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生出走、小三懷孕,我該怎麼辦?

好散收場的離婚關鍵:即使對方有錯,也不要一○○%認為只有對方不好。完成離婚協商,要把慰撫金想成是準備金,試算展開新人生所需要的開銷。
  • 文/ 書摘
  • 2017-10-13 (更新:2017-10-13)
  • 瀏覽數6,209

「那種女人怎麼還不下地獄?」

「啊?您說女人嗎?」

「是啊,偏偏我老公也想跟那種女人再婚,您說他是不是腦子有毛病?」

小百合女士目前還與久美女士在同一家公司任職,隸屬於不同部門。對久美女士而言,這不只是另一半向她提出離婚要求而已,先生的外遇對象還是自己昔日的屬下,而且竟然已經有孕在身,這的確會讓人覺得很受不了。

「什麼?對方是久美女士的屬下?」

「是呀,那個傢伙明明工作能力就不行,還什麼事都想自己做,所以錯誤百出。也不想想我幫她收拾了多少爛攤子!沒想到她竟然忘恩負義,背地裡偷偷勾搭別人的老公!」

 

我想拿一大筆慰撫金,報仇雪恨!

「我今天來拜訪律師,是想知道我可以向小百合拿多少慰撫金?有可能向小百合拿慰撫金,再向我先生拿慰撫金嗎?喔,還有,是否堅稱﹃我絕不離婚﹄,對他們會造成較大打擊?畢竟我先生離不了婚,小百合就只能當單親媽媽了吧!」

「久美女士,請等一等。呃︙︙您是想離,還是不想離婚?」

「坦白說,離不離我都無所謂。總之我就是想做一件讓他們最頭痛的事,我要報仇。我怎麼可能饒過他們呢?明明跟我說不要小孩,卻跟那種只會討男人歡心的笨女人⋯⋯」

如果是為了「懲罰對方」,通常很難如願「呃⋯⋯久美女士,請恕我直言,還是得饒人處且饒人吧。」

「我聽不太懂這是什麼意思。您的工作不就是要運用法律,來為客戶贏得權益嗎?」

「話是沒錯,不過我只要想到這是﹃為了要懲罰對方﹄,就覺得事情不容易如願。」

的確,我可以理解久美女士的說法。在這種配偶對婚姻顯有不忠的情況下,久美女士可以請求慰撫金,這一點很明確。然而,我已經可以清楚地預見:即使久美女士就這麼心懷恨意地辦理慰撫金請求申請,或悍然拒絕離婚、聲請調解或打官司訴訟,就算最後讓她拿到鉅額的慰撫金,想必她也無法開心、無法幸福。

 

是他外遇,所以100%都是他的錯

「久美女士,我再請教您一次。您已經毫不期待先生回頭,兩人重修舊好了嗎?」

「雖然關係不像新婚時那麼如膠似漆,但再忙我們還是會一起旅行,或一起去看電影。正因為沒有小孩,我覺得我們兩人很有話聊。常有人說我們就像是一對很要好的姐弟。」

久美女士和她的先生過著什麼樣的婚姻生活,或他們在每天的生活中各自懷著什麼心思,我不得而知。此外,我並不打算說:「漫長的婚姻生活裡,有個一兩次外遇也是無可厚非」之類的話。

但我敢斷定一件事,當夫妻任一方做出對婚姻不忠的行為時,「不要」認為原因100%都出在對方身上,由多數個案的經驗得知,這樣一來,後續的離婚協商才得以順利進行。

我贊成各位把痛苦煎熬換成金錢,讓它們成為您日後生活的後盾。只不過,此時若心存「受害者意識」,往往無法順利如願。我認為這應該是因為,當您覺得100%都是另一半的錯時,就會被那股怨念牽絆,以致無法作出客觀判斷。

在諮商過程中,有些當事人會表示:「我其實根本不想離婚,我想原諒他出軌,再和他重修舊好。」此時,我會提出兩項建議。

首先,倘若當事人真的有心重修舊好,不妨在把這些想法告訴先生之前,先在紙上寫下自己的心情。舉凡憤怒、不安、厭惡,想到什麼就全部寫出來,一吐為快。

過去曾有位太太表示:「我想重修舊好,但一看到我先生的臉,我就想興師問罪。」因此我請她在和先生對峙之前,務必先做這件事。外遇的一方即使知道是自己不好,一旦被太太大聲斥責,還是會惱羞成怒。儘管不到「窮鼠齧貓」的地步,但有些先生會覺得「那就算了」,心一橫就離家出走,跑去投靠外遇對象。走投有路的男人們一挨罵,很容易就逃往那個方向。

當時前來諮商的這位太太,因為事先已發洩過她的厭惡和不滿,所以在面對先生時,很順利地表達了她想重修舊好的意願,後來家庭生活也很幸福美滿。

第二個建議是在事過境遷後的日常生活中,別再對先生窮追猛打。此時我訊息也很能派上用場,別說:「(你)為什麼這麼晚回家?」而是發出:「(我)希望你早點回來,我會很開心」之類的訊息。

要改掉先生的外遇惡習,需要超乎常人的毅力。除非真正下定決心,用深厚的愛來擁抱他、一起度過難關,否則恐怕很難跨越外遇障礙。

 

七個問題,輔助思考離婚後的生活:

□ 離婚後或如果沒離婚,您想做什麼?
□ 離婚後想住在什麼地方?理想的生活樣貌、工作、人際關係是如何?
□ 一年後、三年後、十年後和死去時,您希望自己成為什麼樣的人?
□ 您想做的這些事,是現在做不到的嗎?
□ 如果這些事是您現在就可以做到的,您還是覺得離婚比較好嗎?
□ 為了將來得以實現您想做的事,需要什麼條件?
□ 為此,什麼是您「現在」非做不可的事?

 

一方開口提出時,最好三個月內就有結論

當另一半主動提出離婚時,我建議最好早早將怨恨、痛苦一吐為快,然後盡快把懊悔、不甘心或悲傷情緒轉換成金錢。

我會這樣建議,是因為當另一半主動提出離婚時,對方一定有想速戰速決的理由。以這次久美女士的個案為例,她先生應該是想在小百合臨盆前做個了斷,即使外遇對象沒懷孕,會主動提出離婚,想必是第三者在催促著:「你什麼時候才要和你太太離婚?」要是遲遲離不了婚,第三者說不定就會對他心寒。因此,盡快答應離婚,
較容易拿到我方想要的條件。

另一方面,若我方不同意離婚,雙方協商拖泥帶水,對方也會逐漸冷靜下來,開始認為:「反正要拖,不如把慰撫金談得愈少愈好。」與決定要再婚的對象之間,那股沖昏頭的一頭熱,也會逐漸沉澱下來,回歸到現實面來思考。

尤其是當我方開出高於行情的慰撫金要求時,往往時間拖得愈久,對方就愈會討價還價,條件也會愈來愈不利,於是太太會更加無法接受,使得離婚協商陷入僵局。

最終如果走向訴訟,慰撫金將會比照過去的判例,由法院核定一個符合行情的金額,因此我預估金額會遠遜於當初所開的條件。以參考值而言,只要在另一半提出離婚的三個月之內做出決定,大致都能在對我方有利的情勢下進行談判。

 

急著要離婚,我為何要成全你

我其實並不建議使用這個方法,但倘若久美女士無論如何都堅持要「造成他們兩人的困擾」,我原本是打算提議「如果您能把這段過程視為一場派對,盡情享受的話,
那我們就衝吧!」以這個案例而言,由先生提出離婚要求,即為「出自有責配偶之離婚請求」,只要久美女士拒絕,離婚就不成立。

 

慰撫金= 邁向下段人生的準備金

我常跟當事人說,可以把慰撫金想成是一筆用來展開新生活的「準備金」。所謂離婚,就代表著要展開一段新生活。包含搬家費用在內,新生活會有許多花費。如果財產分配時會分配家具和家電,則需視必要程度重新添購被對方帶走的那些東西。

此外,若您先前是全職家庭主婦,在找到工作,甚至是工作上軌道之前的這段時間,都仍需要生活開銷。把這些花費都想成是展開新生活用的準備金,就比較有辦法正面思考,也較能擬出有根據的數字,更容易向先生說明。先生們一想到這筆錢是太太邁向下一段人生旅程所需的準備金,似乎都會比較大方地打開錢包。

 

好散收場的離婚關鍵

若是由另一半提出離婚,就要以三個月為目標,完成離婚協商。

要把慰撫金想成是準備金,試算展開新人生所需要的開銷。即使對方有錯,也不要100%認為只有對方不好。

 

臺灣專業律師這樣說

依我國實務看法,配偶因婚姻契約而互負誠實之義務,配偶之一方行為不誠實,破壞共同生活之圓滿安全及幸福者,即為違反因婚姻契約之義務而侵害他方之權利,因此,若夫妻之一方與婚外第三者共同不法侵害他方,基於配偶關係之身分法益,造成他方精神上之痛苦而情節重大者,受侵害之他方可選擇「共同」或「分別」對該二人請求賠償相當之金額,而向法院提起損害賠償訴訟。

本文案例應類同我國民法第一○五二條第二項規定:「有前項以外之重大事由,難以維持婚姻者,夫妻之一方得請求離婚。但其事由應由夫妻之一方負責者,僅他方得請求離婚。」即夫妻二人難以維持婚姻是因外遇之一方所造成,則僅另一方可請求離婚。

依我國目前實務,法院就慰撫金之金額,會就夫妻雙方之身分、地位、經濟能力、加害程度,及夫妻之一方與第三者不正常往來關係持續期間所致婚姻關係破損,破壞夫妻婚姻生活之圓滿安全及幸福,造成他方精神痛苦等因素為裁量,然因屬法官之自由心證範疇,因此尚無一具體標準。

 

摘自 《圓滿離婚完全指南》/哈林文化

 


Photo:Yassine Abbadi,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吳佩珊、黃小羽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