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經歷了第一次巨痛的生產,媽媽們仍會選擇再生第二個孩子

那些被他們整得心煩意亂甚至情緒大崩潰的時候,不是我不記得,只是在記憶中變得很模糊,也不願意去回想,那些都已成為非常不重要的那時那刻。
  • 藍汐
  • 2018-04-02
  • 瀏覽數5,232

「明勳,我真的真的真的很想有一個女兒,我們再生一個如何?」我滿懷期待的問谷謙的爸爸。 

「我覺得還是不要了吧,因為我真的真的很不忍心你再受一次生產的折磨。」明勳愁眉苦臉的勸說我,這不是他第一次勸說我,只是一次比一次讓我覺得有商量的餘地。這一次我提出來的時候,明勳臉上的表情仍然是百般不願意,事隔一年他對我第一次生產過程記憶猶新,他說他的陪產經歷讓他明白什麼是恐懼和極度擔心,他一度認為我可能會因為難產而走掉。

我生谷謙的時候花了整整12個小時,那是一個血淋淋的疼痛不堪的過程,我記憶最深刻的是在痛到極致的時候我的靈魂游離出身體,飄在空中充滿同情的看著那個躺在產床上滿臉猙獰大聲尖叫的自己。最後,谷謙是被產鉗夾出來放在我的胸口,第一次看到他,他的臉上因為被夾而紅腫瘀青,頭頂不是圓的而是被夾成尖尖的,他就像是打了一場大架而來到這個世界,但是我第一眼看到閉著眼睛大哭特哭的他,我就深深的愛上了這個臉上青紅紫綠的兩眼腫脹的「小怪物」。 


「謝謝你對我的關心,但是我真的很喜歡當媽媽,我也真的很想有一個女兒。我已經準備好再痛一次,你就同意了好嗎?」 

「但是妳自己在生完谷謙之後發誓再也不要小孩,還說如果你忘記了,我需要提醒你!」我先生不甘心的說。

我沈默了一下,然後做了一個鬼臉,說到:「啊!我已經不記得了,不記得就不算,OK?你就答應我吧,反正是我痛不是你痛,對不對?」

我先生那次經不起我的糾纏,終於鬆口答應了。

沒有多久,我就懷孕了,而且如願以償的有了女兒。有兒有女的生活讓我很心滿意足,現在老大谷謙快10歲了,老二谷馨已經7歲,日子真的過得非常的快。我真心的認為,當兩個孩子的媽媽是我做的最好的重大決定之一,這個決定完整了我的人生。

不過,這麼多年來,一直有一個問題困擾著我:為什麼在經歷了那麼痛不欲生的第一次生產之後,我仍然會選擇有第二個孩子?我的確在生產之後信誓旦旦的說再也不要生孩了,結果不到一年的時間,我就淡忘了痛苦的經歷,毅然決然的重蹈覆轍,難道我是典型的「好了傷疤忘了痛的人」?

 

經歷中的「我」和記憶中的「我」

一直到最近,我看了一本書【快思慢想】,我才慢慢領悟出答案。作者是獲得2002年諾貝爾獎的教授Danieal Kahneman, 他是學術界公認的當代最偉大的心理學家和行為學家。他在書中談到一個非常有意思的理論:每一個人都有兩個「自我」:經歷中的「我」和記憶中的「我」,經歷中的「我」是此時此刻親身感受的自己,比如醫生問你:如果我觸摸你的肚子,你感受到不舒服嗎?回答問題的一定是經歷中的」我」;記憶中的「我」是在事件發生後回憶這個過程的自己,比如醫生問你:你最近有什什麼不舒服?是怎樣的不舒服?此時的你需要憑藉記憶回答這個問題,你的答案有可能和實際情況差異很大。


D. Kahneman教授指出,心理理學上的此時此刻大概是3秒,「經歷中的我」生活在當前的一個接一個的此時此刻。一個月大約有60萬個這樣的此時此刻,很多我們所經歷的當前就這樣不知不覺的流逝著,不被我們注意也不留下任何的記憶,但是這些我們所經歷的時刻決定了我們過什麼樣的人生;「記憶中的我」是一個追訴以前的經歷並表達出來的人,她是一個講故事的人。但是我們留在大腦中的記憶是片面的和有選擇性的,我們講故事的時候也是有可能會不自覺的編造情節,記憶中的「那時那刻」和實際發生的「此時此刻」可能有很大的出入。

比如說,我在第一次.生產的過程所遭遇的前所未有的疼痛,在產房待產的驚慌失措和痛不欲生是「經歷中的我」的真實狀況,當時在漫長的生產過程結束之後的咬牙切齒的發誓:我再也不要生小孩了,那是經歷中的我的真實想法;但是,隨著時間的推移,那些備受煎熬的生產時刻就在記憶中變得模糊,甚至被我選擇性的遺忘。當我每天目睹嬰兒的變化和成長,為人母的極大喜悅讓我覺得所有的付出都是值得的,包括生產是所遭遇的極致疼痛,因此,一年之後的我回憶起生產這件事就覺得其實還好,咬咬牙就可以挺過去。 

D. Kahneman教授的研究指出,我們在做選擇的時候是根據記憶中的經歷來決定的。所以當我記憶中的生產過程沒有實際經歷的生產過程那麼的痛苦之後,我生老二的決定就非常的明確,並且完全不理會經歷中的我所做的誓言。換句話說,一個事件發生的過程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事件發生後我們的感想以及留下來的記憶,而留在大腦的記憶很大程度取決於這個事件的最終結果。

就好比嬰幼兒游泳這個課程,讓孩子在嬰兒時期就愛上水,並且養成每週都運動的好習慣,家長通過陪伴下水上課了解自己小孩的個性,為一生的良好親子互動打好基礎,這是一個非常美好的堅持上課的最終結果。但是在這個學習的過程中,但因為嬰幼兒的身心發展特質以及孩子的不同個性,幾乎每一個家長都會面臨很多不曾有過的挑戰和極大的心理壓力,所以有些時候其實是令家長非常焦慮和困惑的,尤其是孩子處在學習停滯期時。是一旦家長認真陪伴孩子完成這個學習過程,結果會讓孩子和家長都獲益很深。

 

堅持 讓學習過程成為美好的回憶

在汐游,如果你問我們所有堅持下來的家長:游泳課是否值得時間和心力的付出?答案一定是毫不猶豫的「非常值得」!但是這個堅持的過程中,每一位家長都有非常確實的經歷過挫折和失落的時刻,只是記憶中的「自我」選擇不記憶這些時刻,留在腦海中的是孩子在水中的可愛模樣、陪伴孩子一次又一次的克服困難、孩子發展很好的平衡感等等。所以,堅持不放棄是任何學習的重點,也讓學習有一個很好的結果,最終的結果會讓「記憶中的自我」對整個學習過程都是美好的回憶。

我在看書的時候,一直在思索什麼是「快樂人生」。快樂是每一個人都想擁有的,但是現在的我對快樂兩個字有不.一樣的理解。照顧孩子的家長都明白陪伴的重要性,但是在育兒的過程中會經歷很多理智線斷掉的不快樂的時刻;參加游泳課對嬰幼兒的身心發展非常有幫助,但是在學習的過程中家長和寶貝也都有很多不快樂的此時此刻;我寫文章和大家分享我的理念很有成就感,但是我需要花很多的時間寫出文字,這個過程其實也不是很快樂。「經歷中的自我」如果單純追求快樂,那麼睡懶懶覺、玩遊戲或看電影可能都會讓我們快樂很多。

但是,記憶中的自我對快樂有完全不一樣的詮釋。當我回憶我的將近10年年的育兒生活,留在我腦海中的都是甜蜜和幸福的記憶:谷謙第一次不再對雞蛋過敏、谷馨第一次獨立游泳25 米、谷謙當選模範生、谷馨得到全校跳繩比賽冠軍……等等。

那些被他們整得心煩意亂甚至情緒大崩潰的時候,不是我不記得,只是在記憶中變得很模糊,也不願意去回想,那些都已成為非常不重要的那時那刻。我看著他們一天天的長大,親眼目睹他們從無助的嬰兒成長為愛閱讀、有責任.心和體貼關心人的小孩,我心中的「愉悅感」、「成就感」和「幸福感」 不是可以和單純的快樂相提並論,這些感受是心靈深處的高度滿足,只有經歷過的用心育兒的我們才可以獲得。所以,育兒的我們可能得不到快樂,但是我們應該追求一個身心靈健康發展的「幸福人生」!

了解我們心中的兩個自我:「經歷中的自我」和「記憶中的自我」,我相信對那些每天都被小孩挑戰的家長們會是一個很大的鼓勵,不要忘記你現在經歷的大部分的「此時此刻」都會消逝得無影無蹤。當孩子長大成人不再需要我們的言傳身教和每天陪伴的時候,你想給「記憶中的自我」留下什麼樣的育兒生活呢?你會如何憑藉回憶講述自己的人生故事呢?我希望正在閱讀的「經歷中的你」好好思索這兩個問題。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