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明進:讓父母陪著孩子一起「笨作文」

國寫提高了寫作考試的難度,讓許多父母更急著把孩子送進補習班補作文,卻不見孩子寫作能力有起色。林明進強調,過度訓練型的寫作習慣,一成不變盲目套用僵化的作文公式,反而是造成學生寫作能力不佳的元凶。

有鑑於進入大學後,各種領域都要運用文字做報告或學術發表,學生必須具備精確表達的文字能力,從107年起,作文獨立成為「國語文寫作能力測驗」考科,不同於傳統作文,可說是為大學校系選才量身訂做的寫作檢定方式,除了過去傳統議論和情意作文功能外,更考察學生是否具備實際運用語文的能力。

作文的重要性,在獨立成為考科後上升到另一個層次。然而,學校中的國語文老師,被各種學習進度綁死,不是每個人都有時間有能力循序漸進導引學生練習作文。建中剛退休的作文名師林明進,在教學生涯中摸索出一套對學生有用的作文學習方法,並寫成專書分享,結果成為另類的暢銷作家。繼為國中會考寫的《笨作文》之後,又出了為高中生寫的《國寫笨作文》一書。

受訪當天,林明進穿著一身藍色花襯衫,談起話來眉飛色舞、熱力四射,大致可以想像他數十年來對著建中一群資質優異的學生是怎麼上課的。長年的教學往來,讓林明進得以近身觀察了解青少年,發展出自己一套作文的學習理論,不僅對資優學生有用,對一般學生也適用。

林明進曾任教育部「基測國文作文策略與實例」編撰、全國國語文競賽各級作文評審,他分析,過去作文題型單一而抽象,呆板乏味,國寫特別針對「寫作環境」與「刺激條件」加以改進,結合閱讀與寫作的連結,透過每篇八百字以內的引導文字,發展出更符合語文運用實際需求。寫作之前,必須具備閱讀理解能力先行消化題目,如果在第一步就分不清是「限制型寫作」或「拓展型寫作」,往往注定丟了分數。

由於國寫結結實實的寫作力要求,學生必須重視多元化的思考訓練,不再是堆砌名言佳句、套用作文範本框架能取得高分。

國寫提高了寫作考試的難度,讓許多父母更急著把孩子送進補習班補作文,卻不見孩子寫作能力有起色。林明進強調,過度訓練型的寫作習慣,一成不變盲目套用僵化的作文公式,反而是造成學生寫作能力不佳的元凶,「作文不是反覆多寫就會好,違反學習原理,缺少一步步建立基本功的鍛鍊過程,即使日以繼夜寫,也無法讓寫作進步。」

面對寫作,林明進認為,學生應該先跳脫作文有標準答案的思維,「看到題目,孩子要能打算怎麼寫、決定怎麼寫,而不是思考應該怎麼寫。」

林明進主張培養自然而然的寫作力,提出「笨作文」,完整分析寫作步驟,不給予任何範本,強調憑自己本事寫出來的文章就是自己最佳範文。

「寫作文要『自在』,先問自己的文字生命在不在?」林明進指出,寫作的起步,應該是寫自己最熟悉的,把最會寫、最想寫的寫出來,想寫的時候再寫。但許多孩子的寫作起點,就是課堂上老師給了一個題目,要孩子馬上寫作文,「這是鑑別孩子寫作程度,不是培養孩子寫作力,」林明進說:「一寫文章就被打分數,甚至通篇修改,寫作變成一個很不好的經驗,第一步錯了,就壞了孩子寫作的胃口和信心。」

學生寫不好,往往是因為沒有準備好,因此,不能要求初學者一開始就寫,要醞釀、去發現,從零開始,一樣一樣分項練習,再加以整合,如果孩子掌握了寫作要領,會寫了,就什麼也不怕了。

有的人一天就可以寫完,有些人卻要花上三個月才能寫好,有些人用300字篇幅可以寫到最好,有些人卻要用600字才能闡述完整,林明進認為,在培養寫作力的階段,應該依據個人能力不同給予彈性,有的人就從寫一句話開始練習,重點是要幫助每個孩子都在自己原有的基礎能力往上增長。

因此,林明進認為,寫作訓練必須做大幅度修正,回到正規的語文訓練。從審題、立意、構思、選材、布局五大步驟,用最笨的方法,一步步把基本功練好,掌握要領,就能根據題目各自變出戲法。

學習寫作,不能忽略任何一個步驟,就像是審題,看似簡單,但能決定文章文體,以及題目的要求和限制,過去就有位寫作頂尖的學生,在高中入學考試時,把作文題目「一場及時雨」寫成「及時雨」,忽略了題目中限定詞「一場」,因為審題不完備,痛失分數。

越早讓孩子了解寫作歷程,越能有效提升寫作能力,林明進鼓勵:「以家為單位,爸媽一起陪著孩子寫作吧!」透過荷花池畔這種方式簡單的導引,實際參與陪伴孩子寫作,讓孩子的寫作興趣萌芽。

從孩子生活中可以看到、最容易觀察的部分開始寫起,無論是今天學校有同學吵架,或是發生的任何事件,都可以成為寫作素材,練習描述情境,或是敘述自己的看法。

但林明進強調:「光提供影像讓孩子來寫,這樣還不夠笨。」必須進一步幫孩子設計,找出情境,安排次序,例如寫「我的老師」,讓孩子自行選擇一個想要描寫的對象,接著帶領孩子分項從整體到細部觀察,例如,先用50字寫「老師的長相」、再用50字寫「老師的動作」,又用50字寫「老師的儀態」,還可以再用50字描述老師特殊的部分,像愛講方言或是笑話,讓孩子知道如何透過自己的眼睛,把所有材料蒐集完備,醞釀過後,才動手寫。
這樣分項練習,幾篇之後,孩子對於寫作就會有初步的認識,不會在一開始就跌跤受挫而害怕寫作。

 

林明進的三個作文理論

累積40年的教學經驗,林明進把學習作文建築在三個理論上:

1.醬油理論:醬油的醞釀與發酵,必須具備足夠的時間和完整的過程。

2.水果理論:要能從零開始自己播種栽種,完全是自己產出的。

3.駕訓班理論:學開車的起步都是分項學習,並非一開始就直接上路。

透過「荷花池畔」這個主題,林明進具體運用這三個理論,林明進一步步引導學生,具體感受什麼是由景入情,帶領學生進入寫作的歷程。

建中旁是植物園,園中有個荷花池,然而,儘管學生們每天經過荷花池,如果要學生寫「荷花池畔」,多數學生還是會因為不曾用心細看,不知從何下筆。所以,在寫作前,必須讓學生和荷花產生聯結。

春天的時候,帶學生去荷花池,要學生觀察,荷花池的春天在哪裡?是冒出水面的第一片綠意,或是水面下的整片綠意盎然,又或者是麻雀在電線桿上吱吱喳喳交頭接耳?一個星期後,交出一篇200字純寫景「春天的荷花池」。

有了初次接觸,當學生再經過荷花池時,往往就會多看幾眼。

到了夏天,帶著學生再度拜訪荷花池,讓學生看看,什麼叫蓮葉荷田田,從春天第一片綠意到現在生氣蓬勃,陽光照在團團圓圓的荷葉上姿態萬千,荷香陣陣,看到遊客來了、攝影師也來了,池塘裡面的魚游來游去,感受荷花池夏天的高潮,過了一個星期,用同樣字數寫一篇「夏天的荷花池」景。

秋天到了,又去看荷花池,池中荷葉一半枯黃,一半剩下梗,荷花池繁華落盡,沒有了生氣,但殘敗也是美,敗荷也能成風景,在一星期後,學生們要用200字描述秋天的荷花池。

進入冬天,造訪荷花池,讓學生看看池中只剩下幾根沒有清乾淨的荷桿,一個遊客也沒有,連水裡面的魚也不太動,天色很沉,池水像是墨汁,生機到了谷底。又是一星期後,用200字把冬天的荷花池這一片死寂寫出來。

歷經春、夏、秋、冬,林明進要學生用一節課,坐在池邊靜靜回想這一年,所看到荷花的一生。

接著,第二年的春天,依舊帶學生去看荷花池第一片綠意再度冒出來,雖然不是去年同一片,但學生能感受到生生不息,什麼是由始至終,又到周而復始。

給予三個禮拜的沉澱醞釀後,讓學生撰寫800字由景入情,或由景入理的文章。

林明進說:「這個過程,讓學生真實走過寫作的歷程,如何觀察、取材、醞釀,如果學生有天要描寫花東海岸時,也就能具體掌握如何構思下筆。」


國寫要求「知性與情意」都能寫

國語文寫作能力測驗獨立成考試科目,國寫主要關注學生兩個部分能力,第一個就是要評量學生「知性的統整判斷能力」,也就是能否正確解讀文字或圖表,適當分析、歸納,具體描述說明,以及能否針對各種現象提出自己的見解。

另一塊則是「情意的感受抒發能力」,學生能否具體寫出個人實際的生活經驗、真誠表達內心的情感,以及能夠發揮想像力。

國寫要求學生「知性與情意」都要能寫、會寫,和過去長文寫作可以自由選擇文體彈性書寫,可以說是迥然不同。

而國寫題目的範圍與材料,更是廣泛,可能是天文、地理,也會是歷史、人文,更可以是自然科學領域。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