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都想要有自信的孩子──但說他們很棒其實力量不大,他們需要看到自己如何創造出運氣

當孩子們「投入努力,有一點控制力,向自己證明通過他們的意志力,他們可以完成一件事時」,實力和運氣就會出現。我們都想要有自信的孩子──但對他們說他們很棒其實力量不大。他們需要看到他們自己如何創造出運氣。

蔡美兒(Amy Chua)是耶魯法學院教授,種族衝突與全球化問題專家,是耶魯最受尊敬的老師之一,但她也是一位世界知名的母親。她的暢銷書《虎媽的戰歌》(Battle Hymn of the Tiger Mother)中,她嚴厲管教子女的方式在世界各地引發爭議。她在書中說,她規定她的兩個女兒每天必須練習七小時鋼琴與小提琴,要求她們每一科成績都要拿A。她並且扔掉一張她女兒繪製的生日卡,因為她不夠用心。

書中一開頭,她就列出幾件她禁止女兒做的事,其中包括:「去別人家過夜;參加朋友聚會;參加學校話劇演出;抱怨不能參加學校話劇演出;看電視或玩電腦遊戲;自己選擇課外活動;任何一科成績低於A。」

但是當巴納比和我在一天下午與她聊天時,她似乎沒有那麼強悍。「我認為管教子女很難,」蔡教授嘆口氣說,「儘管我那麼出名,但我其實很謙虛,而且我認為這件事很不容易。」

蔡教授對於孩子的運氣有深刻的想法。她告訴我們,她的中國家庭(和其他許多家庭一樣)非常迷信,大家都公認她是個非常幸運的人。中國人認為「八」是個幸運數字,她的生日是十月二十六日──沒錯,二加六等於八。於是她開始意識到:人家說你是個幸運的人,本身就是幸運的基礎。

如果人家說你是幸運的人,你會有勇氣去冒險、犯難,但仍然有信心繼續往前走,」她說,「孩子們看到的許多幸運的事,都是經過大量的準備與投資後的結果。那句諺語:『我越努力,我就越幸運』是什麼意思?如果你能把這個概念內化到孩子心裡,說假如我努力工作,我在某件事上就會有很好的機會,而且好像會很幸運,它會真的很有力。」

蔡教授意識到,控制自己的運氣這個觀念深植於中國人的迷信中。她告訴我們「風水」的概念──講求屋子裡的某些方位是幸運的。「但萬一你的方位不對,你可以掛一面鏡子去扭轉它,或者開一個洞,讓好的風水進來。」她說,「有運氣,但是有漏洞,所以你也可以這樣控制你的命運。」

她將這個信息傳遞給她的兩個女兒。每當她們抱怨命運或事情不如意時,「我會立刻說,『不,妳有能力去扭轉它,讓你自己幸運。』

我敢說蔡教授一定不曾打電話給女兒的學校校長,要求將她的女兒轉班。她只是教她們把任何事都做好。當她的丈夫希望多保護女兒時,她反而慫恿他讓她們去冒險。

「讓孩子變得脆弱然後保護他們會更容易,但我認為這樣不好。」她說,「許多孩子說『我不擅長考試』,或『我數學不好』,如果我們遷就他們,他們永遠不會知道他們能做多少。」

無論多麼在乎成就,蔡教授都強烈主張她的孩子必須創造她們自己的成功與運氣。她反對直升機式的管教方式,父母空降幫孩子做家庭作業,或設法幫他們解決問題。「家長不能為孩子做這種事,他們必須自己去贏得運氣。」她斷然說道,「外面是個強悍的世界,你必須敦促孩子努力並相信自己。」

蔡教授知道每個孩子都不一樣──她在書中自嘲她寫這本書的部分原因是,她發現用在大女兒身上沒問題的管教方式,在個性不同(並且更叛逆)的小女兒身上卻不管用。但兩個女兒後來都進入哈佛,並回憶她們有個快樂的童年。她的大女兒蘇菲亞感激她的父母永遠支持她,他們對她的高期待讓她知道「他們有信心我可以做出令人驚嘆的事」。

因為練習小提琴的時間太長最後極力反抗的二女兒露露,如今很高興她的母親沒有放棄她。「如果我考試成績不好,她不會讓我躺在床上哭哭啼啼,她會叫我起來用功。下次考好一點,我的心情就會好些了。」她說。

 

讓孩子知道,是嘗試、冒險和相信自己的過程讓他們得到幸運

雖然我最早認為潔西卡.雷文斯坦因和蔡美兒對幸運的孩子看法不同,但我開始去看她們有什麼共通點。雷文斯坦因希望霍瑞斯曼的學生看到通往快樂幸福的途徑有很多,蔡美兒為她自己的女兒只規劃一條道路,但露露的話讓我震撼,因為她說她學會不責怪任何人,自己負責任,自己創造運氣(和好成績)。雷文斯坦因一定會贊同這句話。

雷文斯坦因博士對我說,快樂不一定和成就有關──各種能力水平當中都有快樂的孩子。蔡教授對她的女兒比較不那麼肯定──她認為成功會給她們帶來快樂。但她現在更明白,是嘗試、冒險和相信自己的過程讓你得到幸運。

蔡教授告訴我們,儘管她以嚴格聞名,「我繞一圈回來了,現在幾乎在另一邊了。我認為我們的孩子現在都被過度要求、過度管教。我可以想見他們的父母有多麼焦慮,我想我們拐錯了彎,目標應該是讓孩子們自己更堅強。」

但她不是自相矛盾,因為她仍然相信,當孩子們「投入努力,有一點控制力,向自己證明通過他們的意志力,他們可以完成一件事時」,實力和運氣就會出現。我們都想要有自信的孩子──但對他們說他們很棒其實力量不大。他們需要看到他們自己如何創造出運氣。

從她的書引發的爭議與抨擊,蔡教授可以把她自己看成是非常幸運或非常不幸的人。「我認為我是個非常幸運的人。」她爽朗地說。這種樂觀的態度是帶來更多運氣的關鍵要素。「人們都喜歡正向、積極的人,所以展現樂觀、信心與進取,而不是消極,才真正是成功的一部分。」她說。

幸運的孩子知道,如果他們尋找美好的東西,他們就能得到它。

 

※延伸閱讀:

當孩子學會用一顆善良的心溫暖週遭的人,自己也會感到無比的幸福>>https://goo.gl/VrSoCZ

讓孩子在充滿愛的氣氛下成長,是爸媽能給孩子最好的祝福>>https://goo.gl/N2s2Bt

 

摘自 珍妮絲‧卡普蘭, 巴納比‧馬殊《幸運的科學:為什麼有些人的運氣總是特別好?普林斯敦高等研究院「運氣實驗室」為你解開「幸運」的秘密》/平安文化

 

Photo:Oldiefan ,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陳玉玲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