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與孩子親密互動,建立溫柔的情感關係

母親在照顧孩子生活起居的過程中,每天都會進行無數次短暫互動,每次互動都帶有非常細緻的協調性。在這樣的情感關係中,嬰兒在這個過程中發展出良好的自我認知。

嬰兒時期又被稱為第四孕期

嬰兒是少數在出生後幾個月內都無法照顧自己的生物。他會因為驚嚇反射在奇怪的時刻把雙手高舉到頭的兩側。他的睡眠時間沒有規律也沒有理由。他不論日夜都要吃東西與排泄。嬰兒的行為之所以會如此難以預料,是因為他的大腦尚未成熟,演化讓我們在離開子宮時還有百分之七十的大腦尚待發育。

人類逐漸適應了站立起來用雙腿行走,產道變得窄小,無法讓發育完全的大腦從產道中經過。此外,到了懷孕的第九個月,發育中胎兒的代謝需求對母親來說會變得太過龐大。

我們還會表現出另一種因適應演化而出現且同等重要的舉動:人類的新生兒出生沒多久後起就可以建立連結並進行複雜的溝通。在平穩安靜的環境下,嬰兒在出生幾個小時後就會對母親的聲音有反應、視線跟著母親的臉移動,也開始會想用嘴巴模仿母親的動作。他讓自己吸引照顧者,讓照顧者愛上他。

將這兩種適應皆符合教育與孩童發展學者J‧雷諾‧萊利(J. Ronald Lally)所提出的「社會子宮」這一概念。人類的嬰兒發育不完全,但卻與他人互動的能力卻極強,「他們將看似弱點的事轉換成力量。在這段只能依靠他人的時期中,大腦非常活躍,發展速度比人類一生中的任何時期都還要快。」

為了讓嬰兒能被聽見,能獲得最好的成長環境,嬰兒需要照顧者無時無刻、全天無休地陪伴在旁,提供情感與物理上的照顧。新手父母有可能會為了無法照顧自己的嬰兒而陷入不睡覺、不洗澡、不做任何事,只能照顧嬰兒的處境。有些人將這段時間稱為第四孕期(fourth trimester),坊間有許多書籍針對這段時期提供建議,告訴你該如何撐過去。

但依照溫尼考特所說,母親應該天生就知道該怎麼做。他將這種殫心竭慮的照顧稱為「原發的母性關注」(primary maternal preoccupation),這種關注不但健康,還具有極高的適應性。針對這項行為進行的神經科學與基因學研究顯示,在這段期間內,催產素、神經傳導、特定大腦結構與神經傳導物質都會對母親產生顯著的影響。這種關注對嬰兒的發展來說必不可少。耶魯兒童研究中心的琳達‧梅耶斯曾提道:「在這段期間,母親全心全意地關注著嬰兒,幾乎將其他事物通通屏除在外。這種關注讓他們更容易預先發現嬰兒的需求,理解嬰兒的特殊表達方式,並讓嬰兒逐漸發展出個體的概念。溫尼考特也曾強調過,這個階段會對嬰兒的自我發展產生關鍵性的影響……」

若一切順利,嬰兒大約會在三個月大時開始發展自我安慰的能力。他的動作不再毫無規律可言。他會把手放進嘴巴裡。他的睡眠時間變得更加規律。母親也可以洗個澡了。

在發展心理學家蘇珊‧齊迪克(Suzanne Zeedyk)所製作的一部美麗的影片「與嬰兒建立連結」中,有一段被命名為「尿布跳舞」的片段,紀錄了一名母親幫她的嬰兒換尿布的過程。母親不斷用和緩溫柔的聲音告訴嬰兒她正在做什麼並敘述嬰兒可能會有的感受。齊迪克用這種簡練的方式讓我們看見,每天母親與嬰兒都會進行無數次短暫互動,每次互動都帶有非常細緻的協調性。在這樣的情感關係中,嬰兒的大腦逐漸發育成長。嬰兒在這個過程中發展出自我認知。

 

嬰兒期若缺乏良好互動可能衍生的問題

自上述狀況繼續衍伸,若母親—引用撰寫溫尼考特傳記的作者亞當‧菲利浦的文字「專注於其他事物」,這種互動就會發生明顯的改變。若嬰兒在出生後的頭幾個月沒有受到保護、若剛成立的家庭覺得他們不被支持、不安全或者被孤立,本應該充滿喜悅與愛的時期就會變得滿是焦慮與寂寞,這與社會的期望大相逕庭,因此會使家人變得更加痛苦。提供嬰兒成長時需要的「社會子宮」因而有可能變得十分困難。

若母親預期自己能在生下小孩後立刻回到之前的生活,並恢復懷孕前的體態與個性的話,嬰兒所需要的關注對她來說很有可能不僅僅是挑戰,而是不可能的任務。由於嬰兒在出生後的頭幾個月毫無自立能力用溫尼考特的話來說就是「完全依賴」(absolute dependence),所以他們需要無時無刻都受到關注。這種關注不一定要來自母親,也需要持久的「支持環境」,這種支持有可能來自於家庭成員、朋友或社區。正如溫尼考特敏銳觀察到的現象:「母親天生就能提供嬰兒良好的照顧,但我們應該認知到,若能讓母親自己也受到良好的照顧,並理解照顧孩子是與生俱來的能力,她就能做得更好。」

因應這種演化上的需求,我國曾有過坐月子的傳統。也就是在生產後的三到四個禮拜,母親可以在家休息,和嬰兒建立連結,讓其他女性負責處理家務,並提供她情感上的支持。雖然近代社會不再認為女性在產後需要長期休息,但這段保護母親的時期依然有其重要性。世界各地都有文化認為以坐月子的方式保護母親與嬰兒是有必要的,當代美國文化則缺乏這種產後照顧的習俗。

照顧一個沒有自立能力的嬰兒,會自然而然地導致照顧者完全無法掌控自己的生活。若照顧者能事先預期自己會遇到這種狀況,並接受自己會暫時陷入這種狀態,那麼這段時期很快就會過去。清楚認知到自己身為母親的身分以及失去控制這兩件事令人感到矛盾,這種矛盾很正常,溫尼考特以美麗而輕鬆的方式描寫這種狀態:接著,她們在某天突然發現有一名新生人類決定要寄居在此,而她們則成了女主人,就像《來吃晚餐的人》(The Man Who Came to Dinner)一劇中由羅伯‧莫利(Robert Morley)飾演的角色一樣,她們必須滿足客人越來越複雜的要求,直到遙遠的未來,平靜再次回歸,她們才能再次以更直接的態度表述自我。

但是,若母親不敢表達這種矛盾,若她只能獨自承受由於睡眠不足而造成巨大的壓力與困惑,正常的矛盾有可能會造成失調,正常的關注也有可能會被扭曲成侵入性的強迫行為。除此之外,若母親感受到強烈的自我質疑與自卑感,就有可能讓成為父母的過程變成糟糕的體驗。

 

摘自 克勞蒂亞‧高德《沉默的孩子:那些太快被貼上「病症」標籤,從此被迫掩蓋真我,與世界失去聯繫的孩子們》/采實文化

 

Photo:Philip Dean,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吳佩珊、吳怡蓓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