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工作超過16小時、無時無刻挑戰自己,雲門舞集創辦人林懷民:「我面對每個作品時,都在發抖......」

「我想最大的挑戰還是自己,如果明天跟今天一樣,不如不要起床。」

二十六歲創辦舞團「雲門舞集」,到去年七十二歲退休,近半個世紀,林懷民幾乎只為雲門而活。四十多年來,他發表了九十幾齣作品,經歷數千場演出;雲門的足跡踏遍世界,在許多臺灣人眼中,雲門幾乎成為現代舞的代名詞。這位亞洲重要的編舞家,每天工作十六小時以上。因為他創辦了雲門,願意一輩子接受分內的苦難和喜悅。「是舞蹈選擇了我,之後變成我生命的全部。」
 

面對每部作品都在發抖

舞臺上的水波晶瑩靈動,滿牆明鏡倒映出舞者的水上身影,這是《水月》。金黃色稻穀流淌而下,打在舞者的頭頂,迸射出美麗的弧線,這是《流浪者之歌》。林懷民的每一部作品,都在挑戰自己。

這麼多年,會不會有沒靈感的時候?

「其實我每一天都靈感枯竭,面對每一個作品都發抖,但是當你真的必須要做,也只好去做了。」林懷民坦言:「每次創作都會碰到僵局,我唯一掌握的,只有工作、工作、工作。不能坐在那裡發急,不能停下。只能發抖,同時繼續工作。」


1998年作品《水月》(劉振祥 攝)
 


1994年作品《流浪者之歌》(游輝弘 攝)



 

無止境的要求

林懷民工作時說話很急,急著要求自己;在他眼中,沒有最好,只有更好。因此,他嚴以律己,也嚴以要求雲門。雲門舞者一週要跳五或六天,每天八小時;除了練舞,還要練武、學書法、學太極,因為他相信舞者不應只有舞姿,還要有氣度和內涵。年輕時,他被稱為「排練時的暴君」;能撐下來的舞者,身體上受苦,精神上卻很滿足。有人說,全世界只有雲門這樣跳舞,全神貫注,身心合一。
 


雲門《行草》舞者上書法課。在深刻的文化訓練下,雲門舞者展現獨特的肢體風格。(劉振祥 攝)

 

四十年來,雲門曾宣布暫停,排練場甚至遭大火燒毀;但雲門最不怕的,就是「重新來過」。林懷民是如何走過這些困難與挫折?請看第115期《未來少年》〈名人故事糖〉。

 

林懷民 簡介   (照片提供/財團法人雲門文化藝術基金會)
亞洲重要編舞家。1973年創辦雲門舞集,作品包括《行草》、《水月》、《流浪者之歌》等。1983年創辦臺灣第一所藝術大學的舞蹈系,孕育無數舞者和劇場人員。2019年底退休。(Getty Images via 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108課綱學習最佳讀本 ‧ 全球華人兒少雜誌第一品牌

● 跨領域知識補充

● 超過20種主題讓孩子挑選

● 給孩子最多元優質的學習資源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小天下精選閱讀好書

延伸閱讀

回到
本期
逛逛書店
立即訂閱
立即
訂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