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味貶低自己的人 其實想要的是尋求同溫層

有一種人,不論是貶低自己,還是批評自己的孩子,實際上都是希望對方否定自己說的話,藉此消除心裡的不安。
  • 書摘
  • 2018-01-05
  • 瀏覽數5,764

有些人嘴上老愛批評自己。

有人聽見同事說:「我雖然有大學畢業學歷,但念的學校不怎麼樣,老是有人說我看起來呆呆的。」

當事人聽了回他:「才沒那回事,你工作做得很好啊!」

「是嗎?」同事聽了喜形於色。但他老是說這種自我批評的話,實在沒空每次都回話安慰他。有一次當事人不作任何回應,同事竟然生氣地說:「其實你心裡也看不起我吧?」

當事人慌了,急忙找個理由敷衍過去:「抱歉,我剛剛在專心工作,沒聽見你說話。」

幸好這次的衝突沒有鬧得更大,但總是發生這種事也令人十分疲憊。

也有人遇到這種性格的鄰家媽媽而感到困擾不已。

那位媽媽說:「我家孩子真是的,這次又拿了個爛成績。唉,一定是像到我,頭腦不好,這也沒辦法。」

當事人回應:「他還只是小學生,之後有心認真念書,成績自然就起來了吧。」

沒想到鄰家媽媽語帶怒意地回嘴,一副受到冒犯的樣子:「是嗎?他現在的成績也沒那麼差啊!」

當事人這才恍然大悟,原來這位媽媽是希望她這麼回應:「哪有,他成績一點都不差,不是考得很好嗎!是妳對他要求太高了吧?」

這一類型的人,不論是貶低自己,還是批評自己的孩子,實際上都是希望對方否定自己說的話,藉此消除心裡的不安。

他們擔心自己看起來不夠聰明,希望別人告訴他們「才沒那回事」,消除這份擔憂。媽媽擔心自家孩子的能力不足,因此希望別人肯定地告訴她「妳家孩子考得很好」,減輕心裡的不安。

所以要是對方不予以否定,他們就會不高興。那些自我貶低的話明明是他們自己說的,但別人沒有及時否定,他們卻會氣得回嗆:「你少瞧不起人!」

當場可以安撫他們的情緒倒還好,倘若置之不理,他們便開始在職場上四處造謠:「那個人態度真是傲慢,只因為我學歷比他低,就看不起我。」

或是在背地裡中傷,毫不掩飾敵意:「她家的孩子也沒多聰明,竟然敢批評我的小孩!」在這種類型的人自我貶低的時候,若是貿然點頭附和可是很危險的。

 

自命不凡,完全不聽別人說話者

有些人永遠聽不進別人的意見,認為自己的想法絕對是正確的。

每個人的出身背景不同,性格、價值觀自然也各有千秋;因此對事情的優先順序、觀點也各不相同,各有各的看法。

固執的人無視這種差異,認為自己永遠是對的,一旦別人的想法稍有不同,便認為「你為什麼就是搞不清楚狀況!」

他們拿個人的正義感當作盾牌,對異己者發動攻擊。

我在另一本討論過剩反應社會的著作中,討論過高中棒球社團的女經理在網路上遭人批判的案例(《暴走社會:鄉民正義、網路霸凌與媒體亂象,我們如何面對反應過度的社會》榎本博明著,王榆琮譯,時報出版)。

該高中棒球社選手出戰夏季甲子園,新聞採訪了在背後為選手張羅大小事的女性球隊經理,她說:「我為了專心擔任社團經理,從衝刺升學考試的前段班轉到普通班,現在這份努力獲得了回報,我覺得很開心。」這段感言成了熱門話題的同時,也引發不少批判。有人認為,雖然她是女生,但犧牲自己的未來替棒球社的選手盡心盡力,實在太不合理了,這種做法會加劇兩性分工造成的性別歧視等等,最後竟演變成一波激烈論戰。

但遭到批判的球隊經理表示:「我很感謝一路帶我來到甲子園的棒球社員。而且,不論是轉到普通班,還是待在棒球社,我從來都沒有後悔過。我對自己這段時間累積的成果有信心。」

網路上也有人酸言酸語地批評,這件事成為話題想必對她推甄很有幫助,對此她則是斷然回應:「我不會報名推甄,現在開始我會用功念書,和大家一起拚入學考試,讓那些批評的人看看我的決心。」

每個人各有各的生活方式和考量。上述例子中批評學校和球隊經理的人,就是不願接納人與人之間的差異,認為自己絕對是對的,用「個人的正義」感攻擊別人。

要成為場上活躍的選手,還是在幕後付出的球隊經理?該把升學擺第一,還是把重心放在社團?這些都是當事人自己的事,也是她的自由。

有些人就是不明白這點,把自己的觀點當成絕對的標準,一心批判、貶低想法不同的人。對這一類型的人不管說什麼,都是沒有用。

他們想像力不足,無法將心比心體會別人的看法。一旦別人的想法和他們有所出入,他們便會出言攻擊:「你這樣不對!」

要是對方仍然不願改變想法,他們便會發火責備:「為什麼你就是不懂!不可原諒!」

要是和這種人扯上關係可就麻煩了。

 

摘自 榎本博明《有人就是要害死你!人際關係地獄求生指南,破解酸民、小人、腹黑狂的心理機制,不再腹背受敵而鮮血淋漓》/ 遠流出版

 

Photo:Ross Sokolovski,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吳佩珊、黃小羽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