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大後要「成功」,孩子就必須要犧牲童年的「快樂」?

我們總是可以掌控自己的觀點。當我們看待這個世界時知道我們可以控制自己的感受和行為,壓力就會少一點,對生活的滿意度提高,甚至可以活得久一點。
  • 書摘
  • 2017-07-21
  • 瀏覽數2,542

找尋海豚的快樂

父母最希望孩子得到的應該是「快樂」。奇怪的是,對老虎父母而言,快樂似乎是事後才有的想法。老虎父母把全副心力放在他們覺得孩子未來在社會上爭取物質獎賞時會需要的工具;等到孩子獲得有保障的高薪工作再去盡情追尋想要的快樂即可。

老虎父母有個錯誤的假定,認為要在成年生活取得成功,快樂不是必要的,而孩子成年後自然會知道怎麼「獲得」快樂。

我們知道童年所奠下的基礎會影響成年生活的每一個層面。我們也知道不快樂的童年可能造成各式各樣的心理問題,像是難以建立關係、自知之明以及處理壓力的能力,僅舉幾個例子。不快樂的童年也會導致生理疾病,像是心臟病、發炎症狀和細胞加速老化。

快樂絕對無法跟金錢畫上等號。今日我們不是很容易區分需求(needs)和欲望(wants),經常認為擁有更多、更好的東西就會更快樂。不過我們現在知道事實並非如此。一項近期報告顯示,一旦一名美國人一年收入達七萬五千美元,就算財富繼續累積也不會讓他更快樂;有些研究則把這個神奇數字定在一年五萬美元。除此之外,雖然美國過去三十年來GDP一直穩定成長,但人口的快樂或幸福感並沒有隨之上升。再多的金錢、再大的房子、再炫的汽車、再多的配件行頭和名牌服飾都增添不了快樂。

我在二十多歲就讀醫學院並即將去日內瓦極富盛名的世界衛生組織總部實習之前,抽出了一段時間到印度一個貧窮鄉村地區服務。對我而言,印度的窮人顯然比日內瓦的富人快樂。雖然我服務的印度鄉村面臨貧窮、疾病和貪腐,但人民擁有無比的喜悅和活力。或許這種喜悅與活力來自於知足感恩以及對未來的樂觀態度。

蓋洛普(Gallup)在一項針對五十三國進行的調查中將奈及利亞人的樂觀程度評為七十分。相較之下,英國人則得到極度悲觀的負四十四分。這些結果讓我暸解看事情的角度多有影響力。我們都知道遇到瓶頸和受到約束的感覺很令人沮喪,但抱持樂觀想法會帶來動力和興奮感。居住在艱困地區(像是奈及利亞)的人民可以接受他們掌控不了個人境遇,但他們永遠都可以掌控自己如何看待這些境遇。

我們總是可以掌控自己的觀點。當我們看待這個世界時知道我們可以控制自己的感受和行為,壓力就會少一點,對生活的滿意度提高,甚至可以活得久一點。

或許問題在於我們分辨不出需求和欲望的不同。若是如此,對那些把更多的「東西」和更好的生活畫上等號的人來說,快樂成為了經濟福祉底下的犧牲品。為什麼?

因為讓孩子過度沉溺在物質享受中經常會導致他們想要更多物質獎賞,不去追求真正能帶來快樂的平衡生活以及使命感或幸福感。

 

父母對孩子壓力來源的錯誤認知

亞倫在十三歲時被轉介來我這裡。他顯現出對事物逐漸失去興趣的症狀,成績也變差,他的小兒科醫師懷疑他得了憂鬱症。

一如往常,我先暸解他的過往經歷。我暸解愈多愈發現亞倫並沒有真的得到憂鬱症,但他的確不健康、不快樂,沒有走在成功的道路上。我問亞倫生活中什麼事讓他壓力很大,他列出一大串:「我的理科老師爛死了,辯論比賽快要到了,每件事都好無聊,爸媽總是介入我的生活。」
我給了我平常的回應:「謝謝,我懂了。還有嗎?」

經過了長久的靜默之後,亞倫明白我願意等他的回答等到天荒地老,因此他輕聲補充說:「還有,我哥哥亞當被選進橄欖球校隊。」

「好,」我說,「現在把這些事情評一到十分,十分代表讓你壓力最大。」以下是亞倫評分的結果。理科老師=九分:「我的老師完全毀了我唯一喜歡的科目。她只會讓我們死背知識,不做實驗,也幾乎不讓人問問題。」辯論比賽=四分:「這件事沒有讓我壓力那麼大。

只要再多練習一點就沒問題。我很擅長辯論,但做這件事不會讓我快樂。每件事都好無聊=九分:「既然理科被毀了,已經沒有什麼事讓我感興趣。反正一切都沒意義,只會讓我最後變得跟爸媽一樣,他們根本不快樂,像滾輪上的倉鼠瞎忙。」哥哥被選進橄欖球校隊=十分:無話可說。

之後在另一場療程裡,我請亞倫的父母列出他們認為帶給他壓力的事情並評分。我稱之為「配對遊戲」,它通常會顯示出父母對孩子壓力來源的錯誤認知。亞倫的雙親一開始僅列出他的理科老師和辯論比賽為可能的壓力源,因此亞倫提供自己的清單做為補充好讓他們為其他項目評分。以下是爸媽評分的結果。

理科老師=五分:「他的成績很好,所以應該不會糟到哪裡去吧。」辯論比賽=九分:「他一定壓力很大。」每件事都好無聊(而且他的父母一點也不好玩)=五分:「他該有的東西都有了,我們甚至才剛買給他新的iPad!」哥哥被選進橄欖球校隊 =四分:「他或許有點嫉妒吧。」

當我們進行交叉比對時,亞倫對父母的反應並不驚訝,但他們對亞倫的評分大吃一驚,特別是「哥哥被選進橄欖球校隊」被評為十分這件事。他們自動認為亞倫嫉妒亞當,甚至試著安慰他,說他應該以哥哥為傲,因為「你有一天也會跟他一樣進橄欖球隊。」但亞倫的問題不在於嫉妒,而是在於他很擔心哥哥。

他知道亞當去年偷偷試用了一輪類固醇,他擔心現在亞當每週要練十五小時的橄欖球再加重量訓練,還有他已經滿到不行的課表,可能會撐不住這種壓力。亞當已經出現壓力大的跡象,也變得更加易怒。不過,撇開擔心不談,最重要的是亞倫非常想念哥哥。

他們兄弟倆只差兩歲,自學步開始就睡同一個房間,還常常睡同一張床。小時候都玩在一起,可以說是彼此最好的朋友。亞倫並不嫉妒哥哥;他是很難過也很擔心他最重要的人際連結,而這件事讓他不快樂。

為了應對這個問題,亞倫開始重新調整生活的平衡,感覺也變好了。亞倫的父母在他表現和想要獨立的地方不再那麼緊迫盯人和施加命令。不過,他們幫助他跟老師溝通,希望理科課堂能夠提供更多創意體驗。在她的配合之下,他們幫亞倫找了一個由當地大學研究生帶的課後科學輔導班。亞倫從他們身上學習,也開始替一、二年級的學生設計簡單的實驗。他用曼陀珠糖果和可樂罐蓋火箭,也做紙飛機;這些活動讓他感受到學習的興奮感以及與他人分享的喜悅感。亞倫繼續留在辯論隊,但一年後決定逐漸淡出,好空出更多時間給理科。

亞倫的雙親幫助他和哥哥找時間相處,他們則好好享受自己的嗜好:爸爸打高爾夫,媽媽在大自然中健行。全家都稍微放慢腳步,共度更多時光。

有了時間玩樂和探索之後,亞倫開始尋找最佳自我。他設計實驗、與他人分享,重建與父母和哥哥的情感連結,變得很快樂。他很興奮能夠做他喜歡做的事,發現自己因此可以更投入在所有學校科目中。他的成績連同整體健康和表現都進步了。亞倫(和他整個家庭)在每個層面都變得更快樂。

培育孩子成功的方法不是給他們「一切最好的」,而是讓他們養成必備特質來追求健康、快樂、充滿動機和真正成功的人生。

 

摘自 席米‧康《哈佛媽媽的海豚教養法》/采實文化

 

 

Photo:Thomas Kohler,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吳佩珊、曾琳之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