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席夫:勇敢不一樣,不要放棄敲門找機會的精神

希望台灣人可以先認識自己的土地。生命的韌性來自於堅持,千萬不要放棄敲門找機會的精神。

優席夫有歌唱的天賦,從小就喜歡唱歌,渴望得到大家的肯定。二十歲退伍那年,他參加一個全國歌唱比賽,這匹來自花蓮玉里的黑馬,從數千位競賽者中脫穎而出,勇奪第一名,這個榮耀讓他有機會出道,成為歌壇新星。

沒想到唱片公司卻力捧第二名,因為他太黑太粗獷太矮,第二名白淨斯文又瘦又高,符合當時的市場口味,他受到重挫,感受到現實人生的無奈,原來歌聲不能證明一切。

他再接再厲,又報名另一場歌唱選拔賽,再度從數千人的海選中先聲奪人,進入冠軍戰,連他的父母也遠從家鄉來為他加油。他再度奪得冠軍,獎品是一台跑車,他賣掉跑車,替父親買了半座山當禮物,可以種檳榔維生。

連拿兩個冠軍,終於被知名製作人劉家昌相中,取了「駱也」這個藝名,準備錄製個人專輯。好運降臨,優席夫滿心歡喜,沒想到專輯錄到一半,劉家昌卻因故遠離台灣,去香港定居,他的出道夢也因而碎了。

他還在等機會。十八歲來台北之後,他就一直等待,為了養活自己,做過餐飲、電子工廠、業務助理,因為曾在雙聖冰淇淋工作過,認識很多外國人,激發他學習英語的興趣。等待歌星夢的日子,他白天在KTV打工,一有空就拿出小本子背誦英文單字,晚上則到酒吧當酒保,因為可以跟外國人用英語練習對話。

他又跟妹妹、表弟,以及另一個部落朋友合組樂團,有空就練唱與跳舞,寄試聽帶到各大唱片公司尋求機會。這次終於遇到伯樂了,他是阿妹、周杰倫的唱片製作人鍾興民,非常看好這個活潑陽光、具有爆發力的原住民團體,急切地簽下他們的經紀約,並送去一個培養偶像團體的唱片公司苦練歌舞。

但是經紀公司跟唱片公司發生財務糾紛,無法和解,連帶波及到他們,導致在五年的經紀約限制下,他們不能有任何通告與工作。

這次的困境徹底地擊毀了優席夫。他心灰意冷地回到酒吧上班,覺得對不起團員,也無顏見玉里父老。他熱愛音樂,音樂卻讓他無立足之地,「我不是輸在音樂的實力,而是輸給整人的命運。」他內心吶喊著。

沮喪之餘,竟然接到一封來自英國愛丁堡友人的信(這是在酒吧結識的朋友),信上只簡單問候他近況,優席夫回了一封長信,說明他的困境與沮喪。

英國友人就回覆他,那就來愛丁堡走走吧。

 

遠走他鄉,重新歸零

這個意外的邀請,讓他決心離開這個傷心地,拋下台灣與親友,遠走英國。他還記得在桃園國際機場候機時,沒有人來送機,相對於其他出國旅遊的歡樂聲,他只是孤獨的舔拭傷口,默默地跟著人群登機。雖然不知道愛丁堡是怎樣的城市,但他決心像個漂向大海的漂流木,永遠離開故土。

到了愛丁堡,正逢世界最盛大的愛丁堡國際藝術節開幕,他為這個充滿人文藝術的城市著迷,連讓他感到自卑的膚色,在地人都說是充滿魅力的蜂蜜琥珀色。他終於可以抬頭挺胸,在這個陌生城市找尋自我,決定留下來定居。

初來乍到,沒有一技之長,當地華人打工通常只有兩種選擇,去餐廳洗碗,或當油漆工,因為優席夫有富貴手(皮膚濕疹,碰水手指會發癢疼痛龜裂),沒辦法洗碗,只能選擇當油漆工。

因為要幫客人粉刷住家,得自己調色,他嘗試讓各種顏色交融、創造獨特的色彩,例如粉紅色能調出四種層次,白色調出純白與乳白。他覺得油漆調色就像畫畫,能揮灑豐富有趣的色彩,「客人說我的顏色很特別,我說是用感覺去調出來的,就像以前當酒保的調酒方式,人們看到我的色彩就會快樂開心。」

原來牆壁可以當畫布,油漆工也像藝術家,他開始喜愛油漆工這份工作。

有一天工作到一半,朋友呼朋引伴說要去希臘旅行,他沒去過希臘,很想去散散心,就暫時放下工作,一起去玩。因為是暑假旺季,如果沒有事先訂位,根本找不到住宿的地方。他們四人原本打算在海邊露宿,當大夥在一家羊肉店吃飯與討論時,老闆娘似乎看出他們的住宿需求,就比一比樓上,招呼他們上樓,原來二樓小房間是民宿;他們當然願意擠在這裡,總比吹海風來得舒適。

由於白天看了很多藝術與人文地景,優席夫晚上的夢境就圍繞著這些畫面。半夢半醒之間,他彷彿看到牆壁冒出三個三十公分高的藍色小天使,牆壁上頓時出現各種鮮豔色彩。天使在白牆上輪流教他作畫,他又驚又喜,卻動彈不得,一位天使說了「It’ s time!」,接著就消失了,只剩這面白牆。

是夢幻還是真實?優席夫不知道,只知道他開始想畫畫了。他無師自通,只要沒有上工的日子,就瘋狂作畫,主題不拘,任何題材都畫。「 當油漆工,奠定了我當畫家的基礎。」他突然明白當油漆工是有意義的。

有一天,他正在二樓的房間畫畫,在蘇格蘭博物館任職的房東恰好經過,看到裸女圖作品,意外且欣賞,連忙問他,因為要在一樓舉辦藝文派對,可否請他也在一樓客廳牆上畫下這幅裸女畫。

優席夫當然願意。舉辦派對那天,他在房間看電視,晚上十點,房東敲門找他,原來是愛丁堡國際藝術節策展人看到了,想認識他。優席夫下樓與這位策展人交談,策展人問,還有其他作品嗎?優席夫就帶他到房間觀看滿牆的花蟲鳥獸作品,策展人目瞪口呆,激動的邀請他參加愛丁堡藝術節的十位青年藝術家聯展。

 

歌星夢碎,成為藝術新秀

優席夫很訝異,這些隨意畫下的作品,竟然被人欣賞與肯定,而且在這十位參展藝術家的作品中,他還是第一位把畫賣出去的藝術家。他告訴自己,做不成歌壇明星,竟成為藝術家了。

有了信心,他更積極投入,希望將畫作賣出去,能夠補貼台灣家人的生活開銷。他用拖板車載著畫,四處找畫廊,但都沒有人願意讓他展售,不是嫌棄他不是美術學院背景、或是顏色太鮮豔,甚至還沒打開畫作,就被趕走。

垂頭喪氣的他,在轉角的咖啡館休息時,無意間看到牆上展售藝術家作品,便纏著咖啡館老闆擠出五天檔期讓他展覽。為了第一次展覽,他自己當攝影師、掛畫、調燈光、自己四處發傳單,開幕那天自己切水果、當調酒師,只希望能夠打饗自己的名號。這是唯一可以抓住的機會,他說什麼都不放棄。

五天展期,他每天在外頭張望,因為在乎觀眾的看法,哪怕只賣出一幅畫也好。最後一天展覽結束前,他又在門口徘徊,正巧被出來抽菸的老闆看到,焦急的優席夫詢問賣出多少,老闆說只要貼紅點的就是已賣出的作品。結過竟然賣出八五℅,他不敢相信,想起之前為了展覽所遭受的白眼與羞辱,竟喜極而泣,一時說不出話來。

老闆不解為何會泣不成聲,連忙拍拍肩膀說,「別哭了,我也買一幅。」

有一天,一位朋友告訴他,倫敦藝術大學正在舉辦全球華人藝術比賽,建議他要去參加比賽。他心想,自己是阿美族原住民,怎麼可能會在華人藝術比賽有好成績?「 我根本就是野生的! 」他缺乏自信,突然膽怯起來。「 You never try never know. Nothing to lose.」這句話敲醒了他,趕緊把作品寄出去,最後在兩百多位華人藝術家參展的比賽中,入選了前十強。他的作品「說不出」、傳遞出全球原住民無法說出母語的困境,更成為展覽活動的主視覺。

這些知名度,讓優席夫寫下油漆工變國際藝術家的傳奇。他在絕境中無意間轉換了新領域,切斷台灣歌壇的強連結,靠著弱連結的訊息來到愛丁堡,又將他英語、調酒與油漆工的經驗,連結到繪畫創作;自己積極爭取曝光機會,再靠著朋友的各種展覽與競賽訊息,創造他的機會點。

讓他黯然神傷的家鄉呢?這塊漂泊到海外的漂流木,難道就不再歸航嗎?

再度改變優席夫命運的,竟是來自家鄉的呼喚。知名的原住民作曲與歌唱大師胡德夫,從媒體報導知道優席夫在英國奮鬥的故事,不禁想再拉他一把。

胡德夫將他介紹給亞都麗緻總裁嚴長壽,嚴長壽聽到他的故事,非常動容,還將原本的記者會行程延後,更邀請他到花東帶著部落孩子學習藝術創作,讓他開始台灣與英國兩地往返的忙碌生活。

他的知名度在台灣打開了。不僅兩度登上TEDxTaipei 演講,還受邀在桃園國際機場、台北捷運站陳列公共藝術作品。他的文創商品也被華航豪華客艙採用,甚至與更多產業、藝術家跨界合作。

希望台灣人可以先認識自己的土地。生命的韌性來自於堅持,千萬不要放棄敲門找機會的精神。」優席夫在二○一四年TEDxTaipei 的演講上強調。

回到一開始他送給我「勇敢不一樣」的這句話,經歷了這麼多,他陷入的絕境,其實反而激發他的潛能,做出更不一樣的事情。

如果當時沒有四處打工、體驗人生;如果沒有到愛丁堡,沒有富貴手,可能選擇當最簡單的洗碗工,甚至沒有去希臘,半夜可能就不會遇到夢中教他繪畫的天使;如果不是巧遇愛丁堡國際藝術節策展人……。當年邀請他來愛丁堡的朋友呢?其實當優席夫抵達愛丁堡之後,就沒有再聯絡了。

太多的如果,太多可能擦肩而過的機會,但是在幾次的關鍵時刻,他都一一抓住了。

這一連串的點點滴滴,豐富了他的人生,成為畫作的底蘊。

「優席夫這個名字在阿美族語代表什麼意思?」我好奇。

「帶來豐盛的意思,還有反敗為勝的意涵。」現在,他真的成為名符其實的優席夫。

 

摘自 洪震宇《機會效應:掌握人生轉折點,察覺成功之路的偶然與必然》/時報出版

 

Photo:ian_woodhead1,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吳佩珊、吳怡蓓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