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爺:我的帥並不是天生的

感謝上帝,用歲月中這些刻骨銘心的日子讓我自己去找答案,沒有殘忍地收走考卷。我的答案是我自己寫出來的,可不是天上掉下來的。作答過程的痛苦,您沒看到而已,我的帥並不是天生的。

睡前,突然翻到舊筆記本裡記載著二○一二年底剛創業時,我的公司「寶爺食代」前半年的「營業額」:第一個月是一九五○○,第二個月是六五○○○,第三個月是四○○○○,第四個月是五○○○○,第五個月是六六○○○。

直到第六個月開始,「淨利」才開始有機會和生活支出勉強打平。

 

一旦上了路,就不回頭

每天早上七、八點,我騎著豪邁一二五出門,跑遍內湖科技園區、中和科技園區、新竹科學園區和五股工業區,一家家公司送試吃、揪團購,找廠商、看工廠、送貨,打電話、接電話、抄訂單、寫貨運單……

下午繼續騎車,趕回家之後,在客廳裡,賤內小葳和我用前一天女兒笨馨和肥栗摺好的紙箱,一起包貨、裝箱,等宅配傍晚來收貨、出貨。

出完貨,就去接小孩回家,陪著她們玩,陪她們講話,等待她們一天天長大。

睡前整理一下自己的心情,在FB上寫寫文章,有喜,有怒,有悲。夜裡敲下鍵盤的時刻,其實都是我生活壓力的逃城,很多的壓力灌進文字裡,整篇超重的文章有時反而把我自己壓得喘不過氣。老媽借我的二十萬本錢如果一不小心燒完了,那可是連一縷灰燼也看不到,唯一留下的大概是絕望的氣味吧。

這樣和數字拉扯的不安日子過了四百多天,其實我也不知道我是怎麼撐過來的,我只知道我不想回頭,我只能繼續這樣下去。

第二年,同事梅子每週兩、三天,挺著懷孕的大肚子從新店騎摩托車到板橋我家,幫我出貨,而當時我一個月只付得起一萬塊薪水給她。

 

我的答案,是我自己寫出來的

每一天,我都在想下一個產品在哪裡,下一張訂單怎麼來,下個月收支有沒有辦法平衡。我常常沒有答案。感謝上帝,用歲月中這些刻骨銘心的日子讓我自己去找答案,沒有殘忍地收走考卷。

如今,舊筆記本上這些自己記錄下來的數字,讓我回想起這些年的這些過程。

我的答案是我自己寫出來的,可不是天上掉下來的。作答過程的痛苦,您沒看到而已,我的帥並不是天生的。

 

做很多事情,我的先天條件沒有比人家厲害。

我只是憑意志力堅持得比大部分的人久,有一天突然就變成別人口中所謂的厲害。

其實,我本質上還是沒有比人家厲害……

只是別人先放棄了。

 

摘自 梁嘉銘(寶爺)《從痛苦到痛快》/寶瓶文化

照片提供:寶瓶文化

數位編輯:陳玉玲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