受馬上就會傳達過來;但現在這種現象不再發生,變得可以直接向對方表達自己的想法。

 

摘自 大嶋信頼《你的感受不是你的感受:找回心靈自由,不受他人左右的「自我暗示」練習》/遠流

 

※延伸閱讀:

成長的路很漫長,但只要有信心一直往前走,相信孩子一定會找到他自己的方向

讓孩子在充滿愛的氣氛下成長,是爸媽能給孩子最好的祝福

 

Photo:Free-Photos ,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陳玉玲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