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翔忻外遇事件】跟孩子聊聊「別人外遇,到底干我們甚麼事?」,也是性別平等教育的一種

個人覺得,有時跟孩子說「別人外遇,到底干我們甚麼事」,也是在進行性別平等教育,因為這類新聞裡面常常充滿著許多對婚姻中男女兩性角色僵化的偏見。

上週浩角翔起的外遇聞,不只是新聞頭條,在我們辦公室已婚女性同事之間也引來一堆討論,顯然外遇出軌真的是太太們不吐不快的話題。更有同事建議,這種話題最能打中我們家長社群,應該做一下嘛。

其實,個人覺得,有時跟孩子說「別人外遇,到底干我們甚麼事」,也是在進行性別平等教育,因為這類新聞裡面常常充滿著許多對婚姻中男女兩性角色僵化的偏見。例如說,有些新聞幫元配過了頭,常愛強調她平日是多麼仔細在伺候公婆、照顧孩子、每餐飯都沒少做的好媳婦。彷彿暗示女人要是平常少做菜、跟婆婆頂過一兩次嘴,一旦離婚爭取權益就是理不直、氣不壯。

通姦罪,是正宮的保障?

當然,如果一定要談,可以參考下面。

6/19看到呱吉的臉書貼文,請先容我給這位進步男性一個讚,並把他的發言引述如下:

https://www.facebook.com/gameimp/posts/10157380042584641

我向來尊重自由意志,也支持通姦除罪化,所以我不打算針對別人感情問題說三道四。
但是如果阿翔開個記者會,社會原諒他,讓他繼續工作。但是謝忻卻從此人間消失,我會譴責這個偽善的演藝圈和社會。/呱吉


的確,關於緋聞我不覺得有評論的立場,但是,看到先沒了工作機會的是謝忻,當下的感想就是又來了!這個社會還是沒變!而呱吉提到:通姦罪,遲遲不除罪化,有許多證據顯示,一直是這個社會中不少人想藉小三當擋箭牌,來敷衍已婚婦女一個勉強及格的保障。

怎麼說?記得多年前,我曾採訪過一些女權運動人士,討論到通姦罪,她們都搖搖頭說,就是這個,讓許多真正保護已婚婦女的法案,遲遲推不進去。

原來,那時她們已經在研擬許多關於兩性婚姻權益的法條修正,像是贍養費請求權(2018年已提出修正草案),因為國內法律長期對於這類保障配套不佳。可是,每次和立委、官員商討,得到的總是推拖,然後就是有通姦罪當藉口,覺得保障已經很足夠。

原因很簡單,這些以男性為多數的立委、官員,對女性離婚以後的處境大多無感;要不就是怕法條定太清楚,被想要「撈錢」的前妻占便宜。更何況,他們從新聞輿論觀察,太太通常最痛恨的就是小三,女人要的就是真愛。其他問題都可以大事化小,通姦罪就夠了。

相信這個論點的,可不只有少數人。事後,當我和一位男性朋友討論起這個話題,他馬上不以為然地反駁說:

「這些女權人士真是多事。甚麼權益錢錢錢的?女人婚姻不幸福,通常就是感情問題,老公知道要送花,說我愛你,哄哄就沒事啦。」
 

婚姻問題不是那麼簡單

真的是這樣嗎?

各位太太們,如果您的老公記得送花,常說愛你。可是一回家就玩手遊、小孩不帶、家事不做,任何認真溝通嫌你煩、生活照顧責任只想推拖,真的叫愛嗎?婚姻問題不是那麼簡單。

再來,假設他看煩你要求盡責的臉色,認識外面一位貼心又可愛的女孩。鬧到離婚後,他只要在親友面前痛哭流涕,隨即大家都把箭頭轉向可惡的小三,就能全身而退。當他有了下一段婚姻,您認為他會反省自己前段婚姻的所有問題?能給前妻適當的補償?

有時候,我們都在錯誤地方推了一把。根據統計,七成民眾反對通姦除罪化,大多認定是制伏不忠配偶的辦法。然而,國內通姦罪,長期以來女性定罪比例卻比男性高。為什麼?

透露一個小祕密,八卦媒體狗仔,在做外遇新聞後,有時會驚喜地收到元配的感謝函。這才知道,元配早就知道一切,只是要達到通姦罪的認定要求,通常需要花重金請徵信社,不是人人能玩起的遊戲,必須暫時隱忍。狗仔無意中幫她省下一大筆錢,當然要謝。

但是,沒爆料價值的一般外遇,就沒這樣的好運,有錢打官司的大多是男人,在外頭喊打小三的則多數是女人,實際上身在其中的元配,如果爭取不到更多權益,也常會選擇撤告,勉強原諒老公。

當這個社會的「錢」與「人」都這樣判定,自然定罪大多在女人身上。我們都是這個潛規則的一部分。

以後,當您看到這樣的外遇新聞,身為已婚女性,當然很想跟著出一口怨氣。不過,您更可以在此時和孩子討論長大結婚後,夫妻雙方都該負起的責任。

如果真的忍不下這口氣,那就公平地討論,吐完小三口水也要吐吐男方。別讓許多男性相信只要有記得送花,他已經得高分啦。

或,你可以做得更好,關心一下屬於您的新聞。下面是《未來Family》順手幫您找來的選項。請多討論、多分享真正屬於自己該擁有的權益。

 

圖片翻攝自謝忻IG
數位編輯:黃小羽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