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為你自己,既冒險又幸福

尋找天命的歸屬是追尋自我的雙向旅程,既要探索內在的天賦與熱情,也要運用外在的機會來發揮天賦。要懂得靜思、質疑、嘗試,這是十分私人的歷程與體會。
  • 書摘
  • 2015-07-31
  • 瀏覽數1,827

個人的追尋

 

尋找天命是一種個人的追尋,這種追尋是一種探索。在中世紀的歐洲,騎士會為了完成理想而展開追尋。追尋是充滿冒險的旅程,而且結果是個未知數。你也可以展開一趟個人的追尋。追尋天命的路途有兩個方向,其中一條路是向內探索你的內在,另一條路是向外在世界探索機會。

 

你的追尋能否達成圓滿的結果,端賴你投注多少決心與堅持,以及你有多麼重視這個結果。

 

每個人的起始點都不一樣,所走的路途也各不相同。沒有人能保證你一定會找到你想找尋的東西。雖然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旅程,但它不必是孤獨的。你可能在路上遇到啟發你的良師,或是找到其他同好。

 

尋找天命並不代表你要忽略其他人的需求,也不意味著你要放棄現在所做的一切。它只代表你必須認真檢視自己,並自問你還能做些什麼,以徹底發揮你的天賦與熱情。它也意味著你必須開始自問,是什麼因素阻礙了你,而你又該怎麼做,才能排除這些障礙。

 

有些人終其一生無風無浪、胸無大志,而有些人注定要過冒險的人生。只有你自己知道,你是否已經歸屬於天命,或是該向前推進,繼續追尋。不論結果如何,你都不必懷疑,這趟旅程絕對值得你費心探究。

 

 

天命的歸屬

 

尋找天命的歸屬是一個極為私人而且往往充滿驚喜的過程。每個人的起始點都不同,因為各自擁有不同的性格與環境背景。每個人的天命也各不相同。儘管如此,這個過程之下,仍然有一些適用於所有人的共通原則,以及技巧與策略。

 

為了要說明這趟旅程有多麼奇妙,我先說說我尋得天命的親身經歷。經常有人問我,我的天命是什麼、而我又是在何時發現的。

 

我算是一個通才,什麼都會,但多數能力並沒有深入培養。十來歲時,我用單手隨意輕敲琴鍵,一種「我可以成為世界級天才」的感覺,在心中油然而生。不過,當我發現鋼琴家都是用雙手彈琴時,我就悄悄地放下了這個志願。

 

在我更小的時候,我很喜歡塗鴉與畫圖,但後來為了專心學習其他科目,於是放棄了藝術。從十多歲到三十多歲之間,我一直很喜歡修東西,一天到晚就愛往五金店跑,欣賞裡面的各式木工銑刀與鑽頭。我對廚藝也很感興趣,我的孩子還小時,小孩是我做的糕點的基本粉絲。

 

簡而言之,從協奏曲到高級廚藝,我的一生中有許多可以深入鑽研的選擇,但我卻沒有選擇它們。和只專精於某一項特長的人相較,擁有多項才藝的人可能比較難以選擇一生的志業。當我還小時,我對自己的天命一點概念也沒有,就算當時思考過,我也沒有答案,更何況我那時完全沒想過天命這回事。

 

現在,我知道自己的天命是人際溝通與合作。我花許多時間到世界各地對著數百或數千名聽眾演講,有時透過傳播媒體,則對象會高達數百萬人。當我還小時,我壓根兒沒想到自己的天命會是人際溝通,任何一個認識我的人,恐怕也都是這麼想的。

 

我在一九五○年出生於英國的利物浦,成長於一個關係親密而且喜歡熱鬧的大家庭,但我的童年卻有許多時間是獨自一人度過。這個情況有一部分是外在環境造成的。一九五○年代初期,小兒麻痺症在歐洲和美國非常猖獗。我在四歲時染上了這種病。就在一夜之間,我從一個健康、活潑的小孩,變成幾乎完全癱瘓。染病後的八個月,我一直待在醫院裡,其中有些時間是在隔離病房中度過。當我終於可以出院時,我的雙腿必須穿上支架,要借助輪椅或是拐杖才能行動。

 

我的口齒不清非常嚴重,因此從三歲開始,我每個星期都必須接受語言治療。家人猜測,我可能是在那裡感染了小兒麻痺症的病毒,因為在所有的親友中,我是唯一得病的人。因此,我長時間獨處的原因之一是外在環境。雖然我的家人並未因此給我特別待遇,但我不能在街上、公園裡跑跑跳跳,這是不爭的事實。於是,我因為生病而有許多時間是一個人打發的。但是,另外還有一個是性格上的因素。

 

從小,我的個性就相當文靜,而且可以自得其樂。我天生喜歡觀察和傾聽,喜歡靜靜坐著,從旁觀察事物。我也喜歡動手做東西和解開謎團。小學的時候,我最喜愛的科目之一是工藝課。待在家裡時,我會花好幾個小時組裝模型船、飛機或是歷史人物,然後為它們漆上顏色。

 

這一切都和我現在身為享譽國際的公眾演說家身分,完全沾不上邊。我成為現在的我,是因為有人比我還要早看見了我的潛能,而這種伯樂比千里馬還要有眼光的情況,其實非常普遍。

 

當我十三歲時,我的表姊布蘭達決定要結婚。我的兩位哥哥基斯和伊言以及表哥比利,決定要表演一段歌舞秀為晚宴助興。他們需要有人介紹出場,而基斯建議由我負責這項工作。我聽了大吃一驚,其他人和我也有同樣的反應。

 

即使心中非常害怕,我還是硬著頭皮上陣。我很害怕,是因為我從來沒有做過這樣的事情,而且我們家族成員全都非常搞笑,他們絕不會因為我腿上的支架或是我的口齒不清,而給我特殊待遇。我決定趕鴨子上架,是因為我一直深信,唯有面對恐懼,而不是逃避,才能解決問題。假如不在當下驅除這個心魔,恐懼就會一直糾纏著你。

 

結果,那天的晚宴圓滿收場,我的小小任務也為我贏得了應有的讚賞。而哥哥們的表演則轟動全場,從此邀約不斷,常到全國各地的俱樂部與戲院表演。最後還在全國的選秀比賽中勝出。而在同時,我也稍微意識到,自己似乎擁有面對群眾的天賦。

 

上高中時,我曾在好幾齣話劇中擔綱演出,也執導了幾齣戲。上大學時,我仍然喜歡戲劇與導演,雖然我從未主動爭取,但卻不時被叫去參加辯論比賽和做口頭報告。我當時發現,只要一站上舞台,我很快就能放鬆下來,並且非常享受在台上的時光。這種情形一直到現在都沒有改變。在我的職涯中,我一直需要面對人群,不是與一群人共事、就是對一群人演講。在即將面對眾人之前,我會很緊張,但是,當我開始說話後,我很快就如魚得水,覺得時光飛逝。

 

當你歸屬於天命時,你的時間感會改變。當你做喜愛的事情時,一小時感覺起來就像是五分鐘;當你做討厭的事情時,五分鐘感覺起來就像是一小時。在我的職業生涯中,我的老婆泰芮總是說,當我晚上回家時,她立刻就可以知道我那天做了什麼事。假如我整天坐著參加例行性的會議或從事行政工作,我看起來會比實際年齡老上十歲;假如我那天去演講、授課或是帶領工作坊,我看起來就會比實際年齡年輕十歲。歸屬天命會帶給你活力,離開天命則會耗盡你的活力。那麼,你打算怎麼開始追尋你的天命?

 

 

雙向的旅程

 

尋找天命的歸屬是一趟追尋自我的旅程。這是個雙向的旅程:其中一條路是向內探索自己的內在世界,另一條路是向外在世界探索自我實現的機會。我們每個人都活在兩個世界中。其中一個世界隨著你的誕生而存在,這是屬於你個人意識的內在世界,包含你的感覺、想法、情緒與感官感受。另外一個世界獨立於你之外而存在,這是包含了世人、事件、環境與物質的外在世界。這個外在世界早在你出生之前就已存在,在你死後仍然會持續存在。你必須透過你的內在世界了解這個外在世界。

 

要尋得天命,必須深入探索這兩個世界。你需要探尋自己的天賦與熱情,也需要靈活運用外在的機會來發揮你的天賦與熱情。

 

摘自《發現天賦之旅》/天下文化出版
Photo:Aikawa Ke, CC Licensed.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