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快樂的童年,變成長期深埋的負能量

許多不快樂的人生背後,都有個揪心的靈魂契約默默運作。

許多不快樂的人生背後,都有個揪心的靈魂契約默默運作。有多少次你納悶著,為什麼你都那麼拚命、這樣付出了,那些戀情、健康、金錢,幸福……總離你而去?

你甚至自卑的覺得:是不是「自己不夠好」、「不值得被愛」?那麼,你有可能是,簽下了「靈魂契約」!

 

童年的種子思想,變成長期深埋的負能量

我們在童年的選擇並不多。想像你五歲的時候如果你不喜歡母親對待你的方式,或你討厭父親在家時的情況,你沒有多少反制的手段。你可以告訴大人你不快樂,但是多數的孩童不具備細膩的溝通技巧,情感也沒有成熟到能這麼做。

身為孩童,你的選項實在有限。你必須在能力範圍內摸索人生,做出決定。對多數人來說,這表示深度會向另一個人(通常是家長)看齊,揚棄真實的自我。有些人會在青春期的叛逆階段重拾自我,也有人會迷失自我到三、四十歲,甚至一輩子!

我的客戶茱麗事業有成,是科技產業的資深主管。她和丈夫育有一雙兒女,花不少時間陪伴母親。但是茱麗覺得不快樂、沒人愛、不滿足。

當茱麗描述她的人生的時候,她顯然想不通自己為什麼感覺不到愛或幸福。在檯面上,凡是社會列為幸福、成功人生的必備條件,她一概符合。實際上,茱麗長年累月尋求援助,因為她覺得自己一定是太自私了,才會想從人生得到更多。當茱麗提到母親週末要過來看她,我的通靈師觸角便豎起來了。我問她,那是不是一件好事?她斷然地說:「是啊!當然是!我愛我媽!」當她描述媽媽是她人生重要一部分的時候,我腦子裡嗡嗡作響。事情沒那麼單純。

我繼續追問,茱麗承認自己對童年沒什麼印象,只知道日子不太好過。媽媽常把過去掛在嘴上,茱麗告訴我,她很扼腕自己不記得那些事。我向茱麗解釋,我覺得她從幼年就決定將母親對現實的看法當成自己的觀點,以保護自己。小茱麗從中感覺到安全、保障,和愛。

茱麗的回答呢?「沒那回事!我母親從以前到現在都是了不起的女性!我小的時候,她為了教養我吃足了苦頭,我真的是很難教的小孩。她用盡一切努力把我管好!我母親是我生平見過最優秀的母親。」

每個人在孩提時期都會建立一套與世界互動的方法。而我們當年生活中的人物及我們當年得到(或沒得到)的照顧,會左右我們如何與世界互動。很多靈魂契約是在幼年建立的,通常在三到五歲。隨著年紀增長,我們開始相信這些靈魂契約,實際上就是我們的本色。以茱麗為例,她建立的靈魂契約驅策她插手管理身邊的每個人,同時與旁人保持距離。當別人不幫她,她便不必承擔失望的風險。但是我們做個案的時候,她很難理解這一切的源頭,怎麼會與母親的管教方式沾上邊。

我常遇到幾乎沒有童年記憶的客戶。他們大部分人的處境和茱麗一樣:童年時與母親(或父親)關係緊密,極能體諒父母過去的行為。這種人往往不明白有靈魂契約在作怪。此外,他們沒有覺悟到為了採納照顧者的觀點,他們其實必須排斥自己在那當下的實際情緒。被掩埋的情緒構成了混亂情緒,在隨後漫長的歲月不斷地浮上檯面,為種子思想火上加油,往往導致一個人不斷地建立新的靈魂契約,以持續鎮壓那些情緒。

你必須開始採用自己的立場,而不是童年時你過度認同的那個人的觀點。但是這不表示你應該抵制父母或某一位照顧你的人;你要抵制的是,他們多年前加諸在你身上的視角。

身為成年人,如果你對自我的認知是來自周遭的人,而不是來自親身經歷,你是不可能瞭解自己的。這表示你要回顧別人說給你聽的童年舊事,透過你當年的感受(或依據你長大成人後對自己的認識,推斷你當年可能的感受)理解那些往事。找出自己的解讀。

茱麗從小就相信自己是一個非常不規矩、管不動的孩子,一個會虐待妹妹的姐姐。有一個她聽過無數遍的童年故事總是令她很內疚。她母親告訴茱麗,她八歲的時候拿了一枝玻璃製的枴杖給五歲的妹妹,騙妹妹那真的是糖果。妹妹一口咬下去,玻璃碎裂,割傷了口腔,不得不縫了三針。

我請茱麗重新檢視這件往事。她是否記得自己蓄意折磨妹妹?她總得有憤怒、復仇、暴力之類的情緒,才會那樣對待妹妹。就她記憶所及,她對妹妹有那種感受嗎?我詢問那樣的情緒是否出現在她目前的生活中。她說沒有。

茱麗察覺自己將媽媽認定的真相當成事實。她以媽媽的角度審視自己的人生,於是看到與自己實際體驗相差甚遠的故事版本。基本上,在靈魂層次上,她媽媽在說:「如果我們從這個角度檢視生活,就會看到我是一個好媽媽。從這個角度看,我就能滿意自己的作為。我可以接受自己過去的決定。如果妳接受我的角度,我們就可以很親密。妳會感到安全、有保障,妳會感覺到我愛妳。」

茱麗的媽媽無意傷害茱麗或擺布她的人生;她有自己力不從心的地方。她告訴茱麗的事情經過是她認知中的真相。茱麗目前的挑戰在於,她還沒捨棄母親塞給她的角度。她萬分恐懼,假如自己採取和母親不同的視角,她會失去母親。

我請茱麗回顧枴杖糖事件。如果她現在的感覺中不包含報復、暴力,那事發當時,她大概也沒有那些感覺。那麼她實際的感覺會是什麼?茱麗撇下母親告訴她的故事版本,在心裡想像實際的經歷。她說,妹妹一出世就生病,父母大部分的時間和精力都用在協助妹妹康復。茱麗記得自己覺得沒人關心她,而她只是想讓每個人都綻放笑容。她坐著回想這件事,記憶便慢慢地浮現了。她只是想逗全家人哈哈笑(包括妹妹)而已,不料誤判情勢。她不知道咬碎玻璃枴杖糖會割傷嘴巴。

茱麗開始探索自己的觀點,於是有了重大的突破。她從自己的角度解讀母親講述過的其他故事。至於記憶中搜尋不到的往事,則依據她對童年的新認識推敲實際的情況。她省悟到自己仍然懷抱著混亂能量,包括:嫉妒(因為妹妹得到眾人的關注)、失望(她沒有得到那麼多關注)、悲傷(因為她真心想要自己沒得到的愛)。

她愈探索、愈明白自己絕對有權力從自己的觀點檢視人生。她不會因此變成壞女兒或自私鬼,事實上,這些讓她認清昔日的自己,理解自己以前為什麼做出那些決定。她終於瞭解自己種子思想背後的功課:她和任何人一樣值得擁有自己的人生、經歷,和後盾。

原來,茱麗在成年生活中體驗到的混亂情緒,正是她三歲時簽下的契約,她將母親的觀點視為自己的感受。她必須將這些情緒埋藏到靈魂深處。當她深入這些回憶,她不只化解了這些陳舊的種子思想,也釋放了長期深埋的負能量。

在孩提時代,你只希望照顧你的人會愛你。你會盡一切努力建立和樂融融的情境,即使那表示你得漠視自己的實際情況、情緒、行動,以採納別人那一套。其實在長大成人的過程中,這是極為正常的歷程。

問題在於這些情況常發生在靈魂層次,而三十年、五十年之後,你仍然遵循相同的模式來尋求安全、保障,和愛。你遲早必須放棄這些舊模式,依據你的光芒、你的成人觀點、你從童年以來的全部經歷,建立新的模式。

抽出時間回顧幼年很重要。我發現大部分的種子思想是在幼年建立的,介於三歲到五歲。稍後才簽下靈魂契約,介於六到十歲。或許你會發現你需要區辨什麼才是你經歷過的事實,什麼是照顧者或家人的說法,然後才能進行靈魂系統工作。如果你能輕易回想往事,就從這些事著手。

對於你記得的事件,請確認那是你本人的回憶!有時別人認知中的真相會深深地滲進你的心田,以致於你沒察覺自己根本沒有那些記憶!你真的記得某件事嗎?還是你只是聽別人講了太多遍,就以為那是自己的親身體驗?很多人以為自己的記憶完好如初,後來才發現那其實是某位家人告訴他們的往事。如果你面臨這種情況,釋放別人的視角對你的益處,不會亞於完全無法汲取個人記憶的人。

如果每次回想往事都不能勾起你的情緒,你不可能從自己的觀點檢視自己的人生。沒有自己的觀點,你要如何鳥瞰自己的人生,釐清思想?

如果你真心想要檢視過去、辨識什麼是自己的過去、什麼是照顧你的人的說法、學會孩提時代的重要靈魂功課,你就得從事情的經過抽離自己的能量。如此一來,你會發現回憶不如之前那麼讓你激動。事實上,嶄新的客觀立場能讓你自由地理解當時的實際經歷,進而讓你從中學習、向前走。

 

摘自 Danielle MacKinnon《靈魂契約:五個步驟解除身心受困的枷鎖,打造健康的靈魂系統,完成你今生要學習的課題》/采實文化

 

Photo:Roshithpgdi ,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吳佩珊、黃小羽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