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最喜歡的 是和他們一起成長的媽媽

「真的嗎?我真的有做得好嗎?⋯⋯這樣就夠了嗎?」

「我覺得自己這樣,簡直跟我媽沒兩樣啊!」媽媽學員既憤慨又氣餒地說出這句話。

課堂開始前,這位媽媽牽著女兒現身,媽媽穿著一襲素雅有型的勁裝,俐落的剪裁用黑灰白色階來層疊,看在唸設計出身的我眼裡,很是亮眼;牽著的女兒,一改之前與媽媽相似的穿著搭配,這天則是穿起用多層粉色紗堆疊而起的蓬蓬裙,整個揚起一股公主的氣場。

「我也不知道她為什麼要這樣穿?我都已經跟她說~今天要在公園裡上課了!」媽媽對著專注看著這位公主而嘴角揚起的我,說道。

「喔~沒關係啊!我只是覺得她之前比較不會這樣穿⋯⋯很美啊~」我笑笑回應。

課堂進行到尾聲,又到了一對一解畫的時間了!我看著這對母女的創作,媽媽則是看著擺動著粉色蓬裙的女兒在公園裡和朋友拿著落葉玩鬧、滿場奔跑,眉頭不禁皺了起來。而我拿起她們倆的畫作,感受每次上【親子藝術療癒】時,總是會在親子的畫作裡看到的兩人之間的連動;她們的畫作一樣不免俗,展露出兩人最近正在糾結的議題:叛逆。

「妳們倆的畫作裡,都有一股破繭而出的味道呢!妳看~這裡⋯⋯還有這裡⋯⋯」我指著她們母女作品的相似之處,以及與其他人創作的相異之處:平面的紙上,架出立體的骨架。

「最近,有想要突破既有框架的想法嗎?」待她理解、點點頭回應後,我接著問。

「齁⋯⋯她最近會一直反抗啊!特別是穿衣服這件事。我出門的時候就一直說~今天是到公園上課,妳穿褲子會比較方便⋯⋯但她就是不聽,一定要穿成這樣!這樣不是很不方便嗎?⋯⋯(以下省略一萬字)」她看著不顧衣著形式、照樣跑來奔去的女兒,叨叨絮絮地說著。

「啊!這不就是我媽以前會對我說的話嗎?」完整地敘述完情緒後,她驚覺。

「呵呵⋯⋯很不錯唷!這次妳自己發現了呢!」我笑著點點頭,支持她繼續講下去。
 

妳當時希望媽媽可以怎麼做呢?又或者,妳覺得女兒希望妳怎麼對她呢?

「其實,我每次回娘家的時候都很緊張;很期待看到我媽,但又很害怕她又會挑剔我的穿著;你知道?我媽這個人⋯⋯(以下省略一萬字)。」已經是媽媽的她,瞬間成了小女孩。

「所以,妳那時候最希望媽媽可以怎麼樣呢?或者說,妳女兒希望妳怎麼對她呢?」我問。

「她希望我可以給她空間和自由去嘗試啊!」她說出了女兒出門前對她說的話。

「嗯嗯⋯⋯所以,這也是妳想跟妳媽媽說的吧?」我微笑地把她女兒送給她的禮物,打開。

靜靜地陪著眼淚婆娑而下的她⋯⋯待情緒自然流洩告一段落,她那再抬起頭、搜尋著女兒身影的眼神,不再是不解和責備,而是感謝和欣賞;那是收下禮物的眼神,我懂。

「妳今天很棒啊!即使妳還沒放下心中的糾結,但還是願意先放手讓她嘗試,給了她當年妳最想要的允許⋯⋯這是很不簡單的唷!」看著她被眼淚刷洗過後而晶亮的眼睛,我說。

「真的嗎?我真的有做得好嗎?⋯⋯這樣就夠了嗎?」還沒站穩的她,連忙問道。

「當然還不夠啊!妳要把這份允許也給自己!允許自己用不同的方式去呈現自己,允許自己去嘗試各種不被准許發展的可能⋯⋯甚至,允許自己成為和妳媽不一樣的媽媽。重新詮釋『媽媽』。」我在「媽媽」這兩個字上加了重音,還外加一個意味深長的微笑。
 

一邊陪著孩子一起長大 一邊練習當媽媽 

每位媽媽,都是有了孩子之後才開始練習當媽媽。我們很容易把自己的媽媽當成範本,好的部分盡數吸收;但有些令過去的自己不舒服的情境,也會依樣畫葫蘆⋯⋯這沒有什麼不好,因為那正是可以讓自己這顆茶葉蛋入味的裂縫,是一個讓自己的內在小孩和孩子一起長大的契機。而且,孩子最喜歡的就是,我們和他們一起成長啊!

祝福天底下的每位媽媽,母親節快樂!擁有並鍛鍊詮釋「媽媽」的自由與力量。

 


我是李詣琦,親子療癒職人,讓內在小孩和孩子一起長大。

覺醒父母。自主小孩|https://m.facebook.com/autonomouspeople

內在小孩轉大人| https://sosreader.com/project/internal-child/
 

 

Photo:jameswheeler,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黃小羽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