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律師 呂秋遠:親子相處,要同理對方想法

身兼知名律師、網紅、暢銷作家、廣播主持人、大學兼任助理教授多重身分,臉書有59萬人追蹤動態的呂秋遠,從個人的經驗出發,認為親子之間的相處,其實就是用同理的角度去理解對方。爸媽不要企圖控制小孩,生命是無法控制的。

身兼知名律師、網紅、暢銷作家、廣播主持人、大學兼任助理教授多重身分,臉書有59萬人追蹤動態的呂秋遠,從個人的經驗出發,認為親子之間的相處,其實就是用同理的角度去理解對方。爸媽不要企圖控制小孩,生命是無法控制的。

 

知名律師呂秋遠有多重身分:網紅、暢銷作家、廣播主持人、大學兼任助理教授,臉書上有59萬人追蹤他的動態,所寫的兩性及家庭關係的文章,寫出女性在婚姻和家庭中的境遇及難題,常引起廣大迴響。單身的呂秋遠最近「升級」、出版親子教養書《孩子,我聽你說》,寫給青少年和父母看。

面對「你沒當過爸媽,你懂什麼」的質疑,呂秋遠說:「雖然我沒有小孩,但我當過小孩。」許多孩子不願意跟父母說的心事,包括:學校成績、被排擠霸凌、交男(女)朋友、懷疑自我價值,卻在呂秋遠的臉書上私訊他,最小的只有小學三年級,大一點的高中甚至大一、大二都有。

呂秋遠從個人的經驗出發,認為親子之間的相處,其實就是用同理的角度去理解對方,「孩子如何同理父母,以及父母如何同理子女,」爸媽不要企圖控制小孩,小孩是無法控制的生命。

 

想問15歲的自己滿意現在的自己嗎?

呂秋遠說,每次看到兒童或青少年私訊問問題,就好像是看到小時候的自己,「被霸淩的自己、認為沒價值的自己,覺得爸媽都說為我好、但到底好什麼好的自己,被升學壓力逼到很噁心的自己,被同儕討厭、一直想尋求認同的自己。」

國中時,呂秋遠吊車尾考進升學菁英班,即使再怎麼努力,也只能考15~20名上下。爸爸希望他可以維持國小的優秀成績,卻不知道班上每個人都是優等生。於是他開始作弊,被發現之後,不僅被狠狠的打了一頓,還被老師威脅要逐出這個班,同學們有意的排擠與忽視他,看他就像是瘟神。

呂秋遠說:「對同學來說,我的品行不好、成績不好、家境不好、體能不好,不欺負這個人都不好意思了。」國中那三年是呂秋遠人生最悲慘的時光,被人貶低、成就感低落,過得很痛苦。

事隔多年,以學歷來看,呂秋遠高中念建中,而後念政大、台大,拿了一個博士、三個碩士,可說是人生勝利組。但呂秋遠常想問15歲的自己:「我現在這樣,你滿意嗎?」

 

感謝任何一個傷害過自己的人

即使事隔近30年,呂秋遠仍忘不掉那段黑暗歷史,但他已漸漸消化掉負面的情緒,甚至可以把這段過程看成人生的養分。「傷疤慢慢痊癒後,不需要再怨恨過去的自己或別人,反正就感謝任何一個傷害過你的人,」呂秋遠說。

呂秋遠不諱言,現在他可以瀟灑的說「人生往前看」,是因為他存活下來、被視為成功者,「但更多的人是講不出來的,被否定的人生像墜入萬丈深淵、很不快樂。」他希望那些被困住的人可以因為他的文字,想辦法釋懷、知道「那不是你的錯」,繼續往前走,人生還有很多機會。

孩子在臉書上問的很多問題,很多時候根本沒辦法解決。像是孩子想要逃離原生家庭,呂秋遠認為自己能夠提供的就是「樹洞」的角色,讓孩子抒發心情。呂秋遠想讓這些孩子感覺人生還是有希望的,他說:「雖然我是個陌生人,但我都願意幫他了,人生還有什麼過不去的呢?」

Q:為什麼會想寫這樣主題的書?起心動念為何?

A:很多人說:「等你當了父母,你就知道,小孩很難管。」我沒有把自己當成親子專家,我做不到、我也不懂;但我從訴訟的經驗得到一個啟發:要如何在訴訟當中說服法官?你必須站在對方的角度去看事情。

看青少年的這些問題時,我會去想自己小時候是怎麼樣。很多大人的問題在於,忘記自己曾經是青少年,也曾面臨成績、交友、被排擠、前途茫然、為什麼要念書、交男(女)朋友等問題,當時你希望爸媽怎麼回答你?答案也就呼之欲出。

我想要傳達的訊息只有一個:「孩子如何同理父母以及父母如何同理子女」。例如手機的問題,媽媽罵小孩一天到晚滑手機,小孩生氣媽媽管他用手機。我想,如果我是他們,我會怎麼做?我希望家長和孩子去思考:「你要不要去同理對方的存在和用心?」當你能夠同理,就能夠做出對對方和自己比較好的判斷。

很多青少年困惑,為什麼一定要念書、考好大學?父母滿口「我是為你好」,其實是為了面子吧?我會告訴他,以我的社會經驗來看,因為這是一條相對平穩的路,雖然不能確保你一定功成名就,但至少是未來的門票,所以你就念吧。

但對那些不會念書的孩子來說,很難要求他把念書當成唯一的路。爸媽應該問:「那你喜歡什麼?」很多家長不見得有時間理解孩子想要什麼,也沒有觀察孩子的天賦在哪裡,甚至有些人把自己的期望投射到孩子身上,要求孩子一定要念台大,因此產生親子衝突。

Q:這本書寫的一些內容,是否投射或反映你小時候的成長經驗?

A:我常在臉書放一首歌《手紙~拜啟 給十五歲的你》,在心裡問15歲的自己:「我現在這樣,你滿意嗎?」15歲的我過得很不快樂,不知道為什麼要考建中?為什麼大家那麼重視成績?為了討爸爸的歡心,只好作弊,這也是為什麼我對於成績有那麼深的體悟。

雖然後來證明,不靠作弊我一樣可以考上建中,可是我仍然會想:當年為什麼要做這種事,讓同學、老師討厭我?其實我只是想讓爸爸開心,卻害他去跟老師道歉「教子無方」,但不是他教子無方,而是對我的要求不切實際。老師也沒有找出問題癥結點,不停的打我、排擠我,我就再犯給你看,國中3年就在不斷的錯誤跟責罰當中度過。

長期被貶低成慣犯、一無是處,怎麼可能快樂?有些同學表面上跟你關係還不錯,私下卻說你的壞話,我被排擠在班上小圈圈之外,當然不會快樂。過了這麼多年,回頭去看這些事,你問我會不會忘記?不會。那會不會生氣或介意?倒也不需要。事實上,那些過程都是養分。

我花了很長的時間走過那個黑暗面,因為我運氣好,當然也很努力。我可以坐在這裡講這些話,是因為我看起來好像還算成功;有更多的人是沒辦法講的,被否定之後就完蛋、過得很不快樂,沒辦法像我一樣說那些都忘了吧、往前走。我希望他們可以看到我的某些訪談和文字,知道「那不是你的錯」、想辦法讓自己釋懷,不要一直困在過去、能夠往前走,知道人生還是很有機會的。

Q:你是靠什麼樣的正能量,走出不愉快的國中3年陰影?

A:能夠走過這段,和人的個性有關。我要感謝我爸媽,雖然讓我很不爽的也是他們,但我要感謝他們,至少讓我的個性還算善良,不會想藉由傷害別人得到利益。這是他們給我最好的天賦,保證我不會走太歪。

人生就是來修行的,太放縱不會有好下場,你就是要不斷的提醒自己,路要走對。這個道理跟減肥很類似,當你覺得你可以隨便吃,就會變胖,所以你要不斷督促自己少吃一點。

當你很努力、路愈走愈順之後,正能量也會愈來愈多。我不敢講我很聰明,但我很認真,把該做的事情做好、獲得不錯的成果之後,正能量就會相對增強。

學位拿到、準備(律師)考試也順利的過關,你告訴自己「認真付出就會有回收,過去的傷疤讓它慢慢變好,不要再怨恨過去的自己或別人,反正就感謝任何一個傷害過你的人。」

 

青少年怎麼「趨吉避凶」?

呂秋遠觀察,對青少年來說,最能趨吉避兇的方法就是「陽奉陰違」,你說你的、我做我的。最常見的就是交異性朋友。「家長很奇怪,女兒18歲前不能交男朋友,28歲拚命叫她交男朋友,應該在20歲以前就給她練習的機會。」

有家長問呂秋遠:16歲的女兒和學長交往,怎麼讓他們分手?他建議爸媽一定要開誠布公、和孩子討論。要交男朋友?好,帶來給爸媽看一下,從大人的角度給你一些建議,為什麼這個男生適合或不適合你。

孩子滿20歲之前,父母是孩子的法定代理人,依據民法規定,如果孩子在外闖禍,父母得要跟孩子一起連帶賠償。呂秋遠建議家長,要不斷的和孩子溝通,讓孩子知道責任、法律、義務和權利,他才會知道可以做什麼、不可以做什麼,以及滿20歲後有什麼權利和義務。這個要不斷的去溝通。

「父母不和孩子溝通,他就偷雞摸狗、陽奉陰違,你叫我不能交女朋友,我就交;你叫我不能翹課,我就翹;你叫我不能抽菸,我就抽;我不信你抓得到我,」呂秋遠說出小孩心中黑暗的OS。「父母想控制小孩,最後發現根本控制不住,但小孩本來就是不受控制的生命,」他說。有人說:「律師你沒當過爸爸,你不懂。」但呂秋遠說他當過小孩,知道可以怎樣「玩爸媽」,小孩在暗處可以做的事情遠比你想的多太多。如果爸媽想控制小孩,只會破壞親子關係而已。

 

呂秋遠小檔案

現職:律師
學歷:台大政治所碩士及博士、台大高階經營管理碩士財務金融組、東吳大學法律系碩士、政大財政系
經歷:立法院立法委員辦公室主任、東吳大學社工系兼任助理教授、廣播節目主持人
著作:《孩子,我聽你說》《請問呂律師:關於愛和婚姻的練習題》《星光》《噬罪人》《噬罪人2:試煉》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本篇文章出自第期未來Famiy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