犯錯是學習的最佳機會

若犯錯就是學習的機會,那麼勇於承認犯錯,就像冒險一樣會帶來新機會。「很期待從這次機會中,學習到新的經驗。」所以,承認犯錯就是原諒自己的重要因素。
  • 書摘
  • 2018-06-04
  • 瀏覽數6,905

在我們的社會中,我們學到要為錯誤感到羞恥。我們都不完美,但我們需要追求的是一種勇氣,用這份勇氣來改變自己對不完美的想法。這個概念會給人很大的鼓勵,但也是當今社會最難以接受的觀念。世上沒有完美的人,但每個人都會要求自己和他人完美─尤其是孩子。

閉上眼睛回想:小時候犯錯時,家長和老師那裡傳出什麼訊息?你犯錯時,是否接收到自己很笨、無能、不乖、令人失望或笨手笨腳的訊息?再閉上雙眼回想:某次犯錯而遭責怪的經驗。那時你對自己有什麼看法?當時決定未來要怎麼做?記住,那時候的你並沒有意識到,自己正在做出會影響未來的決定。有些人決定:自己就是不乖或無能。有些人則決定:反正無法完美,那乾脆不要冒險,免得招致羞辱。太多孩子決定犧牲自己的自尊為代價,只想要追求他人肯定,試圖去討好大人。也有些人決定,他們以後要遮掩錯誤,並且盡可能避免被人發現自己犯錯。這些情況,能鼓勵孩子發展出有用的生活技能嗎?當然不能。

家長和老師在孩子犯錯給予負面的對待,但其實大人的出發點往往是善意的,他們想要讓孩子表現得更好,「為了他自己好嘛」。但他們沒有去想,自己所用的方法會產生什麼樣的長期結果。有太多的教養和教導是建立在恐懼之上。大人害怕:如果自己沒有「強迫」孩子做得更好,就是沒有盡到責任。大人擔心:別人會怎麼看待他們的孩子。有些人則以為,如果不讓孩子感受到一些恐懼和羞辱的話,孩子永遠學不會要表現得更好。這些擔心,大多數原因是大人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怕自己若沒有嚴厲譴責、羞辱和施予痛苦,那就等於溺愛孩子。大人往往以強化操控來掩飾自己的恐懼。

還有另外一種方式,既不是溺愛,也真的能督促孩子表現得更好,並且不必以降低孩子的自我價值做為代價。那就是,我們可以教導孩子為錯誤感到高興,因為犯錯就是學習的機會。「妳犯錯了,太棒了。我們能從中學到些什麼?」

在這裡,「我們」這個詞很重要。大多時候,大人是共犯,造成孩子犯錯。有太多的錯誤之所以會發生,是因為大人沒有花時間去訓練和鼓勵孩子。我們往往挑起叛逆,而非激勵孩子改進。大人應讓自己成為接受不完美的典範,讓孩子向你學到將犯錯當成學習的機會。

在家庭和班級會議中,孩子可以觀摩、練習如何將錯誤轉化為學習的機會。許多家庭發現,若能在晚餐時分享當天所犯的錯誤及所學到的教訓,這樣很有幫助。如果班級會議天天進行,那每週可以有一天留點時間,讓每個學生分享一個自己的錯誤及心得。孩子們需要經常體認到「犯錯是寶貴的經驗」,並且在安全的環境中學習。

本書反覆出現一個主題,就是學習如何將教養的挑戰轉化為學習的機會。但首先,成人需要改變自己對犯錯的看法,才能展現出德瑞克斯所說的「不完美的勇氣」的典範。至於實際的做法,就是以下的三個方式。

 

修正錯誤的三個R方法

承認(recognize)―「喔哦,我犯錯了。」
和解(reconcile)―「我道歉。」
解決(resolve)―「讓我們一起努力找出解決的方法。」

如果把犯錯視為學習的機會,而不是一件壞事,那麼當事人比較容易擔起犯錯的責任。如果我們把犯錯看成壞事,就容易覺得自己能力不足或是挫敗,而變得對自己或是他人產生防衛、閃躲、批判或挑剔的行為。另一方面,若犯錯就是學習的機會,那麼勇於承認犯錯,就像冒險一樣會帶來新機會。「很期待從這次機會中,學習到新的經驗。」所以,承認犯錯就是原諒自己的重要因素。

你是否注意到,當大人願意道歉時,孩子們是多麼樂於原諒我們呀?你是否曾經對孩子道歉過?有的話,孩子是怎麼回應的?我在世界各地演說時都問過這個問題,得到的答案非常一致:當成人誠心道歉時,孩子們幾乎總是說:「沒關係,媽媽(或爸爸,或老師)。」孩子們上一分鐘還因為大人不尊重的行為而表現出憤怒或怨懟(而且大人極可能還罪有應得),卻會因為大人說了:「我很抱歉。」而立刻變得寬宏大量。

承認犯錯、取得和解之後,就創造出一種正面的氣氛,可以接著實施第三個R方法。在充滿敵意的氛圍中想要努力找到解決之道,根本就是緣木求魚。

 

當孩子們擁有負責的模範時,他們就會學到負責

儘管我明白這個道理,但是我和大多數的人一樣,沒辦法依照自己的理解而行事。身為人,我們經常困於情緒而失去常識(回歸到我們的爬蟲類大腦)。我們往往不經思考就回應,而非仔細思考後再行動。我最喜歡正向教養的一點就是,無論犯了多少的錯,無論我因此而搞得多麼糟糕,我總是可以回到正向的原則上,然後從錯誤中學習,清理我造成的混亂,讓情況變得比犯錯之前還要好。

就因為我犯了太多的錯誤,所以上述修正錯誤的三個R方法,是我最喜歡的觀念。我自己有個經典案例。我有次斥責當時才八歲的女兒說:「米莉,妳是個被寵壞的小屁孩。」(這句話聽起來有溫和、堅定、尊嚴或是尊重嗎?)

早已熟習修正錯誤三個R的米莉反駁:「等一下可別跟我說道歉。」

我完全直覺反應說:「不用妳擔心,我根本不打算道歉。」

米莉衝回房間摔上門。我很快就恢復了理智,意識到自己的行為不對,走到她房間去道歉。她還在怒頭上,沒有準備好接受我的道歉。我看見她正拿著一本《溫和且堅定的正向教養》的初版在畫線,在空白處寫上「騙人」兩個字。

我離開房間心想著:「老天,女兒長大會不會寫自傳描述母親虐待她?」我知道自己犯了嚴重的錯誤。

五分鐘後,米莉來找我,怯怯地用雙手抱住我說:「我很抱歉,媽媽。」

我說:「親愛的,我也很抱歉。事實上,我罵妳是被寵壞的小屁孩時,我才是那個小屁孩。我對於妳的不當行為很生氣,但我自己也失控了。我真的非常抱歉。」

米莉說:「沒關係,我真的表現得像個屁孩。」

我說:「我知道自己做了什麼,才刺激妳拿出那樣的行為。」

米莉說:「我也知道自己做了什麼。」

當成人為了自己所製造出的衝突而擔起責任(任何衝突都至少需要兩個人才會發生),孩子們通常願意依循大人的榜樣,為自己的行為負責任。當孩子們擁有負責的模範時,他們就會學到負責。

幾天後,我聽到八歲的米莉在電話上告訴朋友:「噢,黛比,妳真是有夠笨了!」米莉很快就發現自己言詞失當,然後說:「對不起,黛比。我罵妳笨的時侯,其實我自己才笨。」

米莉已經將修正錯誤的三個R方法內化了,並且學到,犯錯就是學習的絕佳機會。

 

摘自   簡‧尼爾森 《溫和且堅定的正向教養:姚以婷審定推薦,暢銷全球40年的阿德勒式教養經典,教出自律、負責、合作的孩子,賦予孩子解決問題的能力》/遠流出版

 

Photo:Josh Willink ,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陳玉玲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