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習放下身為家長的焦慮,讓孩子自己面對可能有危險的情況,孩子才能發展出面對危險狀況的反應能力

學習放下身為家長的焦慮,讓孩子自由地犯錯。如果小孩無法從現實生活中獲取經驗,就永遠無法獨自面對交通的險惡。一般所說的「街頭智慧」(streetwisdom)也是相同的道理,就是讓孩子自己面對可能有危險的情況,學會獨自在外時如何評估風險和遠離麻煩。

父母要學著漸漸放下保護傘

我沿著單車道往前騎,從家對面的公園一直騎到購物中心。孩子們就讀的小學就在購物中心後方,距離我們家大約一公里。我一邊和海琳聊天,一邊注意著在我們前方騎車的伊娜,她身旁則是海琳的兒子伊力亞斯。

在這個天空清澈的夏日早晨,寬敞的單車道十分繁忙。儘管各小學的開放時間都已刻意錯開,避免不同學校的學生同時擠在街道上,不過單是和我們同校而且走這條路的孩子,就多到足以讓這裡成為障礙賽賽道:有騎著大型載貨單車(bakfietsen)占據車道的媽媽,有奮力踩著踏板和突然橫向急轉彎的四、五歲小朋友,還有年紀比較大、放手騎車競速的男孩。

荷蘭的道路平坦且設有單車道,但沒有校車和臨時停車位,所以對於大多數人而言,最理想的上學方式就是騎單車;這樣的設計也等於鼓勵荷蘭人從小便習慣以單車為生活中主要的交通工具。通往學校的路線設有相當精美的單車道,學校附近也規劃出減速區,抵達目的地之後,立刻就會看到大型停車棚。

伊娜今年八歲,最近她問我,能不能讓她像哥哥一樣,自己騎車去上學。班自己騎車上學已經有兩年時間,而她的同學伊力亞斯這幾個月來也開始獨自騎單車去學校。

事實上,伊力亞斯一家的做法是讓他騎在媽媽和妹妹的前方,媽媽則是在一段距離外注意他的安危。他和伊娜約好要一起騎車去上學,在我看來確實是個好主意。等到這兩個孩子越來越有自信,我們大人也會漸漸拉長與他們之間的騎車距離,慢慢放下為人父母的保護傘──直到他們有能力在沒有監護人的情況下,自己騎車上學為止。

 

孩子才能真正邁向獨立

我和海琳一邊騎車跟在伊娜和伊力亞斯後方,一邊交流育兒經驗。

海琳說,上週她讓伊力亞斯在放學後自己去逛玩具店;一小時後,她實在是焦慮得受不了,決定出門找兒子。結果就在這一刻,伊力亞斯剛好回到家。雖然他花了不少時間,但他的首次獨自出遊非常順利。

海琳坦誠地對我說,她覺得放手的過程令人備感壓力。

我完全同意,但是,讓孩子學會獨立非常重要,是他們長大成為自立青年的必經之路,而且這麼做也能減輕家長的負擔:如果不需要接送孩子去學校和各種社團及課外活動,家長就不需要分秒必爭、壓力過大又手忙腳亂,而且也會比較快樂、放鬆,更能在孩子需要時給予百分之百的關注。

這時候,我們和小朋友已經距離過遠,如果他們騎車發生意外,我們也根本來不及阻止。但我們還是保持在可以迅速察覺狀況的範圍內,如此一來,孩子就能發展出面對危險狀況的反應能力,而不只是盲目聽從大人的指令。

這種策略也是參考荷蘭育兒書籍的建議:學習放下身為家長的焦慮,讓孩子自由地犯錯。如果小孩無法從現實生活中獲取經驗,就永遠無法獨自面對交通的險惡。一般所說的「街頭智慧」(streetwisdom)也是相同的道理,就是讓孩子自己面對可能有危險的情況,學會獨自在外時如何評估風險和遠離麻煩。

等到荷蘭小孩升上中學,需要去比小學距離住家更遠的地方上學,他們已經習慣騎單車穿梭在不特別擁擠的車陣中,或是在擁擠的單車道來去自如。大多數的小學都會在最後一年或倒數第二年提供「單車精進計畫」,確保學生在面對更長的騎車距離之前,經過適當的交通訓練;學生也必須接受理論測驗,並且了解所有的交通規則和標示。

此外,學校也會接受贊助舉辦單車日,學生可以把自己的單車帶到學校,由荷蘭交通協會(ANWB)檢查煞車、車燈、反光條等等,並且頒發證書;必要時也會招募家長志工協助修理單車。

 

※延伸閱讀:

全能的父母養出無能的孩子,什麼都幫孩子做好做滿是「害」不是「愛」>>https://goo.gl/Jfz9f9

培養孩子未來大能力!我們必須先明白未來趨勢>>https://goo.gl/zUeSjk

 

摘自  瑞娜.梅.阿考斯塔, 蜜雪兒.哈契森《荷蘭式教養:自由開放X適性教育X簡單生活,打造快樂家庭的13個祕密》/大好書屋  

 

Photo:Rhythm_In_Life ,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陳玉玲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