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先把自己化身為她,開啟你的同理心

他們無法了解別人臉上的表情或是反諷言語的意思,但是他們的智慧並不差,因此他們的世界很小,僅容許少數了解他們內心的人進來,很不幸的,唯一進入她心裡的戴文被無辜的殺害,凱特林迷失了。

文/洪蘭

馬克 ‧ 吐溫說:「一個失去至親的人就像房子被火焚毀,它的損失要過一陣子才會慢慢的出現。」

不曾經驗過這個的人是無法體會到那個痛,《留下來的孩子》(Mockingbird)非常樸實的寫出一個有輕度自閉症的孩子凱特林,因為一場校園槍擊事件失去了唯一可以跟她談心、長期照顧她的哥哥戴文,以後所發生的事、刻劃她要如何走出困境的過程。

書中的對話非常真實的描述出高功能自閉症(即所謂「亞斯伯格症」)孩子對事情的看法、探討亞斯伯格症病童的調適,他們常常光從字義去解釋事情,而且非常執著於某一件事,就像凱特林聽到Closure這個字,她就去查字典,字典上說:「對於人生所遭遇的災難,如摰愛的人的死亡,所經歷的一種情感上的告別。」她不懂,因此就開始了打破砂鍋問到底的歷程,只要碰到人就問Closure是什麼意思,其實這正是這本書的意思,凱特林透過追尋Closure,找到了她自己的Closure。

自閉症的孩子因為他們大腦中鏡像神經元的活化不足,使他們無法了解別人臉上的表情或是反諷言語的意思,但是他們的智慧並不差,因此他們的世界很小,僅容許少數長期跟他們接觸、了解他們內心真實意思的人進來,很不幸的,唯一進入她心裡的戴文被無辜的殺害,凱特林迷失了,父親也無法走出哀傷。

使得凱特林長期自我封閉,以閱讀和繪畫打發日子,幸好有位老師伸出援手,開始教導她何謂「同理心」以及它的功能,使她逐漸願意接納他人。過程中,因認識了在同一次槍擊案失去母親的麥可,開啟了同理心。

因為一場校園暴力,我們看到一個像朝陽的生命就這樣沒有意義的夭折了,這種校園暴力現在幾乎是常常發生,許多人甚至都習慣了,看到新聞就跳過去。

在看這本書時,我心中一直在想:「我們的社會是怎麼了?為什麼現在的孩子心中有這麼多恨,自己要死,還拉許多不相干的人墊背?」

這本書因為是從亞斯伯格症患者凱特林的角度來寫的,因此在閱讀時,請先把自己化身為她,開啟你的同理心。但願這本書能像暮鼓晨鐘,喚醒我們對青少年暴力和霸凌的注意,讓這種悲劇永不再犯。
 


這篇作品也向大、小讀者丟出另一個需要再三思考的問題:「孩子在成長、學習的過程中,面對陌生人事或熟人時,該實話實說呢?或者應該提早學習如何社會化或所謂的文明化,屈服於現實社會的要求,提早結束自己的童年,裝出小大人的模樣呢?

在這個爾虞我詐的社會裡,亞斯的特質雖然顯得有點突兀、有點那麼率直,但不也是另一種風景嗎?希望看完本書之後,讓具有複雜心靈的我們,可以多一點點不同的思考方式,也能對亞斯的思考模式多幾分了解、多幾分尊重與包涵,促使社會間不同議題的對減少吧!

 



摘自 凱瑟琳 ‧ 厄斯金《留下來的孩子(新版)》/ 小天下

┼了解更多請看:
博客來 http://bit.ly/2MYoZl6
金石堂 http://bit.ly/2ttiRZW
小天下 http://bit.ly/2Kkrks2
誠品 http://bit.ly/2KoQ7I3

 

 

Photo:Pixabay ,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吳佩珊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