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要講道理,最好別結婚

嘗試在關係中當那個有道理一方的人,會根據真實情況來判決另一個人,伴侶於是必須自衛,否則只能屈服。
  • 書摘
  • 2017-06-13
  • 瀏覽數4,180

神經科學家告訴我們,我們的大腦不是發展來使用智慧型手機,而是用來在智人〈Homo sapiens〉所進入的複雜社會關係中求生。這話言之有理。也因此,伴侶們這麼經常地栽在關係規則的第一條,「在一段關係中沒人會有道理」,這就益發令人感到驚駭。

「接著你還怪我,說我總是花太多錢,而且……」亨利再也無法忍耐。「根本就不是這樣!我只不過是事先算清楚給妳看,我們還有多少錢可用。然後我明白地告訴妳,我們必須省著花。這是就事論事,不是責怪!每次妳都混為一談!」且慢,亨利,且慢!

你知道,這會兒正發生著何事嗎?
亨利覺得自己沒來由地被指責,他想解釋清楚。這是他的權利,我們都懂,但商討的過程中,希望被正確理解的亨利,很奇妙的,明明有理的他,卻沒有堅持立場,他對貝婷娜發動了攻擊。雖然他覺得自己的訴求沒有被看見,但他更明白地表露,貝婷娜錯了。亨利所經驗到的唯有一個事實,那就是當他是有理的那一方的時候,貝婷娜自然是那個無理之人,而且她大錯特錯。

童年時的我們若愈少深入探索我們的感覺,我們便更強烈地傾向於站到亨利的陣營。一位只容許自己親身經歷過才算數的權威型父親,一位只知滿足自己需求的母親,導致我們小時候學錯了:只能有一個行之有效的真實情況,不是你的,就是我的,但永遠不可能既是你的,也是我的。

如同伴侶專家,莫勒教授〈Lukas Möller〉所言,一對伴侶,是兩個人活在「雙重真實情況」中。前述案例中貝婷娜感受到的,是譴責,即使亨利沒有這個意思,而且他也沒有說出這樣的話。貝婷娜的關係體驗,不管怎麼說,都是她的真實感受,而亨利的體驗則是另一番景象。我們畢竟是兩顆心,兩個靈魂,我們在同樣的生命之河,不同的河岸上過日子,關係藝術就是在河上搭建橋樑,然後在橋上相遇,並在相遇的地方一起眺望我們共同真實生活的河岸。

伊斯坦堡當然不是土耳其的首都,但即便針對事實而討論,所牽涉的從來就不只是內容層面而已,經常是涉及關係層面:我覺得你待我如何?你又以為自己是怎麼對待我的?你覺得在我身上看出什麼來?當下你在我身上瞧見了誰?

嘗試在關係中當那個有道理一方的人,會根據真實情況來判決另一個人,伴侶於是必須自衛,否則只能屈服。這樣一來,伴侶就沒有和你平起平坐了,想當有道理的那個人,最好別結婚。

 

《愛情不很完美,但很珍貴》新書分享講座

講者:曾心怡 台大醫院臨床心理師
時間地點:
7/2(日) 14:30-16:30 金石堂城中店 報名-->https://goo.gl/fq7zIo
7/8(六) 14:30-16:30 金石堂板橋店 報名-->https://goo.gl/Mfxu4q

 

摘自 奧斯卡‧郝茲貝克《愛情不很完美,但很珍貴》/遠流出版 

 

 

Photo:Richard Lock,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吳佩珊、曾琳之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