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代父母的親子大夢

社會上舊的價值觀已經泯滅,新的價值觀還末確立,在這交替轉換的當口,社會沒有清楚的、明確的價值體系可以認同、學習、模仿,新的教養方式又待自己摸索學習「現代父母真難為啊!」

走過憂患,走過貧窮,單純而無知的昔日已遠。戰後出生的一代過去是「天下無不是的父母」時代的子女,現在又成了「天下無不是的子女」時代的父母。

老式的管教子女之道行不通了,新的方式又有待自己摸索學習。

「現代父母真難為啊!」一位三十八歲的父親感嘆:「管緊了,怕他反叛,怕扼殺他的創造力;管鬆了,怕他不知規矩,怕他不成材。」

多少次,他強忍住胸中怒火,一隻巴掌高高舉起,又輕輕放下。

兒時父親用皮帶抽打他的情景在腦中閃過;被母親罰跪,不准吃飯的往事也歷歷如在眼前。

這一切,為什麼忽然都行不通了?

 

處在夾縫中的一代

上一代是用權威的方式管教子女,子女縱然不服,也不敢反抗。但是當時為人子女的戰後這一代,接受的是完整的西式教育,面對的是急速轉變的社會,自由、民主、平等的思想逐漸深植心中。

等到他們自己為人父母之後,他們發現不能再沿用老法子了,可是,該怎麼辦呢?

兒童心理輔導專家顏嘉琪形容他們是「處在夾縫中的一代」。看了很多書,聽了很多演講,各家說法不同,莫衷一是。

專家學者都說要用寬容的愛心代替嚴厲的責罰,可是什麼是寬容?

怎麼樣寬容才不會讓孩子爬到自己頭上來?

要尊重,要民主,可是尊重和民主的界限在那裡?

許多父母感到既困惑,又辛苦。

教育心理學博士鍾思嘉認為,事實上,這一代的父母花在孩子身上的金錢、時間和精力都比往昔的父母為多。

曾在美國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修得教育碩士的丁乃竺回憶:「在我們父母的年代,教育子女不是頂要緊的事。」他們半生為生存而掙扎,沒有餘裕,也沒有充份的知識。

 

現代父母​的「補償心理」

現在呢?剛好相反。顏嘉琪指出,現代父母過份重視子女教育,經濟環境又許可,就給孩子太多。給太多的原因是一種「補償」心理。

他們是生於憂患的一代,在成長的過程中生活比較困難,很多願望沒能滿足,現在就希望把自己當初沒有的,統統都給孩子。

一位父親經常給孩子買電動小汽車,孩子說:「我已經有了。」他不知道父親原是為他自己買的,因為小時候喜歡,可是得不到。

經濟結構改變,女性就業機會增加,帶來另一種形式的補償:父母忙於工作,沒有時間陪伴孩子,因此在物質的給予上毫不吝惜。

鍾思嘉發現,一名高中女生零用錢多達每月一萬二千元,便是父母在內疚之下的補償。

母親們尤其容易內疚:孩子不乖,不但不敢責罰,甚至覺得可能都是自己的疏失造成的。鍾思嘉形容她們「焦慮不安而又茫然」。

更令現代父母焦慮的,是社會競爭的激烈。他們自己長年在競爭中浮沈,預想將來子女面臨的競爭只有過之而無不及。

精神科醫師楊庸一的長子上小學一年級,第一次月考四科總分三百九十幾分,楊庸一頗感滿意,可是再一看名次,在全班排名第四十七,滿分的小朋友就有二十個,心不禁一沉。

他坦率表示:「台灣地小人稠,不可能要求為人父母者放寬心,不叫孩子加油。」

 

害怕孩子被淘汰

於是,三歲的孩子學心算,兩歲的孩子學英語,還不會翻身坐起的奶娃娃,就在搖籃裡接受各種聲光刺激,加速腦部發育。

大街小巷,各種兒童才藝班林立。

一位母親表示,送孩子學這學那,是不得已的,怕的是「別人都會,我的孩子不會」。

很多父母說:「我並不是要孩子多麼優秀,只是要他不輸給別人,不被淘汰。」

女作家楊小雲雖然認為,社會競爭再激烈,每個人都自有一條他該走的路,父母的擔心其實是不必要的。

但是她承認,身為一個母親,處在這樣的社會裡,她也有一些矛盾。

唸國中三年級的兒子每天讀書到深夜,她看了心疼,很想叫他放輕鬆一點,不要那麼拼,可是總說不出口,因為「明知一旦鬆懈,高中、大學聯考就會敗下陣來,那不是我做母親的能夠彌補他的」。她無奈地說:「這是趨勢。」

楊庸一也指出這種社會矛盾:「明明競爭這麼激烈,卻又提倡不要帶書包回家、不要惡補,怎麼可能?」他認為這是大人強把自己的理想加在孩子身上,只會使孩子無所適從,其實「不管你喜不喜歡,這世界已經變了」。

 

誰教我們為人父母

社會價值觀的轉變,尤其令父母難為。

師大教授張春興研究發現,現代人認為婚前性關係、婚外情等事件是絕對不可以的,已經減少了很多。

一個高中男生帶女朋友回家共宿,他的父母親竟然不敢明言反對。

鍾思嘉分析,社會上舊的價值觀已經泯滅,新的價值觀還末確立,在這交替轉換的當口,社會沒有清楚的、明確的價值體系可以認同、學習、模仿,大家因此很有「彈性」,「不像以前的道德規範,是非黑白分明。」

企業經理協進會秘書長韓定國看到社會缺乏紀律,沒有團隊精神,沒有共識,他感到混淆,不知道國家會走到什麼路途上去。

楊庸一苦笑:「大人自己都在打糊塗仗,怎麼知道教孩子那一招才好?」

教育程度之高,在歷史上前所未有的這一代,現在抱怨社會沒有給他們足夠的教育。

一位戰後出生的母親指出:「沒有一級學校教我們如何為人父母,大家都是摸索著學習。」

雖然歷來的父母都是無師自通,但是過去的「君君、臣臣、父父、子子」,使角色、關係明確,做父母的縱有不是,也不會受到挑戰。

 

現代父母要不斷學習

今日的父母更被教導著要做孩子的朋友。大部份父母做得很勉強。

顏嘉琪根據臨床經驗,看出父母們仍甩不脫傳統的觀念,潛意識裡認為孩子是「我的」,他的成敗與「我」息息相關,他是「我」的一部份。

這給他們帶來內心的矛盾與衝突,看在孩子眼裡,則成了表裡不一的虛偽。

愈是受過高等教育的人,愈不能把為人父母當作理所當然的事。

丁乃竺承認她「有很長一段時間,無法適應母親這個角色」。女兒已六歲半了,她還常常覺得自己不過是她的姊姊。愈來愈多的父母發現自己需要「在職訓練」、「補救教學」。

可是,專家學者並沒有萬靈藥方。鍾思嘉和顏嘉琪都認為真正有助於改善親子關係的,反而是為人父母者本身人格的健全與成熟。

楊小雲積十九年為人母的經驗,認為最重要的是現代父母必須不斷學習,和子女一同成長。不幸很多父母成長的腳步太慢,落後孩子一大截,結果是仍然有代溝存在。

 

教孩子釣魚,而不是給他一條魚

時代變了,父母對子女的期望不變

楊小雲相信中國人基本上仍是「望子成龍,望女成鳳」,顏嘉琪也發現大家仍然是希望子女「出人頭地」。不過,這基本的期望也應時代需求,面貌比較抽象、模糊些。

民國三十九年出生的鍾思嘉回想他的父母當年對他的期望可能是:一、考上公立大學;二、畢業後找個穩當的工作,最好是做公務員;三、結婚生子。

這一代年輕的父母則總是說,只希望孩子們將來快樂就好。

原因之一是他們已失去那一份為子女安排前途的權威,既然做不到,又何必空談?

但是更重要的是社會的變遷太快了,今天的許多情況,在幾年以前可能還是不敢想像的,誰也不敢預測未來。

楊庸一感慨:「科技五年換一代,我們幾乎無法預料孩子們將來可能從事什麼行業。」

一切都未知,只能讓下一代自求多福。縱然不少父母感到無能為力,鍾思嘉卻認為,我們即使不能設想他們會碰到什麼狀況,但是至少可以教給他們解決問題的基本能力。

「不是給他一條魚,而是教他如何釣魚」,這正是聯太廣告公司總監白崇亮要送給女兒的終生禮物。

這位經常在競爭中獲勝的人,認為父母能給子女打下的最佳基礎,其實是教給他們面對自已、處理感情、應付挫折,以及與人相處之道。

換言之,是對自己的尊重和肯定。他還要培養女兒學習的能力和興趣,「至於她該學什麼,她會比我更清楚」。

 

從有無到好上加好

韓定國則強調給孩子一個好環境,提供他各種機會。

他相信,在未來的年代,競爭的目標「不再是有與無,而是看誰更好」。

換言之,他們是在一個既有的基礎上競爭,這基礎就是父母給他們的,也許是財產,也許是知識,也許是經驗。

潛心佛法的丁乃竺更進一步剖析:「其實人類從來對前途都是不確定的,這種基本的恐懼,在每一個時代裡都有。」

我們不再對下一代抱著明確的期望,正反映了這時代的人某種程度的成熟。

因為眼界寬了,看出變遷的因素太多,回想過去父母常把對自己的期望投射到子女身上,反而阻礙了子女的發展,那份期望往往無法實現,我們因此有了比較成熟的看法,對夢想不再那麼執著。

她也希望女兒快樂,可是快樂是什麼?「一般人的快樂是外物帶來的,我盼望她找到真正發自內心的快樂。」是非成敗轉頭空,她要女兒參透「人生原是一場夢」。

這一場夢,這一代好像做得很苦。小的時候,天下無不是的父母,長大以後,變成天下無不是的兒女了。

今天他們極力追趕潮流,如師如友地引領孩子,「在我們的成長過程中,誰教了我們這些?」

鍾思嘉感觸良深地說:「我們經歷了多少挫折、失敗、磨練、痛苦,運氣好的,熬出來了;更多的人不幸,也就沉下去了。」

這承上啟下的一代,心頭的苦悶可能是上一代與下一代都無法理解的。

白崇亮喜歡讓女兒瞭解朋友之間的情誼,體會人對人的關切,並且嘗試各種生活體驗。

「這大概也是一種補償吧,」他自己也失笑了:「因為我小時候很缺這些。」

韓定國相信自己會很勇敢地讓子女暴露在人多、機會多的環境裡,並且容許他們自己去選擇:「我在成長的過程中,也常有選擇錯誤的時候,但不管對或錯,只要是我自己的選擇,我多半都會從由獲益。」至少他會知道自己是怎麼錯的。

 

有了力求進取的父母,在各方面都不虞匱乏的下一代,會比較幸福嗎?

韓定國的答案是「不見得」:「他們能得到的其實和我們一樣多。如果說他們比較幸福,那只是說他們的選擇比較多。」

楊庸一倒覺得單純的過去比混淆的現在來得好。他寧願孩子像自己往昔,有一個比較輕鬆的童年,「書不必帶那麼多,壓力不要那麼大」。

丁乃竺的女兒問:「媽媽,你說人生像一場夢,那麼這到底是大人的夢,還是小孩的夢?」

 

閱讀更多文章請至遠見官網

 

 

Photo:michaeldorokhov,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吳佩珊、楊逸慧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