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媽若是一面滑手機一面喊孩子去念書,這是史上最黑心也最無用的教養法

孩子到了青少年時期,親子關係都已搖搖欲墜,爸媽就別再挑戰極限,硬要扮黑臉當老師。我很早就覺悟了:那就是,和青春期孩子做不成師生,起碼要保住親子關係。

哪個青少年做功課時能容忍爸媽賴在一旁當監察官?

如果不放心,老師一角就換人做做看,爸媽樂當啦啦隊。

「陪兒子寫作業到五年級,然後心肌梗塞住院了,做了兩個支架。想來想去命重要,作業什麼的,就隨其自然吧。」

「我此刻光榮的躺在急診室急救,病因是腦出血,我深刻懷疑就是教小孩寫作業弄的,請不要再讓我陪他寫作業。」

「我每次輔導孩子寫作業都會抓狂,然後爸爸出現了,說,你走開,我就忍氣走開。過幾分鐘就聽到爸爸喊我,說,媽媽,快去找個衣架給我。」

「我是老師,我也是媽,總感覺沒教過比我兒子更蠢的學生,沒辦法,氣急了,就揍一頓。」

以上抱怨文乃出自中國的親職網路社群,充滿張力的劇情,卻是活生生的現場。是什麼事情,讓前一秒還母慈子孝,後一秒就雞飛狗跳?數分鐘之內,溫柔的親媽變後母,慈愛的親爹變暴君?那當然是:爸媽親上火線教孩子功課。

上述還是小學的情景,小學生懵懵懂懂,也可能逆來順受,但是到了青春期,可不是爸媽教不會、點不醒,就可以隨便當場爆炸。因為爸媽的火力恐怕早已不及青少年,更有可能的是,青少年根本不給展現強大火力的機會,他會直截了當告訴你:

「我自己來,我的功課不需要你管太多!」

「你根本亂教,跟老師教的不一樣!」

「你教的我都聽不懂,你根本不會教!」

或許還是有不少青少年依然以爸媽為師,但隨著課業愈來愈艱深,爸媽總有「江郎才盡」的一天。
 

制定不緊也不鬆的工作時程表

到底孩子上了高年級,甚至是國中以後,還要不要充當他們的書僮,甚至化身為家庭老師?

依我自己陪伴三個孩子的經驗,這絕對沒有標準答案。每個孩子的學習速度不同,成熟度也不同,我家有小子從中年級開始,我已全然放手,但也有到了國中仍需我隨伺在側、傳道解惑;還有一上國中,因課業陡然繁重,緊張焦慮,不知所措。

面對這樣的孩子,每天開始讀書時,我必會請他先撥出幾分鐘,把要讀的書與功課攤開來,然後帶著他仔細安排一個「不鬆也不緊的工作時程表」。如此一來,慌亂的孩子在腦袋裡就會先種下一幅「地圖」,知道今天的讀書流程大約怎麼走。當他按照計畫一項接著一項完成時,就會愈來愈清楚自己讀書的節奏,專注的時間也愈拉愈長,慢慢養成紀律。執行一陣子之後,他們應當就能獨當一面,自己規劃學習進度。

要陪孩子寫作業與讀書嗎?其實這個問題根本不必問,因為哪個青少年還能容忍爸媽賴在一旁當監察官呢?所以,一旦咱家小子們開始讀書,我便很識相地離開,留待他們獨力作業。但是,我一定會請他們先安排好當天的行程表,每做完一件工作就打一個勾,學會自我監督。
 

做一隻過境鳥,若即若離,定時駐足,適時提點

我也絕非從此消失無蹤。大約每隔一個小時,我就變成一隻過境鳥,默默飛過來關注一下,看是否跟上進度、有無需要協助。如果發現不太OK,我就會輕盈地駐足一下、適時的噹一下,然後再無聲飛離。既然是過境鳥,孩子會很清楚,媽媽我一定會規律的出現,當然不敢隨便鬼混。

孩子讀書的時候,爸媽您在做什麼呢?有一個孩子跟我告狀,她說她媽媽都是一面滑手機一面喊她去念書,她覺得這是史上最黑心的催孩子念書法。要孩子心服口服,那麼言教不如身教,身教不如境教,爸媽先安靜下來專注工作或閱讀,就能上行下效、風行草偃,全家都被薰陶成「有為青年」了,讀書的習慣怎麼可能養不了?
 

擅長的科目放手,青少年要摸索出自己的讀書方法

而到底要不要出手協助青少年讀書呢?孩子擅長的科目,我會大膽放手讓他們自行摸索,比如生物、英文。因為讀書是孩子自己的事,他們終有一天要學會掌握讀書的方法、自行消化知識。但是這等功夫絕非突然之間就能練成,需要不斷琢磨。孩子擅長的科目就是他的領地,他會有自己的耕耘方法,透過這些科目讓他摸索,風險最小,效果也最好。

但是孩子不太擅長的科目,比如國文、數學,我就知道該是出手協助的時候了,爸媽絕不能置身事外。每個孩子的學習狀況不同、成熟度不同、擅長的科目不同,如果不從旁觀察,即時掌握困難,恐怕就錯過了打地基或突破難關的關鍵時刻。

有不少孩子一上國中便覺得學習艱難,因為沒有適時幫他們找出問題、突破瓶頸,於是愈學愈兩光。我看過不少因追趕不上進度,最後乾脆自我放棄的案例。
 

你的孩子就是你的孩子,別挑戰極限想當孩子的老師

不過,想要出手幫忙青春期的孩子,他們可未必賞臉。每次演講,都有爸媽兩手一攤說,看到孩子的分數慘不忍睹,想問問原因何在,沒想到孩子就衝出一句:「你不要管那麼多!」堵住爸媽的嘴。

我問我家小子:「有沒有什麼要幫忙的?」竟然也被打臉,小子直接看扁媽媽我:「功課那麼難,我看你絕對不會的啦!」我才恍然大悟,在小子們的「萬事通名單」中,我早被除名。

更有一天,小子們很神奇的在國中時突然發出相同的聲明:「媽,我的功課我自己讀,你不要再管任何事!」如果我偏不信邪,硬要闖進他們捍衛森嚴的讀書世界,絕對會賠上最寶貴的親子關係。

的確有很多爸媽跟我吐露相同的心聲,他們的孩子某天突然宣告:「我的課業不是爸媽的課業!」敬告爸媽別再越雷池一步。然而,爸媽從此就能高枕無憂嗎?孩子果真能自我學習良好嗎?不!他們只是「自我感覺良好」,很多時候根本是「圖文不符」。他們聲稱能自己讀,事實卻是還讀不好、讀不通。爸媽看著忽高又忽低的分數,一雙雞婆的手又不由自主想要染指,結果呢?

其慘烈程度可不只是小學生的爸媽教功課教到心臟病發,而是自尊全被青少年踩爛。他們像是帶著強毒的刺蝟,升起數也數不盡的防衛尖刺,一針針刺向好心幫忙的爸媽,毫不留情。

孩子到了青少年時期,親子關係都已搖搖欲墜,爸媽就別再挑戰極限,硬要扮黑臉當老師。我很早就覺悟了:那就是,和青春期孩子做不成師生,起碼要保住親子關係。

孩子想要自己學,卻還沒準備好,你不敢隨便放手,他偏偏不准你插手,那麼,老師一角,就換個人來做吧。幫孩子找到適合的老師或補習班,黑臉給他們當,極限給他們挑戰;回過頭來,我們就走溫情路線,做個不須燒腦、只管加油打氣的啦啦隊。

更何況,你對孩子有期望就是有期望,你教孩子功課的時候,這種期望更是具體顯現,神人級的爸爸媽媽才有可能透澈領略「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此玄奇高超的境界,在課業繁重的青春期,永遠要全力守護的,就是穩固而和諧的親子關係。

當然,還是有神人爸媽能繼續擔任青春期孩子的老師。但是想要維繫好這艱巨的「師生關係」,也歡迎看看我另一本著作《誰說分數不重要》。

 

摘自 彭菊仙 《家有青少年之父母生存手冊》/天下文化

 

Photo By:pixabay
數位編輯:黃小羽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