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意的是你的毫不在意

我的摩托車真的沒什麼了不起,不過是一輛摩托車,髒了、壞了都難免,好解決。不解決也無所謂。但~「我在意的是你的毫不在意,不是車。」

吃完東西,走回停車處準備騎摩托車離開時,看見一個小鬼拿著一杯手搖飲料,試圖爬上我的摩托車,而媽媽正在旁邊講電話忙著。

我的摩托車是重機,體積比較大一點,高度也比較高一些,小鬼爬得不甚順利。他伸出拿著飲料的那隻手,試圖搆住車手把來穩住身體,讓自己可以爬上椅墊。我遠遠地看到,心裡就覺得很有可能會挫屎,正想要出聲提醒他小心……

果然,下一秒立刻悲劇:小鬼的力氣不夠,手又比較小,於是,手上的飲料直接掉落,杯子的封膜破了,有少許飲料灑上了車子的腳踏板,大概是奶茶一類的吧。

我對車子髒了這件事不是很在意,小孩要坐在上面玩我也OK,只要車子有停好,沒有翻倒的安全疑慮,其他的我就隨便了。

所以,我並不打算對這小鬼發出任何責難。

 

惱羞成怒的媽媽

我走過去,正想問一下小鬼有沒有事,這時,他那原本正在講電話的媽媽看到這狀況,立刻把小鬼從腳踏板上抱下來,拿出衛生紙,一邊幫他擦拭著衣服上被飲料濺到的地方,還一邊抱怨著:「你看看你,又把自己弄髒了。」小鬼則是一臉的天真無辜。

媽媽擦完小鬼之後,把衛生紙往我車上順手一放,對小鬼說:「走了走了,下次再這樣調皮,我就打你手心。」接著,她就牽著小鬼的手準備要離開……

「還好嗎?人有沒有事?」我出聲問了一下。

媽媽朝我看了一眼,說:「沒事。」接著又轉身準備離開。

我:「抱歉,請等一下,麻煩你至少把打翻在我車上的飲料清一下,然後,把杯子跟衛生紙一起帶走吧。」

媽:「這車是你的喔?」

我:「是我的沒錯。但不管是不是我的,你們都該清一下吧!我看到飲料是弟弟打翻的喔。」

媽:「又不是潑到整台車,才那一點點。」

我:「你不想清,我OK,我自己來。但請你把垃圾帶走,不過分吧?」

媽(翻了個白眼):「重機了不起喔?什麼嘴臉!嘖……」

她心不甘情不願地把杯子從腳踏墊上撿起來,拿起剛剛已經吸滿飲料的髒衛生紙,往滴到的地方很敷衍地劃了過去,原本髒掉的地方更髒了。

我:「對我惱羞成怒大可不必,小孩在看。」

媽:「少在那邊廢話。心眼小,很在意就說一聲。」

我:「我在意的是你的毫不在意,不是車。」

媽:「是喔!」(白眼again。)

她一臉不悅地牽著小鬼走了。我自己摸摸鼻子,把髒掉的地方又清了清。

我的摩托車真的沒什麼了不起,不過是一輛摩托車,髒了、壞了都難免,好解決。不解決也無所謂。

沒人是完美的,誰的心裡不會多少有點髒,行為有點壞,我三不五時也想偷雞摸狗。這是人性,也無可厚非。但如果連我這外貌極度姣好的文明人這麼客氣地提醒你,你都要惱羞成怒以對,那麼,休怪總有一天會有凶神惡煞對你不客氣。

再說一次:我在意的是你的毫不在意,不是車。

 

摘自 梁嘉銘(寶爺)《從痛苦到痛快》/寶瓶文化

Photo:skeeze ,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陳玉玲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