矽谷實驗學校Bullis Charter School(BCS):幫助學生發揮潛能,做最好的自己

布里斯的學生,成績經常名列加州前三名,並曾多次入選加州優良學校,同時是史丹佛大學設計思考的八所合作學校之一。 到底這所學校如何融合創新創意教育?孩子又從學校學到了什麼?

矽谷,全世界發明與創新的發源地。近年來的教育創新也不例外,創新學校如雨後春筍般冒出:強調個性化學習,將科技應用在教育的Alt School、以主題式教學為主的可汗學院實驗學校「Khan Lab School」等,蔚為風潮。

這裡有一所創立15年的學校,辦學領先,當前全球教育最熱門的主題式教學(Project Based Learning)、STEAM 跨領域,甚至最新的設計思考(Design Thinking),都已行之多年,成為創新學校的先驅。這所學校就是著名的布里斯實驗學校(Bullis Charter School,BCS),學生從幼兒園大班到八年級(Kto 8)。

 

課程融合矽谷創新精神與全人教育發展理念

創辦於2003年,布里斯是最早幾所強調「矽谷精神」原則下,探索創新教育的學校,位於矽谷精華區洛斯奧圖(Los Altos),分為南、北校區。該校的創辦和矽谷高科技有非常深厚的淵源,來自一群懷有教育理念的科技菁英,希望將矽谷創業創新精神,以及全人教育發展理念,融合在課程中。

當時多位創校先鋒的孩子都在此就讀,包括英特爾共同創辦人葛登.摩爾(Gorden Moore) 的兒子肯.摩爾(Ken Moore),谷歌的高層、甚至谷歌創辦人賴瑞.佩吉(Larry Page)。這所公辦民營的實驗學校,招生以抽籤方式進行,學區內的孩童優先,錄取率只有千分之一。

這裡不硬性教授應試知識,學生的成績卻常名列加州前三名。多次入選加州優良學校,同時是史丹佛大學設計思考的八所合作學校之一,也是全美第一所進入21世紀教學的全球校園聯盟(P21 Global School Network)。

到底這所學校如何融合創新創意教育?孩子們又從學校學到了什麼?《未來Family》深入探訪布里斯,並且專訪共同創辦人赫希女士(Wanny Hersey)。她在美國教育界服務長達30年,創辦布里斯之前,曾在舊金山的另一所學校擔任校長,她將該校成功轉型,尤其在創新教育科技整合,以及建立教師培訓模式,有著卓越的貢獻。

到訪的當天,同時有來自北京、上海的教育機構,包括老師、校長與行政主管大約十來人,已經觀課整整兩天。事實上,布里斯常常有來自世界各地的教育學者參觀,包括西班牙、芬蘭、新加坡、中國大陸等等,赫希也十分樂意分享教學經驗與教材。不過她指出,重點是老師要能活用這些教材,達到教學的目的。

與其多設分部,更想培訓教師

今年,布里斯終於要在谷歌總部山景城設立第二座分校。很多人建議赫希應該多設些分部,但她認為,與其辦一所學校,她寧願花更多時間在教師培訓,師資才是最重要的關鍵。

赫希最近受邀去教育局主辦的活動談「全球素養」(Global Competence),她只講五分鐘,其他時間全交給學生分享,「你從學生的言談中就知道,他們真正學到了哪些能力。」布里斯的每位學生在八年級畢業前,都要製作一份影音,分享他們在學校的學習心得和未來的夢想。赫希隨意播了幾個學生的影音,只見他們一個個侃侃而談,有些人即使內向,談到學習經歷和夢想時,眼神充滿了自信。

赫希表示,時下最熱門的主題式教學、STEAM跨領域到設計思考,都只是教學方法,最終的目的是「全人教育」(The whole child),幫助學生發揮潛能,做最好的自己。赫希分享布里斯的幾個特色。

 

特色1. 個性化學習與設定目標

很多學校的學生都是被動學習,也經常不知道自己為何而學。更重要的是,每個學生各有所長,學習的進度都不一樣。在布里斯,老師會針對個別學生設定目標,進而展開教育的工作。這些目標除了學科功課上的進步,也包含社交情感以及行為目標,也就是孩子身為社會公民所需的各方面性格塑造。

赫希分析,因為設定了目標,學生更有動力,較不害怕失敗,而是從失敗中學習與反思。更重要的,透過實現目標的過程,學生可以學到解決問題的方法。

 

特色2. 強調成長型思惟

除了個性化學習,成長型思惟(Growth Mindset)也是布里斯很重要的教育理念。走進布里斯的教室,常可發現牆壁上貼滿正面鼓勵的字句:「Think in another way」(換種方式思考)、「Maybe you can try……」(或許你可以試試其他方法)、「Enjoy the process」 (享受過程)。在日常教學中,老師也會不斷鼓勵孩子,享受探索知識的過程。

史丹佛大學的一項心理研究發現,成功並不是由能力和天賦決定,而是受到在追求目標過程中展現的思惟方式影響,可分為固定型思惟與成長型思惟模式。這兩種方式同時體現了人們如何對應成功與失敗,成績與挑戰時的基本心態。固定型思惟的孩子,遇到困難容易沮喪退縮,不敢接受挑戰;成長型思惟模式的孩子,能夠欣然接受,樂於接受挑戰。

赫希指出,設立學習目標,也能進一步幫助學生建立成長型思惟方式。「如果每個人都有不同的學習目標,就不會專注在某人的某些科目很棒、自己卻不行,而是知道自己的優點是什麼。我們會告訴孩子,每個人都需要克服困難,努力才能達到目標。」

特色3. 和世界接軌

赫希認為,在未來社會,「全球化」會是非常重要的關鍵字。如果不確保學生理解和欣賞不同的文化,就不可能做好成為世界公民的準備。

布里斯參與聯合國的組織,學生能夠和來自德國、斯洛凡尼亞、迦納、印尼等國家有密切的聯繫。他們和其他國家的學生共同合作、互相學習,一起研究論文,最後提交給聯合國。透過這樣的合作教學方式,一起努力解決真實世界的問題。

全球的環境教育非常重要,赫希也不斷的尋找合作機會。布里斯在中國成都有兩所姊妹校,透過定期的交流,學生得以進入成都的貓熊保育基地進行第一手的觀察與研究,是非常寶貴的經驗。

赫希指出,想要確保不斷創新,老師就必須是終身的學習者。「學校應該不斷發展、革新,教學內容也不應該一成不變。世界每天都在發生各種變化,老師應該具備敏銳的觀察能力,融入教學。」也唯有如此,才能培育出適合21世紀的未來人才。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本篇文章出自第45期未來Famiy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