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請相信自己,別怕自己和別人不一樣

大人不經意的一句話,可能會影響孩子一輩子!

文/喬辛.迪.波沙達、雷蒙德.喬、全智恩

 

大人不經意的一句話,可能會影響孩子一輩子!

 

在過去成長的過程中,你也曾因為他人一句不經意的話而受到傷害嗎?

 

文中的男孩維特,一個當了十七年的傻瓜,才知道自己是一個天才。女孩蘿拉,一個當了半輩子的醜八怪,才知道原來自己太漂亮。 

 

帶領孩子一起讀這兩篇故事,教孩子學會相信自己,並提醒自己,要時常看見孩子的美好本質。

 

 

 

維特,你在畫什麼?

 

八歲的維特牽著爸爸的手進到了學校。禮堂裡,和維特同齡的孩子們穿戴整齊的坐在椅子上,爸爸讓忐忑不安的維特也坐到椅子上。

 

不久後,校長走上講台,燦爛的笑著說:

 

「恭喜大家今天入學!」

 

孩子們和家長們都用力的拍著手。

 

入學典禮結束後,維特和爸爸一起走向教室,一進到教室,迎面而來的是一位年輕女老師親切的微笑,維特點點頭打招呼然後往教室裡左顧右盼。

 

「書⋯⋯書桌有一⋯⋯二⋯⋯二⋯⋯二十五個⋯⋯」

 

維特像機器人一樣數著書桌和椅子的個數。維特雖然有些搞不清楚狀況,但爸爸的手輕撫著維特頭的這個舉動讓他感到安心,心裡也暖洋洋的。

 

過了幾週,要上繪畫課的孩子們和老師來到了學校的草地上。小朋友三五成群的聚在一起,有人坐在一起玩遊戲,也有人在聊天,只有維特一個人坐得遠遠的,呆愣愣的望著其他小朋友。這時候,

 

「維特,過來這裡。」

 

老師朝維特招了招手,她手裡拿著一張白色的圖畫紙。

 

「來,在這裡畫上你想畫的東西,知道了嗎?」

 

維特點點頭。

 

「能重複一次老師剛剛說過的話嗎?我要你做什麼?」

 

老師彎下腰看著維特的眼睛說道。

 

「畫⋯⋯畫想⋯⋯想畫的東西⋯⋯」

 

維特一開口說話,其他小朋友就哇哈哈笑了起來,老師向他們比了比安靜的手勢。

 

「很好,維特,你做得很棒,那麼現在就畫你想畫的東西吧。」

 

維特走到草地一邊的小角落,把圖畫紙放在膝蓋上,環顧著四周。其他孩子們有人畫花草樹木,有人畫飄浮在天空上的雲朵,有人畫學校的建築物,也有人畫同學的背影……

 

維特覺得不可以和其他小朋友畫一樣的東西,他閉上雙眼思考了一陣子,然後拿出彩色蠟筆在圖畫紙上開始畫了起來。

 

「維特,那是什麼?」

 

正專注的畫畫時,背後傳來了老師的聲音。老師看著維特的圖畫搖了搖頭。

 

「有波浪的圖案、也有圓形,你畫的是閃電嗎?」

 

老師一一指著維特的圖說道。

 

維特抬頭傻愣愣的盯著老師看。

 

「維特,你在畫什麼呢?」

 

「ㄈ⋯⋯風。」

 

「風?」

 

維特點點頭,舉起手摸著自己的臉頰接著說道:

 

「風⋯⋯風啊⋯⋯如果碰⋯⋯碰到這裡的話,就會覺得癢⋯⋯癢癢的,還有,如果碰⋯⋯碰到耳⋯⋯耳朵的話,就會有一種刺刺的感⋯⋯感覺⋯⋯」

 

在附近的孩子們聽見維特的這番話後忍不住大笑出聲,老師也蹙著眉頭,一副無法完全理解維特在說什麼的模樣。

 

「同學們,可以安靜一點不要笑嗎?」

 

老師回頭看了一眼正在笑的孩子們喊道。孩子們的笑聲馬上停了下來,老師把頭轉回來,伸手搭在維特的肩膀上說:

 

「維特,這看起來很像是塗鴉耶?」

 

「不⋯⋯不是塗⋯⋯塗鴉,風⋯⋯風真⋯⋯真的是那⋯⋯那樣吹的。」

 

老師嘆了一口氣接著說:

 

「不要畫像風這樣的東西,可以畫些眼睛看得到的東西嗎?」

 

老師遞給他一張新的圖畫紙,維特搔了搔頭把圖畫紙接過來。

 

「眼⋯⋯眼睛看⋯⋯看得到的東⋯⋯東西的話⋯⋯」

 

維特重新選了位子坐下,睜圓了眼睛,認真環顧四周。

 

「這⋯⋯這個⋯⋯」

 

映入維特眼簾的是一隻手指大小,已經死掉的昆蟲。

 

「嗚哇!這隻昆蟲的腳上有刺耶!頭頂也有尖尖的刺,發亮的翅膀上還閃著七彩的顏色,真是神奇!若是在空中飛的昆蟲,我就沒辦法看得這麼仔細了。」

 

維特從四面八方仔細端詳著死掉的昆蟲,重新調整呼吸後,拿起彩色蠟筆,開始專注的在圖畫紙上描繪那隻昆蟲。

 

「大家!到教室集合!」

 

老師向孩子們大聲呼喊。

 

「來向同學們介紹自己剛剛完成的圖畫吧?」

 

老師向海瑟比了比手勢,海瑟順了順閃耀的金髮從位子上起身。

 

「我畫了樹木,我把那邊那棵樹上的葉子從綠色變成咖啡色的樣子畫了下來。」

 

海瑟的手指向一棵法國梧桐樹,她畫的樹葉一半是綠色,一半是咖啡色。

 

「哇!妳真的把樹葉的顏色觀察得很仔細呢,畫得很好!」

 

老師和孩子們全都拍手鼓掌。

 

「好⋯⋯好奇怪,那棵樹綠⋯⋯綠色的樹葉比⋯⋯比較多,不⋯⋯不像那圖⋯⋯圖一樣是一⋯⋯一半一半。」

 

但是,並沒有人把維特的話聽進去。

 

當所有同學都分享完之後,老師盯著維特看。

 

「最後,來看看維特的畫吧!來,來教室前面介紹你的畫。」

 

維特走到教室前,為了讓同學們看得清楚一點,維特把自己畫的圖往前舉了一些。

 

「那是什麼?」

 

老師皺著眉頭仔細看著維特的畫。

 

「昆⋯⋯昆蟲。」

 

「昆蟲?你說昆蟲嗎?」

 

老師驚嚇的叫出聲,其他小朋友緊接著爆笑出聲,另外有幾個小女生也跟著尖叫起來。

 

「因為有⋯⋯有昆⋯⋯昆蟲,而且顏色又很漂⋯⋯漂亮。」

 

老師看著維特的畫好一段時間,然後聳了聳肩道:

 

「嗯,畫得很好,但請你下次不要畫昆蟲,畫一些漂亮的東西如何呢?這個昆蟲太噁心了。」

 

維特仔細的觀察自己畫的昆蟲,再看一次後發現覆蓋翅膀硬殼的顏色好像塗錯了,本來是更鮮豔的彩虹色的,但怎麼找也找不到顏色鮮豔的蠟筆。」

 

「顏色塗得漂亮一點的話就不會噁心了,若有鮮艷顏色的蠟筆就好了……」

 

直到繪畫課結束後,維特還是不停的想著自己的畫,老師擺著手說噁心的表情也同時浮現在他的眼前。

 

「維特,這是你畫的嗎?」

 

晚餐時間,檢查維特書包的爸爸拿出了兩張圖畫問道。

 

「嗯⋯⋯嗯,爸⋯⋯爸爸。」

 

維特慌張到一句話也說不出口,只能一個勁兒的搓揉著雙手。

 

「真的是你畫的嗎?」

 

「對。」

 

維特低著頭用蚊子嗡嗡般細小的聲音回答。爸爸盯著兩張圖看了好一段時間。

 

「一開始不⋯⋯不知道要畫⋯⋯畫眼⋯⋯眼睛看⋯⋯看得到的東西,風⋯⋯風碰⋯⋯碰到臉的話,會覺得圓⋯⋯圓圓的,也⋯⋯也會覺得癢⋯⋯癢癢的⋯⋯」

 

「那這張圖是什麼?看起來很像是昆蟲?」

 

「我畫⋯⋯畫了眼⋯⋯眼睛看⋯⋯看得到的東西,因⋯⋯因為有一隻死⋯⋯死掉的昆蟲,覺⋯⋯覺得閃⋯⋯閃閃發亮的硬⋯⋯硬殼很漂⋯⋯漂亮,雖⋯⋯雖然想畫⋯⋯畫好一點,但因為沒⋯⋯沒有鮮艷顏色的蠟筆,所以畫⋯⋯畫得很噁⋯⋯噁心⋯⋯」

 

爸爸放下手中的畫問:

 

「這張畫很噁心?誰說的?」

 

「老⋯⋯老師⋯⋯」

 

爸爸想了一會兒,然後看著維特的眼睛說:

 

「維特,你畫的圖一點也不噁心,你真的畫得很好。」

 

聽了爸爸的話,維特的心怦怦跳了起來。

 

「真⋯⋯真的嗎?」

 

「當然是真的啊!這是爸爸到目前為止看過的昆蟲圖畫中畫得最像的,這張風的圖畫也是,能把眼睛看不見的東西畫得那麼好的小朋友除了你之外沒有別人了。」

 

爸爸拿著畫站起身,然後開始環顧家裡,雖然是掃過一圈就可以全部看完的小房子,但爸爸還是花了一段時間把家中裡裡外外各個角落都仔細觀察了一遍。

 

「我來看看,好,掛在這裡就很顯眼了。」

 

爸爸把圖畫掛好之後,張開雙臂一把圈住維特的肩膀,原本在廚房的媽媽也走到維特的身旁。

 

「真的畫得很棒,維特!」

 

這時,維特的嘴角終於浮現了一絲笑容。

 

 

醜八怪蘿拉

 

準備要去上學的蘿拉,正盯著鏡子看。

 

「頭髮的樣子好奇怪。」

 

蘿拉一直用梳子梳頭髮,但越梳頭髮就越往上翹,蘿拉神經質的把梳子丟到床上。

 

「像我這樣的人,打扮了也沒用。」

 

「唉唷,我們家醜八怪。」

 

「醜八怪,我們去散步吧!」

 

「醜八怪,要顧好弟弟喔!」

 

從很小還沒有記憶的時候開始,媽媽、爸爸就用「醜八怪」取代了蘿拉的名字,就算穿了漂亮的衣服也是醜八怪,做了好事也是醜八怪,無論做什麼,蘿拉都是醜八怪。

 

蘿拉露出煩躁的表情,盯著鏡子看的時候,從樓下傳來了爸爸的聲音。

 

「為什麼總是慢吞吞的?還不快點下來?」

 

蘿拉趕緊瞄了一眼時鐘,離校車來的時間還有十分鐘。

 

「現在出去的話,就要在冷空氣裡發抖了耶⋯⋯」

 

蘿拉故意把房門「碰!」的一聲關上,然後跑下樓梯。

 

「醜八怪,怎麼可以那麼大力的關門?要小力一點呀!」

 

媽媽一邊整理著蘿拉的衣服一邊說。蘿拉頭也不回的穿上了鞋。

 

「媽媽在說話的時候要回答啊!」

 

坐在沙發上看報紙的爸爸說。但蘿拉還是不發一語的往外走。

 

冰冷的空氣竄進身體裡,等著校車的蘿拉,一邊踢著腳下的小石子一邊嘆氣。

 

「同學們,這一個三明治要分給三個人吃,那麼一個人可以吃多少三明治呢?」

 

老師在黑板貼上了三明治的圖片,然後看著孩子們。孩子們全都直盯著黑板苦惱著,除了一個人—蘿拉之外。

 

蘿拉在上課時間總是低頭看書,她不曾抬頭挺胸過,就像是有什麼東西從地面上拉扯她一樣,蘿拉的臉總是朝下,甚至偶爾會因此感到肩頸痠痛。

 

「蘿拉,可以看黑板嗎?」

 

蘿拉嚇了一跳抬起頭來。

 

「很好,那麼今天就讓蘿拉來回答看看吧?」

 

蘿拉不得不從座位上起身,但是她仍舊低著頭。

 

「三分之一。」

 

蘿拉只是簡單的說出答案後便迅速的坐下。

 

「要向同學們解釋為什麼是這個答案啊!」

 

蘿拉露出不情願的表情又從椅子上站起來。

 

「那一個三明治是一,然後要把它分給三個人吃的話⋯⋯」

 

低頭說話的蘿拉聲音越變越小。

 

「蘿拉!根本聽不清楚妳在說些什麼,抬起頭然後再大聲一點,這樣低著頭就看不到妳漂亮的臉蛋了啊!」

 

同學們聽了老師的話後紛紛笑出聲來,蘿拉的臉瞬間漲紅,緊閉著雙唇不再說話。老師看了那樣的蘿拉一眼,便擺擺手要她坐下。

 

「大家都在嘲笑我,笑我長得醜而且連話也講不好,我真是個沒用的人。」

 

蘿拉把臉埋進雙手中趴在桌上,彷彿馬上就要哭出來了。

 

「蘿拉,剛剛的數學問題答得很好喔!老師是希望妳能把算出答案的過程講解給同學們聽,才又點妳的。本來想要好好稱讚妳一下,但妳好像因為太慌張了,所以一句話也說不出口。如果能再有勇氣一點就好了,加油喔!」

 

快下課的時候,老師會把來不及對一些小朋友說的話寫成小紙條給他們,今天蘿拉也是那其中一位。

 

蘿拉草草看了一眼後,就把紙條揉進書包裡。她的書包裡已經有三、四張揉皺的紙條。

 

下課後,蘿拉到校門前等校車。其他小朋友在等校車的時候,都會聊天或玩遊戲;但蘿拉還是跟以前一樣,低頭看著地板嘆氣。

 

「我什麼事都做不好,我不但長得醜,就連想講的話也沒辦法好好講。我一輩子都會被取笑的,怎麼辦?」

 

在回家的路上,這種想法一直在蘿拉的腦袋中揮之不去。下車之後,蘿拉坐在路旁的椅子上,一邊擺動她的雙腳,一邊陷入沉思之中。一隻剛好路過的小狗,搖著尾巴靠近朝牠揮手的蘿拉,摸了摸小狗一陣子後,蘿拉像是忽然想起什麼似的猛然起身,接著往家的方向跑去。

 

「我們家醜八怪回來啦?」

 

坐在沙發上打毛線的媽媽對著蘿拉喊。

 

「又是醜八怪。」

 

踏上一個階梯的蘿拉稍稍瞪了媽媽一眼。

 

「哈哈哈,醜八怪怎麼了?」

 

蘿拉把媽媽的笑聲拋在身後,朝二樓自己的房間走去。進到房間的蘿拉一股腦兒的打開書桌抽屜,翻找些什麼。

 

「在這裡!」

 

蘿拉拿在手上的是,一個可可亞罐子。她打開可可亞罐子,把裡面的髮夾全部拿出來,然後又在書桌上翻找,拿出了一本厚重的筆記本。

 

「我要把錢存在這個罐子裡,這樣以後就可以用這些錢做整型手術了,還要把我想說的話寫在這本筆記上。」

 

蘿拉把可可亞罐子和筆記本放進衣櫥抽屜的最深處,再用鑰匙把抽屜鎖起來。完成這一連串的動作後,她就像是藏起了一顆大寶石一樣,感到心滿意足。

 

 

 

摘自 喬辛.迪.波沙達、雷蒙德.喬、全智恩《孩子,要相信自己:先別急著當傻瓜》/方智好讀
Photo:Philippe Put, CC Licensed.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