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與自然的 雙重陶養 ── 我讀《一點點機會》

這是一本關於親情、友情、生命、比賽及攝影的故事。從情節發展軸線可以看到作者細膩的觀察與描寫,同時還不忘傳達她所關注的親情與教育,是一本可讀性很高的少年小說,非常適合介紹給四年級以上的孩子閱讀。


尤其難得的是,書中有許多關於攝影與生態的細膩描寫,相信在私底下曾為老師的作者一定是位生態與攝影高手,她的生態與攝影專業讓這個故事充滿了深度與教育性。這讓我想到畫出《怪醫黑傑克》的漫畫大師手塚治虫也是醫學博士,醫學專業讓他的作品充滿相關知識,也更容易讓讀者產生共鳴。


藉著攝影尋寶行動 探索青春期的視界

12歲就已搬了3次家,總是得適應新環境、失去老朋友的女孩露西,和知名自然攝影師父親之間,「攝影」是共同興趣、也是溝通工具,每到一個新的地方,露西就會立刻拍一張照片,這樣做總能讓父親經常不在身邊的她覺得「自己更勇敢了一點」,思索如何拍攝時,露西經常在心裡與父親對話,想像父親會如何討論這張照片,遇到問題或是創作時,也會思考如果是父親會怎麼想和拍攝。


一場給孩子們參加的「攝影尋寶行動」,不僅巧妙串連全書,比賽用的攝影題目單,也是全書的章節名稱,引領著露西猶如尋寶一般、一步步的面對挑戰,藉著「攝影之眼」的追尋過程,逐漸踏入青春期的世界。觀察保育鳥類的「潛鳥巡邏」,則是另一條串起全書的線索,希望帶萊拉奶奶去潛鳥巡邏,觸動露西發揮她的攝影天賦,並終於決定寄出比賽作品,「即使只有一點點機會也比完全沒有好」。


跟隨著第一人稱的敘事手法,我們隨著露西的心情起伏,也跟著她踏上成長的歷程,第一張照片「跳」,讓露西結識了奈特這位朋友、並得到他的幫助,之後拍攝的所有照片,雖然仍不脫童稚的語言和行為,卻深度的刻劃了生命裡必然會遭逢的「失去」、「歸屬感」、「必然的改變」,甚至是「失智症」、「死亡」等課題,對一個青春期的孩子而言,這些課題往往令大人難以啟口,但讀者卻可以跟隨著露西的追尋過程,得到一些些生命的啟示。


此外,潛鳥之間的呼喚「我在這,你在哪?」「我在這。」萊西奶奶收到作品集時,對著照片喃喃自語「我在這。」離開湖邊的奈特與露西,也重複了「我在這,你在哪?」「我在這。」這帶著些許詩意,充滿心靈交流的對話,交織其中,潛鳥一號寶寶的成長也暗喻著露西的成長,最後,當露西送走一號寶寶時,她放下了相機,不再拍攝,用真實之眼,去坦然面對這個世界的變化,其實也隱喻了她放下借攝影對父親的依賴。


放棄拍攝 比拍到更難

在這個幾乎人手一機的時代,隨著書中主角露西對攝影主題的呈現和對光影的追求,勢必為孩子帶來不一樣的經驗衝擊,相信他們下次在按下手機快門時,會有更深層的思索,留下不同於以往的影像。


現在旅行對許多人來說,就是拿著手機到處拍照,拍了照片就等於去過那些地方。好像錯失了哪些畫面,自己就沒去過一樣。這其實是本末倒置,親身感受遠比拍照更重要,就像故事中的露西在簡訊中這樣問爸爸:「你拍照的時候,有沒有遇過一種情況,無論你怎麼做,你的照片就是無法和實景相比?」爸爸回應:「每一天。有時候你只能去感受,而不是去拍它。」


關於生態攝影,作者在書中也給讀者上了寶貴的一課。那就是何謂生態攝影倫理?我常帶著學生進行生態觀察與攝影,如何拿捏與生物的距離,是進行生態攝影時非常重要的工作,離生物愈近當然就能拍到更清晰明顯的主體,但是對於生物來說,靠得愈近也意味著威脅與干擾愈大。所以,露西清楚的說,最好離潛鳥45公尺以上。


隨著數位相機及攝影機的功能愈來愈強及價格愈來愈親民,愈來愈多人投入生態攝影,而為了捕捉精彩的畫面,常常發生干擾生物來進行擺拍「布置攝影場景」的事件。生態攝影倫理是進行生態攝影者應該具備的觀念,作者辛西亞在故事中也試著傳達這樣的觀念:拍到生物很重要,但是不打擾生物的生活更重要。在生態攝影的教學上,我也常告訴學生,有時放棄比拍到更難。


尊重每一個生命

當露西親眼看到她一直觀察的潛鳥寶寶在眼前被老鷹活生生抓走時…露西覺得自己快爆炸成碎片了,露西會那麼生氣是可以理解的,畢竟潛鳥寶寶那麼可愛,而且她已經觀察了那麼久,產生感情很正常。身為大人的我們,有時候可能需要多一點同理心和陪伴,讓孩子了解這樣的生命故事其實在大自然中無時無刻不在上演。


在台灣石碇山上的一所小學,也曾經發生一個類似的事件,有一巢台灣藍鵲在遊樂器材旁繁殖,我協助學校裝設監視器將藍鵲育雛的實況記錄下來,同時也針對藍鵲寶寶進行觀察、記錄與命名。學生愛極了這些藍鵲寶寶,觀察藍鵲寶寶成為他們每天最開心的事,學校也特別舉辦了藍鵲文學獎,讓學生透過文字將心中與藍鵲相遇的感動創作出來。就在歡送藍鵲寶寶離開的當天早上,巢中的寶寶卻不見了。明明藍鵲寶寶還未到離巢的時間,怎麼會不見呢?後來調閱了當前一天晚上的監視器,發現原來當晚來了一條大錦蛇,從地面攀上藍鵲巢所在的那棵樹,將巢中的藍鵲寶寶吞下肚了。


校長及老師們看到這個畫面既悲憤又生氣,非常痛恨那條吞下藍鵲寶寶的錦蛇,因為害怕孩子們會難過和失望,所以剛開始還不敢把實情告訴學生,後來想通了,認為這是一個很棒的生命教育實例,錦蛇也是生命,牠也要生存,也要照顧後代。所以生命沒有優劣對錯,應該一視同仁的尊重。就像露西在故事中說到:我張開嘴要說不是這樣,可是萊拉奶奶阻止我。「道別不是世界上最糟的事情。有時候,就只是時候到了。」

 

作者/謝基煌
新北市三峽區成福國民小學教導主任。國立臺北教育大學藝術教育系碩士班畢。曾獲教育部師鐸獎、全國Power教師、教育部藝術貢獻獎、教育部教師教學卓越金質獎。曾任新聞局金鐘獎評審、臺北國際兒童電視影展小導演大夢想評審。

想知道更多《一點點機會》
博客來 https://goo.gl/8icUun
誠品 https://goo.gl/tVHb2o
金石堂 https://goo.gl/6iF3kA
小天下 https://goo.gl/VNYDTu

小天下總編輯說故事,帶您更瞭解《一點點機會》即使只有一點點機會,也比完全沒有要好。

(歡迎訂閱:未來親子學習平台YouTube頻道)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本篇文章出自第期未來Famiy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